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九百二十五章 快乐结局

    “停停停!常年做办公室,严重缺乏锻炼,你让我歇歇吧。”朱小甜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提着裙摆对周落莉说道。

    “你还好意思说,你还是伴娘呢,竟然拉着我这新娘子和你一样迟来。”周落莉一阵炮轰,今天是自己结婚的大喜日子,然而却都被朱小甜严重破坏了。因为堵车,自己作为一个新娘应有的美丽形象完全丧失了,她拉着朱小甜一路狂奔。

    “我拉肚子,谁知道又赶上堵车。”朱小甜也颇为无可奈何的说道,摊摊手。“没办法的事情呀!”

    “朱小甜,你让我搭钱,还让我搭婚礼!”周落莉越说越气,拉起朱小甜的手又是一阵狂奔,丝毫不觉得应该放过这个伴娘闺蜜。

    “姐姐,你饶了我吧!”朱小甜痛苦的嚎叫声淹没在风中。

    “新娘,新娘怎么还没到?”刚跑到教堂门口周落莉就听到一阵质疑的声音。

    “我在这里!”周落莉举着手,两腿软软的走着。朱小甜别说做伴娘跟着周落莉,直接自己瘫在了门口。

    柏林穿着白色礼服,一脸欣喜的朝周落莉走来。周落莉把手放在柏林的掌心中。

    “我的新娘,你迟到了!”柏林一点一点靠近周落莉,然后用着调笑的口吻说道。

    “抱歉!”周落莉皱着眉毛歉意的说道,“这次真的不是故意的!”她想起上一次迟到的事情了。

    柏林伸手拢了拢周落莉凌乱的头发,牵着周落莉的手一步一步向前走。周落莉看到聂倩倩对着她挥了挥手,心中很开心聂倩倩能够应邀而来。

    “别说,这新郎够帅气的呀!”聂倩倩摸着下巴,用胳膊肘子碰了碰莫尚谦,咧着嘴笑道。

    莫尚谦见聂倩倩这幅馋涎的模样,故意说道:“哎呀呀,有人可要吃醋喽!”这个人暗指许鹤溪。

    “你说桔吗?他才不在乎呢!”聂倩倩哼了一声说道,回国之后许鹤溪就被这边公司的事情缠住了,本来他说也要和自己一起来参加婚礼,可到最后就只有她自己了。

    在水晶的戒指套上无名指的时候,那枚戒指也牢牢的套在了两人的心上。其实关于幸福的定义从古至今已有不少版本,有人为爱执着而死的,然而却并不悲痛,此种人认为生死与共便是幸福。也有人认为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此种人认为这就是爱的最高点。也有人说幸福就是一刹的感觉,爱呢就是一种消磨于生活中的东西。但是今天周落莉认为,爱就是和自己爱的亦爱着自己的人在一起,无关乎什么东西,爱它就是一个名词,可以解释,却永远也无法定义。这就是周落莉对于爱的认知,而这种认知也会在未来的日子越来越填充的丰满。

    之后朱小甜和一个憨厚的男生拿着香槟向周落莉走来。朱小甜突然兴奋的对着身边的男生说道:“哈哈哈,你媳妇我这次可给你省了不少钱!”

    周落莉颇为无奈的笑了,那还是很久以前,周落莉告诉朱小甜她代替姐姐去相亲的事情,朱小甜向来爱这些占卜,听到后飞要给她卜一挂,卜了之后就说这人是自己爱情的终结者,周落莉当时喜欢莫尚谦自然不会相信这种话,更何况对方如果知道自己欺骗他不是仇人就是幸运了。于是连连反驳朱小甜。偏朱小甜是个倔脾气,认定周落莉不信她的道行,便说道:“要真如我所言,我结婚的时候你添双倍的钱,要是我没说中,你结婚的时候我给你添双倍的钱!”如此两人一拍即合,立下谁赖皮谁小狗的约定。

    周落莉挽住柏林的胳膊好不用甜蜜的说道:“为了你赔双份钱,值了!”一生一世都有这个人陪伴在自己身边,还有什么是能比这个更幸福,幸运的事情!

    之后莫尚谦、聂倩倩一一为周落莉送上祝福,这场婚礼到处充满幸福的味道,在场的人无一例外的感受到了这种美好。

    婚礼结束,聂倩倩向莫尚谦辞别,莫尚谦坚持要送聂倩倩,于是两人一起走了出去,刚走到门口就看见,许鹤溪靠在他的车边似乎等了很久的样子。

    “看样子是不需要我这位黑骑士了!”莫尚谦看着那个人影苦笑着说道。

    聂倩倩嘴咧开了,笑的特别灿烂,对莫尚谦说道:“我们再见了!”挥着手便向许鹤溪飞似的跑了过去。

    那一刻聂倩倩想,幸福大约就是如此,那么简单那么单纯。后来聂倩倩听说,丰瞿的变成了冷面公子,身边再也没有那些莺莺燕燕了,据说他的妻子已经失踪了几年,身边只有一个儿子陪伴着他。

    而雷筠身边多了一个叫玲珑的少女,形式风格多有当初雪儿的手段。至于雪儿,这几年来从未听说过她的名字,似乎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这个人了,但是聂倩倩和许鹤溪从未放弃过,他们始终相信,只要找不到人就还活着的信念。

    看到身边的人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或是苦涩,或是甜美,都是都是经历过了那么的险阻之后才发现了幸福在什么位置。

    聂倩倩牵住许鹤溪的手,无不感慨的说道:“幸好,无论我怎么样做你都愿意等我。”

    许鹤溪摇头,说道:“不,尽管你似乎是在向前走,但实际上你的心也在等着我。”原来来有这样一种爱情,无关乎距离,无关乎一切物质外来因素,只要“我爱你”就足够了,这这一点就足以跨越山河、时空间。

    相信每一个季节,都充满了酸辣苦甜;相信,初逢是场盛宴,是庭院里新结的花骨朵,像丰硕的果实,像含羞的姑娘;相信其中一个季节,必定高温难挡,倔强和骄傲煎熬了,身与心这二者。

    相信这样的时光,你携着我的手,走过秋叶铺满的小路,走过小桥。小桥之下,河水静静流淌。相信每一个季节,一定都做下了记录,每一片来自天空的雪花,是你、是我、是我们,相语欢笑的剪影。或许你并不明白,但是这些美好,我要封存在南极的冰川。就算有一天,这世界没有了你,也没有我。我仍相信!爱意无法消融!

    时光流转,还是那片天空,还是那样卷而又舒的云,还是那样耀眼的太阳!和二十一世纪的太阳,一个样!

    另一片国度,一片碧绿的海水,金黄色的海滩上躺着一个黑发红裙的女人,只见她一手放在额头上挡住耀眼的光芒,一边呐呐道:“神啊!你在和我开什么玩笑!”

    人生嘛!不就是这样,这样或者那样的奇遇!某一朵云后一位顽皮的神偷偷地眨了眨眼。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