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九百二十四章 幸福

    只见雪儿一个纵身也从悬崖上跳下,雷筠猛的长大眼睛不敢置信的冲过去,只见下面一片汪洋大海。

    “惊鸿!”就连风中都回荡着雷筠的声音。

    “惊鸿,不要!”刚从山的一边爬上来的许鹤溪看到那个纵身一跃的身影,嘶声喊道。身后跟着喘息不已的聂倩倩。聂倩倩轻轻念道:“惊鸿!怎么会这样!”聂倩倩不敢相信就在刚才那一霎那发生什么事情!惊鸿竟然就这样毫无顾忌的跳了下去,那下面可是万丈深渊呀!

    许鹤溪快步跑到悬崖,哪里还有雪儿的身影。许鹤溪起身一个愤怒,抓住雷筠的衣领,一拳把雷筠打倒在地,说道:“是你逼死的她!混账!”接着又是一拳,雷筠整个人处于懵的状态,再雪儿跳海的那刻开始。雷筠身边的保镖几个上前,抓住许鹤溪制止住他的行动,许鹤溪岂是能那么轻易被制服的,只见他用双腿把刚被人扶起的雷筠踹倒地。

    “混账!她什么都给了你,为什么连一点点自由也不给她!”许鹤溪双眼通红嘶吼道。

    从空中到海里,这是一个缓慢坠落的过程,雪儿不在乎雷筠可以毁掉自己的一生,但是她却无法漠视雷筠毁掉斯比的人生,斯比不同于气别人对于她的意义,她是她心中的一束温柔的光,不算明亮,但是在黑暗的时候却只有这一盏灯是为她而点亮的。现在这么一个那么善良的好人坠海,这结局雪儿已经可以预料。

    从空中到海里,这是一个缓慢坠落的过程。雪儿闭着眼,风从耳边呼啸而过,撕扯着她的衣衫与皮肤,冰凉的泪水在风中飘落。当坠入冰冷的海水中时候,雪儿只想随着斯比生而生,随着他死而死。

    原来爱情尽管只是一个人的事情,尽管斯比从未爱上过雪儿。原来爱情是一个可以,为了他/她,可以生,可以死的一件事。一生只爱着一个人,是那么惨烈,又那么美丽动人。雪儿的爱情注定了是飞蛾扑火,注定无果!

    “桔,快找人来。找人艘海,也许会找到,一定可以找到惊鸿的!”聂倩倩跑过去,一把抱住许鹤溪,激动的说道。

    许鹤溪一听也不急着和雷筠算账了,拿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对面的雷筠听到也仿佛找到了魂魄,对身边的人说道:“你们带人快去到下面找!”

    茫茫大海里找人如同大海捞针那么不容易,这场艘海持续了三个月,却以无果终结。所有的人都以科学的依据判断出毫无生还的可能性。然而许鹤溪和聂倩倩不放弃,认为没有搜到就还有生还的可能性,抱着这种心情,又持续了两个月。最后在这种遗憾之后,许鹤溪带着聂倩倩远赴他乡,似乎想要减轻某种悲痛。

    两年后,聂倩倩接到周落莉的请柬。两年后再次踏上熟悉的土地,聂倩倩无限感慨,聂倩倩先回去看了看那栋她十八岁离家出走住的那栋房子,只见里面走出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不久一个女人打开门对着那孩子说道:“路上要小心,早点回家!”

    聂倩倩又走到莫尚谦家门前,不知道莫尚谦是不是还住在这里。隐约的从里面传来小提琴的声音,还是那么动人悦耳。几年不见,莫尚谦会变成什么样子呢?聂倩倩挂着浅淡的笑意想到。

    最近的周家似乎有些不太平静,只见客厅里,周佳尔躲到周落莉的身后,一边着急的说道:“我怀孕了!”

    “姐,你上次就骗我帮你的时候就说怀孕了,可是现在你看你连肚子都没显怀。爸妈,你们别信,她一定是骗你们的。”周落莉预备让姐姐好好的吃苦头,于是让开身子好让父母抓住周佳尔。

    “这次是真的!”周佳尔急了,“楼上我房间里放着化验单,不信你们可以去看呀!”周家二老果然跑去周佳尔的房间里,一阵翻腾之后还真找出来了化验单。周爸爸气的吃了好几次药,近些年周家二老眉梢为周佳尔的婚事着急,找了那个软面的男人,一直拖着周爸想总会散的,谁成想这孩子都给他弄出来了。

    周落莉暗自对着自己姐姐竖起来大拇指。这两年再柏林的照顾下,周落莉的记忆渐渐恢复了,自从周落莉恢复记忆之后莫尚谦脸上的愧疚之色渐渐的减淡。

    周落莉倒觉得周佳尔找的男人还不错,而且又怀孕了就说:“爸妈,你们就同意了吧!你看他们要散早就可以散了,这说明是真爱呀!你看现在外孙都给你弄出来了,我这赶着结婚的都还没怎么呢!总不能让姐姐的孩子没爸爸呀!那多可怜呀!”

    在周落莉的几番劝说下,周家父母也不愿意多管周佳尔,于是就让她看着办好了,就这么样的松口了。

    直到周落莉结婚的那天,聂倩倩早早来到了礼堂,同时也见到了莫尚谦,好久不见莫尚谦变的比以前成熟了,也内敛了不少。

    “莫尚谦!”聂倩倩走到莫尚谦面前,歪着头对着莫尚谦笑着说道。

    “倩倩!”莫尚谦看到聂倩倩也很是高兴。“这几年你跑哪里去了?”

    聂倩倩笑道:“桔陪着我去了很多地方旅行,也因此看了不少美丽的风景。你呢,你还好吗?”

    “我很好!”莫尚谦笑着点点头。聂倩倩和莫尚谦话着长短,不知不觉时间很快过去,直到听到周围的人说着,“新娘怎么还不到?已经到时间了吧?”

    聂倩倩往外面看去,发现没有什么动静,往前面看起,之间新郎孤零零的站在一边等着他的新娘。这时候莫尚谦看了看手表,说道:“哎呀!都已经这个时间了!”

    “真晚了?”聂倩倩不敢置信,这新娘子真绝了,结婚竟然迟到。那里知道周落莉那边已经急的火烧眉毛了。

    “朱小甜你快点,时间快到了。”结婚当天周落莉穿了一身白色婚纱,一手提着裙子,一手拉着朱小甜,自己的闺蜜好友说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