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九百八十九章 遇到许鹤溪

    聂倩倩抡起自己手上的化妆包,作势要打过去。恼羞成怒的说道:“你怎么可以这样说,竟然让我开玩笑,你太过分了。”

    “哎呦呦,这就恼羞成怒了?啧啧,你这定力也太差了……”许鹤溪闪了一下,然后发现她并不是想打自己,只是想要吓一下自己而已,继而开始调侃她。“你还说,我告诉你,你要是再说我就真的打你了啊?”聂倩倩脸微红,跺了跺脚。

    “脸红了啊?是不是被小爷我的英俊的外貌所折服了?我知道我帅,千万不要崇拜小爷我……”许鹤溪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摆了个自认为很帅的造型,非常臭屁的说道。

    聂倩倩略微有些鄙视的眼神毫不掩饰的落在了许鹤溪身上,微肿的红唇轻启,及具诱惑力,但说出的话却气的许鹤溪想要吐血,“你少在这儿自恋了,臭不要脸,我怎么可能崇拜你,切~”

    “你,你,倩倩……你竟然这样说我,可怜了我的一番苦心,我对你那么好,你竟然这么说我,我,我真的是太伤心了……”许鹤溪伸出一只手指,颤颤巍巍的指着她,另一双手捂住自己的心脏,漏出了一副受了一副极大打击的表情,好像她要是再说出一句他不想听的话,他就晕给她看。

    “行了,行了,别装了……许鹤溪,你怎么在这儿,想你这种二世祖,竟然还会来公司这种地方,你……额……”聂倩倩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在考虑着还要不要把剩下的,比较伤人的话说完。

    虽然她的话没有说完,但是许鹤溪还是知道了她想要表达的意思。“哎呀,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就是想说我来了也对商业上的东西一窍不通,来了干什么?对吧?就这点儿是你看你那副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

    见他如此直白的接了自己的话,聂倩倩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尖,“那个我没有别的意思啊,你别多想,那个……”

    许鹤溪看着她那尴尬的样子,愈发的想要调戏调戏她,“倩倩,有没有考虑过跟我啊?虽然我没有莫尚谦那样的能力,但是小爷我也是要财有财,要貌有貌,而且我还比他温柔,要不要跟我啊?我一定会对你很好的,考虑考虑,恩?”

    “考虑什么啊考虑,你瞎说什么啊,我和莫经理没什么你不要瞎说,还有我是和谁在一起都不会和你在一起的,哼~”聂倩倩非常傲娇的说道。

    “为什么啊~倩倩,我对你不好吗?我对你多好啊,你说,你说有几个人能像我这样对你那么好,你竟然考虑都不考虑一下我,哼~我伤心了,我伤心了,你要是不告诉我一个合理的理由,我今天就一直缠着你,不让你去上班……”

    “你自己还好意思说,你就是一个花蝴蝶,你看看你成天有多骚包,还有脸说……”聂倩倩毫不留情面的批评着。

    “额……呵呵呵。”许鹤溪尴尬的笑了笑,摸了摸自己的头发,“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吗嘛,你要相信我,为了你我会改的。”

    “行了,行了,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你再拿我开涮我就真的生气了,你怎么在这里,你到底来干嘛的?”

    听她这么说,许鹤溪突然想起自己还有正事的,想到这儿,他慌忙对聂倩倩说:“我还有事,先走了啊,考虑考虑我说的话。”说着也不给聂倩倩反应的机会,直接就转身跑走了。

    他走后,聂倩倩在后面小声地嘟囔着:“真是的,怎么老是能遇到他啊?”然后也没有多想,便想着回办公室继续完成自己未完成的工作。

    可是刚走到办公室门口,便听到了从办公室里传出来的话。“你们说这聂倩倩到底是怎么回事?”

    接着便是一个较为刻薄的声音响起,“还能怎么回事?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就想勾引经理,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重,这是痴心妄想?”

    “不能吧,聂倩倩看着不像那样的人啊,平时看她还挺清纯的啊,她的穿着打扮也挺规矩的啊,没有什么特别……”

    “你怎么知道她清纯,外表清纯不代表内心也这样,要不然她怎么可能那个样子从里面出来,肯定是勾引不成,被经理赶出来了呗……”

    当然有人诋毁她,也会有人维护她,刚刚那个告诉她妆花的玲玲说道:“你们不要这样说倩倩,倩倩不是那样的人,我相信她。”问外的聂倩倩听到她维护自己的话,心里流过一股暖流。心道:还是有人愿意相信自己,愿意为自己说话的。

    刚刚那个诋毁聂倩倩的刻薄女人刚要训斥为聂倩倩辩解的玲玲,就听到她们当事人的声音响起:“看来大家都挺闲啊,想知道我聂倩倩做了什么事情不是很简单,直接来问我就好了啊,何必在背后议论是非呢?对吗,玲玲?”

    玲玲一看聂倩倩出现了,并且为了她自己反驳那人的话,感觉立马找到了主心骨,“对啊,对啊,不知道就不要瞎说嘛,想知道事情的真相直接问人家当事人就好了嘛,你们这样在人说人家真的不太好。”

    听着她俩这样一唱一和,说的那人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那叫一个精彩纷呈啊,看着那人骤变的脸色,聂倩倩心里一阵暗爽:我斗不过莫尚谦,还能斗不过你,小样儿……

    突然间一阵悠扬的钢琴声在屋内响起,原来是聂倩倩的手机铃声,不用看手机聂倩倩也知道是谁,这铃声是她的死党的专属铃声。那人听到这铃声觉得从来没有听过那么好听的铃声,毕竟铃声一响聂倩倩的注意力就被转移了。

    手机一被接通,陈欣怡的声音就从扬声器里传了出来,“倩倩,倩倩,什么时候下班,下班之后我们一起去吃饭吧,我们都好长时间没有一见面了,我好想你啊~”

    “你少来,明明我们前几天才一起逛过街,当时我的腿都快走断了,你还好意思说我们好长时间没见了?”聂倩倩微笑的对电话那头的人时候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