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九百六十八章 灯火却在阑珊处

    人生十有八九都不如意,换个心态也许就不同。医生这个职业,怕是见多了生命的脆弱。而如今的年轻人,一点小事情就抗不住。

    医院里边的生离死别,每天都在上映。失去过父亲的聂倩倩更清楚的知道,这里面的痛楚和心酸。看着面前的公墓,聂倩倩莫名的就想哭。

    这是谁的亲属,冷冰冰的躺在这里。所有热闹,所有烟火都与之无关。任凭世人挂念,又或许早已遗忘。

    守护公园的工作人员,是一个很老年纪的老头。他瞧着这位年轻女人,坐在公墓前,流露出悲伤。也不上前打扰,人啊,都有一些时候不如意,会想颓废。

    他倒是误会了,这个时候,有个人陪着聂倩倩说会儿话。或许能把她从情绪中拉出来,尽管听不懂。人总是要沾点而人气,才能鲜活。

    守园的老人,身边带着一瓶酒。时不时的往嘴里灌上一口,嘴里哼着民族歌,摇头晃脑。这份工作令他很愉悦,看啊。天天陪着花草树木一起生活,呼吸着青草的草香味儿,鲜花淡淡的芳香味儿。人总是察觉不出植物的生长,只会在某一天,突然经过。

    然后诧异,哦,原来这棵树都长的这么大了。树木一直在原地,直到生命的垂落。而人,总是在成长中不断的失去,不断的离开家。

    像只鸟儿一样,在该回去的时候。偶尔回去一趟,再感慨实事变迁,都不再是原来的模样。

    当聂倩倩回过神,发现自己已然是满脸泪水。不知何时,不远处,有一个老头儿静静的闭上眼睛靠着树木。察觉到她的目光,守园人慢悠悠的睁开眼睛又优哉游哉的闭上眼睛。

    仿佛一切都与他无关,聂倩倩心里证诧异老人的举止。便见他站起身,朝着自己走来。瞬时,让她有一些紧张,呆呆的坐在原地,不知做如何反应。

    却见自己面前放着一张纸巾,她抬头。守园人虽然没有微笑,但她已经感受到了那股善意。聂倩倩接过使劲,擦拭干净自己脸上的泪水。

    守园人在她身边坐下,不知从哪里拿出来的盒子。他慢悠悠的打开,里边装着许多糕点。变戏法的拿出两个小酒杯,他拿起酒瓶朝着聂倩倩摇摇,示意喝酒不。

    见她摇头,便换将酒往自己酒杯里边倒酒。在另一个杯子里倒入矿泉水,聂倩倩双手合十,对着老人轻轻鞠躬。

    在他的示意下,拿起了餐布上的奶酪。入口香,化,酸甜。让她整个人都开心的眯起双眼。守园人见此,也是非常满意。

    多少年没见着如此豪放将美食真正品味的孩子了。法国女人精致也克制,对自己的饮食一直有严格的要求。

    吃饱喝足,聂倩倩揉揉自己的肚子,不好意思的笑笑。伤心过后,胃口总是出奇的好。

    路灯都开启着,闪着明亮的光芒。暖暖的,像极了家里的那盏暖色系灯。

    她想自己今天真是多愁善感,却一直运气好,遇上很多好人。跟守园人道谢告别后,聂倩倩尝试着路。显然,对于一个路痴来说,事实太残酷。

    天色渐渐拉下黑帘,陌生的街道突然传来一首中文歌。

    “回首处,灯火阑珊。”

    女声细腻的嗓音传入耳腔,舒服又抓耳。听在聂倩倩耳边,却是更加难过。街道的柏油马路,行驶着车辆。里边有欢声笑语,也有严肃开车的脸孔。

    到处都是英文,并无熟悉的中文标志。这一切的陌生,都像歌词唱的那样。越是听到心里,越是发慌的难过。

    另一条街的莫尚谦拿着喇叭一遍一遍重复着“聂倩倩”三个字,声音从比常人高出八分贝到低沉嘶哑。莫尚谦放弃了用喇叭高喊,联系了在法国所有的人脉圈子,给他们发了一张聂倩倩照片。承诺谁找到照片上的女孩,愿意答应那人一个条件。莫少的条件,可是一诺千金。凡是收到消息的人,都撇下了自己现在正在做的事情。匆忙打扮一下就急急忙忙的出门寻找照片上的女孩聂倩倩。莫尚谦也开着车在街上寻找找聂倩倩的身影,他知道她现在肯定是非常害怕,十分的无助,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国度,要是发生了意外该怎么办。所以他现在必须尽可能的快找到她,让她回到自己身边。

    宇泽看着手机上的照片,嘴里挂着一抹微笑,他打通莫尚谦的电话:“我说莫哥,你是看上这女人了?”

    电话那头传来清冷的声音:“有事说事,没时间陪你耗。”

    “诶,得得得。”宇泽抿口手中的红酒,听见莫尚谦在电话那头似乎拿着喇叭在喊聂倩倩这个名字,心里有些惊讶却也了然。这是真栽她身上了。

    “喂喂喂,我说莫哥。”思绪回归,发现电话已经挂了。宇泽暗骂了一句,重新拨打过去,接通,无言。

    “莫哥,你是不是拿着个喇叭在喊聂倩倩的名字。”宇泽吊儿郎当的道,说完怕他挂电话,赶紧接下一句,“你可以让大伙儿齐喊她的名字,扩散开来找。就能快速找到她了。”

    “谢了。”莫尚谦听到这话说道。

    宇泽听着电话毫不留情的挂完,瞬间有种早知道不帮他了,让他使劲找的想法。

    聂倩倩在街头,孤零零的站着。纵然是大千世界,人海茫茫,却无一个能真正有关联的人。晶莹的泪水在眼里打转,她睁大眼睛望着天空,使劲的想把眼泪逼回去。

    记得有一个人说过,“想哭的时候,要将眼泪逼回去,就抬头望天空。这样,自己的脆弱就不会展现在众人面前。”

    可是,始终眼泪还是哗哗往下掉,沉入泊油路里,留下一圈圈痕迹。聂倩倩蹲下身,环住自己的双膝,无言的呜咽着。

    没有任何一时刻,想念莫尚谦。陌生的周围,心里的思愁更是涌起。她脑海里回忆起,和莫尚谦的点点滴滴,要是现在,他在身边就好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