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一千零四章 对玲玲的怀疑

    “谢谢你啊,玲玲,如果今天不是你,说不定会造成什么大的损失呢。”聂倩倩满怀感激的说道,时间有点紧张所以聂倩倩又对着玲玲说道“情况有点儿紧急,我需要送文件过去,回去我请你吃饭,以表示我的感谢。”

    “没事儿,你好快去吧,你啊,下次记得长点儿心,这么重要的文件,怎么就忘记带了呢。”玲玲非常的善解人意的说道。

    聂倩倩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好了,你赶快回去工作吧,耽误了好长时间,再次表示万分感谢。”

    “嗯,拜拜”玲玲离开,聂倩倩满意的看着自己手里的材料,心里才觉得突然之间好像是松了一口气似的。

    在玲玲送来材料之前,聂倩倩在不断的责怪自己,自己怎么可以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呢,肯定是刚才太紧张赶时间了,从咖啡厅直接去了停车场,所以才会一时之间忘记了有行程表这么回事儿。

    心里面忍不住的开始责怪许鹤溪,这个家伙,每次来找自己,就好像一准儿不会发生什么好事儿似的,一个大排档让自己迟到,一个咖啡,让自己差点儿造成了没有办法挽回的工作失误,想起来自己的心都提起来的。

    虽然这样子想,却也只不过是给自己一个安慰罢了,总是要找些理由让自己的心情舒服一些的,没有办法,谁让许鹤溪的运气这么差劲呢,就先当着自己的受气桶吧。

    拿着手里的材料,聂倩倩的心情放松了不少,也就不再责怪许鹤溪的不懂事了,不过,她自己也非常的清楚,这件事情本来就和人家许鹤溪没有半毛钱的关系,明明就是自己实在是太紧张了,找一个分担自己罪责的受气包而已。

    只是苦了许鹤溪了,得不到美人,却要被美人责怪,也只能说,他每一次,真心的都不怎么的会选择自己应该出现的时间和场合了。

    没办法,这个世界上总是无法避免的需要有的人去倒霉的,这样子的话,才会有人幸运啊,不然,所有的人都处于特别的倒霉的状态的话,这个世界岂不是让人觉的太过于无语了?

    当然,所有的一切都是相对来说比较公平的,没有谁会永远的倒霉,也没有谁会彻头彻尾的幸运,所以,倒霉的时候,期待事情总会有变好的那一天的,幸运的时候,也要做好心理准备,去迎接生活中可能到来的各种不幸,这样子,人生就算苦难,也会找得到方法来幸福的吧。

    不过,在感谢玲玲及时送来文件和责怪许鹤溪出现的不是时候的同时,回想刚才的事情,聂倩倩总是觉得有些地方不太对劲,哪里不对劲呢?玲玲及时的送来了文件,不过……

    不过,如果自己刚才没有记错的话,自己仅仅只是告诉了玲玲文件的位置,而不是自己和莫尚谦开会的地方,那么?她是怎么知道的呢?捏着手里的文件,停下了脚步,聂倩倩满怀心事。

    “你还楞在这里干嘛?赶快进去。”莫尚谦有些着急的拿过文件说道。

    “哦”聂倩倩答应着,她并没有选择立即告诉莫尚谦。

    聂倩倩的思绪还在关于玲玲知道自己和莫尚谦准确的地理位置这一件事情上,怎么样她都没有办法说服自己关于玲玲把文件准确无误的拿到准确的地理位置这件事情上,除了她提前偷偷的看过自己的电脑这一回事儿以外,她找不到任何除此以外的理由。

    但是,没准儿也是有其他的因素的?聂倩倩在两者之间徘徊,她的理智告诉她,事情的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玲玲有极大的可能就是那个捣乱让公司的情况变得这么糟糕的那个罪魁祸首。

    原先,她自己还责怪自己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所以才差点儿让今天的计划给泡汤呢,看来今天的这件事情的发生,或多或少的还给她帮了不少的忙呢。

    不过同事这么久,知道这件事情,聂倩倩的心里面还是有些怀疑和不敢相信的,她再想,玲玲明明就在公司里面待得好好的,为什么会突然之间倒戈,来帮助别的公司来对付自己公司呢?聂倩倩想破头都想不出个理所当然来。

    而莫尚谦也注意到了聂倩倩开会的时候一直都是漫不经心的状态,他还以为,是因为自己刚才紧张的态度让她觉得不安了,心里有些愧疚,会议结束,他走到聂倩倩的身边说道“怎么了,开会漫不经心的,是不是我刚才的态度不太好?”

    “啊?你说什么,哦,不是因为这个,你别多想,我只是觉得有些奇怪罢了,今天我让玲玲帮我送来我落在公司里面的文件,在并没有告诉她我们位置的前提之下,她居然把文件准确的送到了我们所在的位置。”

    莫尚谦也同样陷入了沉思,这件事情,自己也没有想过究竟会是谁,如果按照聂倩倩这样子的分析的话,情况就显而易见了“所以,你怀疑泄露公司机密的是玲玲?”

    “不知道,我只是觉得,事情发生的有点儿不可思议,而且,她的这种行为,完全解释不通啊?”聂倩倩有些无语、有些困惑。

    自己的同事之间发生这样子的事情,自己应该开心么?聂倩倩总觉得自己的感情有些复杂,自己之前对于这件事情本来就是心里面都有底的,但是事情好像被证实了的时候,自己的心情好像又有一些微微的变化了。

    “你,好像并不是很开心,之前的想法得到了证实,不应该兴奋的么?”莫尚谦察觉到聂倩倩的请与我有些古怪,便问道。

    “我想你应该和我有同样的疑问才对吧,就仅仅只是玲玲一个人的话,她肯定是没有办法做到把公司搞成这样的,她肯定在为了什么人才会这样做,但是她背后的人是谁呢?我们无从知晓。”聂倩倩苦恼,事情没有想象中的简单,毕竟自己又不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