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九百九十一章 被强行拖走

    聂倩倩打开车门,准备下车,出去的时候看了一眼里面的莫尚谦,莫尚谦打开车窗说道:“我去停车,你可以先在这里等我,或者是在里面等我?”

    聂倩倩笑笑,绕道过向莫尚谦那一侧,敲了敲车窗,示意莫尚谦打开“嗯?”莫尚谦疑惑。

    “如果我进去一会儿你找了其他的女伴的话,我岂不是很亏?”聂倩倩打趣道。

    两人四目相对,莫尚谦没有立刻回复聂倩倩的这句玩笑话,只是使了使眼色,聂倩倩把头伸进里面,便迅速的吻了过去。

    “这就是答案!”莫尚谦说完,就准备过去停车,此时聂倩倩的头还尚且楞在里面,莫尚谦觉得有点儿可爱,便敲了敲“我要去停车了,怎么,难不成还想再来一次?”莫尚谦挑了挑眉。

    “啊?哦……”聂倩倩把头伸了出去,站在那里等莫尚谦停好车后一起进去,她双手拿包,脑子里面想着刚才的那一幕,忍不住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一种油然而生的幸福感让她的心情绽放在她的脸上。

    “喂,干嘛呢?站在那里傻乐?”不知道是谁的脸突然之间就凑在了自己的耳朵旁边说道,聂倩倩本来就有点儿出神,猛的转头过去“啊~”

    “许鹤溪?你有病吧,这样子的出场方式,你不怕吓死人的啊?”聂倩倩摸着自己略微疼痛感的额头,一点儿都没有好气的骂道。

    “对啊,有病,看到你啊,我就没有一次正常过。”许鹤溪也不解释的说道。

    聂倩倩白了一眼许鹤溪,像他这样子的纨绔子弟,为世不恭的富二代,经常有着这样子幼稚的行为,聂倩倩也都差不多觉得已经是没有什么可以感觉到奇怪的了,所以自然不想和他浪费口头上的功夫。

    对啊,不过为什么许鹤溪会在这里啊?难不成?今天的会,也有他的份儿,不应该啊,他来参加会议?什么鬼?不会又是他的人生的另外一种取乐的方式吧,聂倩倩极其不解的心里想着。

    她的头忍不住的看向莫尚谦过去停车的方向,许鹤溪的眼神落在了她转身的方向“在看什么?走啊,一起进去。”他不由分说的拉起聂倩倩的手腕,直接径直朝着里面走去。

    莫尚谦停好车,转身就看到了许鹤溪拖着聂倩倩进去的这一幕,离得比较远,具体发生了什么他也不得而知,只是,这一幕却让本来还是挺甜蜜的心情一下子的沉了下去,他阴沉着脸,跟在他们身后,尾随着进去。

    他说不上自己究竟是什么样的心情,反正就是很糟糕就对了,那种心情就像是自己最喜欢和珍爱的东西,莫名其妙的被一个自己比较熟悉的给盯上了一样,重点是,这种危险离得自己太近。

    “许鹤溪,你放开我,谁要和你一起进去啊,我在等人……”聂倩倩用力的扯开许鹤溪,许鹤溪就像是没有听到一样,或者是听到了也装作听不到。

    到了大厅,所有的眼神都落在了聂倩倩和许鹤溪这两个人的身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两个人是小两口,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打情骂俏呢,谁知道,聂倩倩只是因为莫名其妙的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的原因,不由分说和没有主动权的就被许鹤溪这个粗鲁的疯子给拉了进来。

    “许鹤溪,你放开!”众人捂着笑意,路过时候眼神有意无意的撇向他们这边,不知道许鹤溪的心里是什么感觉,至少聂倩倩觉得她和许鹤溪在这种场合这种情形实在是太不合适了,聂倩倩的脸上就差写上这尴尬二字了。

    “好了,都已经进来了,那我就不为难你了,怎么?和我这么一个巨帅的帅哥一起进去还不满意?要不要?”许鹤溪嘴角漏出一抹坏笑。

    聂倩倩摸着自己刚才因为挣开而用力过猛,有些疼痛的手腕,狠狠的瞪着眼睛看着这个接近于脑残的疯子,心里面真是有种想把他从这里给清理出去的冲动。

    许鹤溪当然知道她在想些什么,看她那一副好像随时都有着极大的兴致让自己从这里直接消失的冲动的表情,他想,这傻子都能够猜得出来吧。

    “我都说我长得太帅了吧,你看,你的眼睛都不愿意从我的身上挪开视线,哎……”许鹤溪装作自己看不懂的样子,一手扶头的自恋道。

    他以为自己是在干嘛?是在作秀么?这么恶心的动作都能够做得出来?我看真是脑残的不清,聂倩倩觉得现在最好是来几个小朋友,吹些小泡泡,这样子,他就真的像是一个雕塑一样,成功的定格在那里了。

    不过,他的这个样子……,聂倩倩不由得自上而下的审视着,呃……,这雕塑,也未免是真的一点点的美感都没有吧?简直是对雕塑这一名称的无形侮辱。

    许鹤溪虽然心大,但是被聂倩倩这样子当成一个怪物一样的自上而下的扫视着,他的心里面也的确是觉得自己这样子的动作是有些滑稽了,然后有些尴尬的立刻摆正,极其不自然的摆了摆自己的领带,咽了咽口水。

    “本来还想说你雕塑的,这看起来好像是降低了雕塑的水准了,因为啊你这雕塑也还真的是特别到那种没有水准的境地了,哈哈……”聂倩倩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笑了出来。

    居然说自己刚才的动作是雕塑?那明明是帅气逼人好不好?这女人,一点点的审美品味都没有,许鹤溪默默在心里嘀咕道。

    可能这就是她聂倩倩在许鹤溪的心目中不同于其他的女人的地方吧,她总是能够很坚守自己,不管是什么方面也好,他生命中又究竟都是遇见着些什么样的女人呢?她们都姿态各异,只是从来没有一个人,像是聂倩倩一样,能够真正的带动着自己的情绪的。

    “好了,走吧,一起进去?”许鹤溪伸手上去就拉着聂倩倩准备进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