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九百二十八章 高级餐厅

    许鹤溪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莫尚谦把聂倩倩带走了,心里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这个莫尚谦,凭什么说聂倩倩是他的人?”

    许鹤溪撇撇嘴,扬起拳头冲着莫尚谦的背影虚张声势的在空中挥舞了一下,不服气的说道,“你等着,我一定会追到她的!你就瞧好吧!”

    他转头正想离开,一个曼妙的身姿婀娜而来,停在他的面前,精致的妆容和勾人摄魄

    的微笑让他忍不住眼前一晃。“鹤溪,好久不见。”

    温柔甜腻的声音吻上许鹤溪的耳膜,他痞里痞气的看着眼前这个再熟悉不过的女人,突然有点不耐烦,“你怎么又来了?不是跟你说过不要来找我吗?”

    林雅纤细的手臂挽上许鹤溪的手,一边晃一边撒娇道,“这么久了,你就不想我吗。”在旁人听来这小姑娘撒娇的声音很是爱人,但在他听来,却是十分厌恶。

    林雅是林氏集团的千金,也是许鹤溪的青梅竹马,原本他对林雅没有任何感觉,但是许鹤溪和一群狐朋狗友打赌,赌输了就要追林雅,不负众望,许鹤溪在所有人的监视下向林雅告白。

    许鹤溪以为林雅不会看上自己这种纨绔子弟,却不曾想,林雅和许鹤溪青梅竹马,她早就对他芳心暗许,现在许鹤溪又向她告白,她连矜持都不假装一下,乐颠颠的就答应了。

    在外人眼里,林雅是个乖乖女,端庄美丽,许鹤溪却知道,这个女人,骨子里就有一种魅惑,但他对这种魅惑却并不来电,两个月就甩了她。

    本来两家人就是世交,听说两个孩子在一起了,高兴的不得了,就差没给孩子取名字了。可就两个月,许鹤溪就甩了林雅,把许鹤溪的父亲气的,都快住医院了。

    说归说,许鹤溪还是没有跟林雅在一起,林雅也伤心的不行,在家里难过了一个星期。这不,又出来找许鹤溪了。

    林雅见许鹤溪一脸的不耐烦,不由得又开始难过,眼眶红了啪塔啪塔掉眼泪,他叹了一口气,说道,“林雅,对不起,我们不合适。”

    许鹤溪嘴上说着,心里却不是这么想,真是风水轮流转,刚才被聂倩倩拒绝,现在又轮到自己拒绝别人。

    许鹤溪用力握了握林雅的肩膀,说道,“你会遇到更好的人的,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剩下林雅一个人,在偌大的广场上,慢慢的蹲下去,毫不在意路人指指点点的目光,哭的泣不成声。

    聂倩倩一手拎着盒饭,一只手还提着安置小猫的星巴克纸袋,莫尚谦粗鲁的抓着她的手腕,大步流星的向前走着。

    比起星巴克纸袋里的小猫,这时的聂倩倩或许更像一只可怜兮兮的小猫咪,她小心翼翼的小声问道,“去哪儿啊?”

    “吃饭。”

    她站住不肯再跟着莫尚谦走,他感觉到很大的阻力,停下来转过头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她。

    她把盒饭举到莫尚谦的面前,没有说话,莫尚谦嫌弃的的看了一眼,说道,“里面是什么?”

    聂倩倩皱了眉头,说道,“你看不出来?这是盒饭啊!”

    莫尚谦极为讨厌这种污染化境的白色垃圾,环保的纸袋很贵吗?这个女人居然用白色塑料袋装盒饭,一眼看去就是满满的廉价感。

    “不要了。”他丢给聂倩倩三个字又继续拉着她走,聂倩倩有点不明白,丢掉?这个家伙这么浪费吗?这可是豪华套餐哎,虽然……自己用手在里面捏了一点牛肉给猫咪吃,但不至于丢掉吧?

    想到这里,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不是很脏啊?应该没问题吧?”

    不知不觉,聂倩倩就被莫尚谦拉到了一家名字叫做夏威夷的高级餐厅门口。她一脸懵逼,哈?这是怎么个情况?她结巴着开口,“不是……说,吃食堂的吗?”

    莫尚谦没有回答,直接走了过去,门口的迎宾恭恭敬敬的打开门,他便进去了。

    聂倩倩愣在门口没有进去。高级餐厅。这是他第二次带她来这种高档的地方吃饭。

    镀金玻璃干净的可以看出人影,奢华高调的装修排面让聂倩倩觉得自己就想应该被清走的垃圾。

    她在犹豫,要不要进去,袋子里还有一只小猫啊,一路上乖巧的没有发出一声叫声。

    但是,这种餐厅,好像不可以把宠物带进去的吧?怎么办?那一刻,聂倩倩有种转身就走的冲动。但是她没有,若是她走掉了,里面哪位大佬估计要开除她了。

    莫尚谦发觉身后的人没有跟上来,转身一看发现她居然还在外面。

    聂倩倩看见莫尚谦用不容置疑的目光示意她进来,只好硬着头皮,下意识的护住纸袋,慢慢的走了进去。

    进去之后,她目光就没有停留过,似乎在寻找什么,莫尚谦也发现了,皱着眉头问道,“你在找什么?”

    聂倩倩支支吾吾的开口,“这里……没有……贵重物品存放处吗?”

    她怕小猫跑出来吓到这里用餐的顾客。

    莫尚谦彻底无语,贵重物品存放处?她有多贵重的物品需要存放?这里是高级餐厅,不是麻辣烫馆子!他一脸无语的看着聂倩倩。

    “没有吗?很多超市和饭馆都有的。”聂倩倩一边说,一边送开了紧紧握住纸袋的手。她怕会闷着小猫。

    这个女人到底是有多孤陋寡闻?她自己都说了是饭馆,这里是饭馆吗?莫尚谦第一次为她感到头疼,也许,她认为,吃饭的地方,都叫做饭馆,都会有……贵重物品存放处。

    坐下后,服务员还没有过来,聂倩倩把星巴克纸袋小心翼翼的放在一旁,安静的坐在一边。

    “以后离许鹤溪远一点。”莫尚谦突然开口。

    聂倩倩没听明白,为什么又突然让她离许鹤溪远一点?就因为许鹤溪让自己做他女朋友,那未免有点太小题大做了。她想。

    “你喜欢他?”

    聂倩倩一听莫尚谦这么问,连忙摇头,“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他?”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