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九百四十三章 纠缠

    车里的气氛有些尴尬,聂倩倩看着驾驶座上的莫尚谦,他认真的样子让聂倩倩有一瞬间觉得他好没好。

    紧接着她又狠狠地摇了摇头,自己在想什么啊,这可是自己的上司啊,怎么能对自己的上司有想法呢?

    只是莫尚谦的侧颜实在是好看,即便她的正脸也很好看。

    莫尚谦自然是看到了聂倩倩的猛摇头,直到她是在胡思乱想,也笑笑,没有说话。而这个不经意的笑也迷住了聂倩倩,这个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男子啊。

    莫尚谦瞥了一眼聂倩倩,发现她还在看她,说:“怎么?这么看着我?是不是被我迷住了?是不是觉得有这么帅的上司是你最大的荣幸啊。”

    聂倩倩被说中了心思,虽然还是脸红了一下,但是还是昂首挺胸的说:“怎么会,那些言情小说里的总裁都特别特别好看,特别特别帅的,我在想你怎么没有我想象的那种帅?”

    莫尚谦听了,不自觉笑了一下,这个傻丫头在给自己挖坑自己跳吗?既然这样,莫尚谦也恭敬不如从命了,说:“你的意思是我没你想的那么帅?也就是说你以前就知道我了,以为我是梦中样子那样的,结果发现我与你想的不同,所以失望了?或者说,你压根就是喜欢我,不好意思直接表白而已。”

    聂倩倩被莫尚谦这么说,再加上他的绝世容貌,竟然脸红了。她在心里骂了一下自己没出息,说道:“怎么可能,我……你又长得不好看,而且还这么坏,我才不会喜欢你呢。我又不是个傻子。”

    这句话一说让莫尚谦的脸一黑。而聂倩倩还感觉自我良好。莫尚谦停下车,聂倩倩一看停车了,不觉得一愣,转头想要问怎么了,是不是车没油了。结果转头一看莫尚谦黑着脸看着前方,聂倩倩才发觉自己说错了话,连忙说:“不是啊,我不是说你丑,也没有说只有傻子才喜欢你,是傻子都喜欢你,哎?不对不对,傻子都不喜欢你……也不是,哎呀,就是,就是,不管是傻子还是我都喜欢……不对不对,我不喜欢……”

    莫尚谦看着聂倩倩这个傻样子也不生气了,揉了揉聂倩倩的头,温柔的说:“傻子聂倩倩。”突如其来的暧昧在车里回荡。

    车子开动,在暖色调的马路上缓缓驰动,仿佛车外的人都能发觉出车内的暧昧气息,不急不缓的走在两旁。

    聂倩倩明显愣住了,直到车子停在自家门口都不知道,还是莫尚谦轻咳了一声她才回过神来。聂倩倩刚要离开这个太过暧昧的车里,却被莫尚谦一把拉住。

    “其实,言情小说里的帅气霸道总裁都是假的,一般的总裁都是地中海,而且脾气还不好。只有我这种的总裁,才叫总裁。”

    聂倩倩一愣,没有说话离开车里。莫尚谦看着落荒而逃的聂倩倩,嘴角勾起一个让人不易察觉的笑。

    聂倩倩一进家门就把自己扔在沙发上,突然的放松让自己觉得很舒服,可是刚刚放松了一会儿门就被一阵敲门而震响。聂倩倩不满的看了一眼门,又又窝在沙发里不去理会。结果这个人却更加的过分,又是一阵很狠的敲门声。

    “哇塞,谁阿,烦不烦啊,我才刚回来呢!”聂倩倩不满的抱怨,却走向门口。开门看到的是许鹤溪,聂倩倩一阵狼嚎,说:“我的许大少爷啊,我刚回来你就大驾光临了啊,您是算好了吗?”许鹤溪一边往里面走,一边说:“我来找你谈心啊,我现在可是很难过呢。”

    聂倩倩一听,一边关门一边感叹:“是谁让我们许大少爷难过了啊,您说,我这就去把她正法了,真的是,算好了许大少爷回来折磨我吧。”

    许鹤溪却一阵摇头拒绝,坐在沙发上说:“那可不成,那可是我的心上人啊,你要是把我的心上人正法了,我就把你正法了,也不管尚谦会不会正法我了。”

    聂倩倩一阵好笑,戏谑的说:“原来我们的许大少爷也是爱而不得啊,我还以为像您这样的大帅哥一定有很多人喜欢呢。”

    许鹤溪看着聂倩倩的这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假装生气的说:“对啊,那个女人,我给她那么多钱她都不要我,每天都跟那个男人在一起,都不顾我会不会吃醋,我每天吃她的醋都快吃饱了,真的是要气死我了。”

    聂倩倩看着他的样子,知道他是有意想要留在这里,也没有心情在这里跟他闹了,说:“我很累了,你回去吧,让我休息一会。”

    聂倩倩瘫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其实心里是在想许鹤溪会不会慢慢走出去,所以连一点关门的声音都没有。这样想着,就感觉许鹤溪这个人看着不怎么样玩世不恭的样子,但是也是挺暖的,于是闭着眼睛的聂倩倩也没有睁开眼就笑了。

    结果突然头顶传开了一阵离自己很近的声音,吓了聂倩倩一大跳。

    “你这是做春梦了吗?还笑?不过你睡得也太快了吧。”

    本来就被吓了一跳的聂倩倩又被许鹤溪的一个“春梦”弄得脸红的透彻的。于是她红着脸轻打许鹤溪,说:“你才做春梦了!你怎么还没走啊!”

    许鹤溪一脸无辜的直起腰来,说:“你说让我走我又没同意,我是来找你安慰我的,结果你调戏了我一番就让我走,要谁谁也不走啊。”许是“调戏”这个字太过暧昧,让聂倩倩又是一阵脸红。

    “我又不是什么感情大师,我怎么会安慰你啊,说不定一安慰给你安慰死了,那可怎么办。”聂倩倩果然不会说话,这么一说吧许鹤溪说的脸上一阵黑。

    本以为能把许鹤溪说走,结果那厮黑了一阵以后突然无赖起来,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猛的抱住聂倩倩的胳膊,像一个无赖一样,说:“我才不走呢,你不安慰我不绝对不走。”

    聂倩倩被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一边挣脱一边说:“你放开我,男女授受不亲,我是不会跟你同流合污的,再说了,你不是有心上人吗,你去抱她去,别来抱我!”

    “我不我不,我就抱你。”许鹤溪说完就朝聂倩倩上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