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两通电话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进屋子,聂倩倩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的去了卫生间洗漱。冷水打在脸上,这才清醒了许多。

    穿着黄色维尼熊家居服的她,头发被发圈围着。额头上还有些许发丝,散落在两旁,聂倩倩手里拿着浇花的喷洒壶,走到阳台。阳台里种了很多盆栽,也有许多花草。被淋浴过的植物,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水珠儿,折射出,晶莹剔透的光芒。

    特别是,今早上第一次盛开的水仙花,皎洁的如白玉。聂倩倩小心翼翼的凑前鼻翼,轻轻的闻着清香味儿。心里不由的愉悦,这种感觉让她想起了小时候。

    她小时候可喜欢种盆栽和花朵,家里的小院子里都种满了许多花朵。有各种种类的太阳花,也有仙人掌和仙人球。还收集了会开黄色花朵和白色花朵的仙人球,仙人掌倒是会开五颜六色的花朵。

    当然还有不知名的小野花,紫罗兰和水仙花,星星花等。等春天一到,百花齐放,整个院子甚是好看。这也成了聂倩倩像同学展示美丽的一个部分,同学们放学后最喜欢去的就是聂倩倩的院子。

    那时候,爸爸手巧,给聂倩倩制作了,小凳子小桌子。上边可以放着许多小零食与同学分享。

    回过神,聂倩倩专注的浇着花,就听见手机铃声一直在响。聂倩倩接起电话,低沉好听的嗓音充盈这个耳腔,“倩倩,要不要出来吃饭。我可是新发现了一家,很好吃的餐厅。”

    聂倩倩在瑜伽垫上,伸个懒腰,道:“尚谦,我不去啦,我想在自己家里做一顿早餐呢。”

    “倩倩小懒虫也知道要做早餐了。”莫尚谦的笑声在传扬器散开。

    聂倩倩从瑜伽垫坐起,蹲坐在开着扩音的手机面前,小声嘟囔道:“可不是,聂倩倩我有时候还是很厉害的。”

    “恩,是呢。宝贝儿最厉害了。”莫尚谦失笑。

    从莫尚谦这么一个看上去冷冰冰禁欲的人,口中听甜言蜜语。聂倩倩心里满满的都是开心,忍不住心里的笑容,从嘴上到动作,都充分展现了一个热恋少女心的女人。

    两人聊了一会儿,将电话挂却后。聂倩倩将剩下的瑜伽教程做完,将瑜伽垫收起来。起身去了厨房,煎蛋,将吐司给烤好。

    房内充盈着美食的味道儿,聂倩倩将陈欣怡唤醒吃早餐。顶着丸子头的陈欣怡刚洗漱完到客厅,就看见餐桌上,黄橙橙的煎蛋。烤的有度的吐司,还有切成很有美色的水果拼盘,再加上热牛奶。

    整个人都要开心道沸腾,她快速跑到聂倩倩身边,在她脸上大大的亲了一口道:“亲爱的,你今天贤惠的我不认识了。”

    “我一直都这么厉害。”聂倩倩拿抹布擦拭烤箱,回头跟已经站在餐桌前,准备下手的陈欣怡道。

    “我以前都没有感觉诶,你都是和我一样睡懒觉的。”陈欣怡往嘴里放半个草莓,含糊不清的道。

    聂倩倩返回桌前,坐在聂倩倩对面,慢慢道:“早晨的阳光如此美好,早晨的空气如此新鲜。当然是留给我们这些,能早起的孩子享受的。”

    “切。”陈欣怡默默的往上翻了一个白眼,口中的美味儿让她竖起大拇指,夸赞道“我们家倩倩啊,真是越来越贤惠了。连着厨艺都有了很大的进步呢。”

    聂倩倩失笑,道,“你也可以啊,再说,赵特助也许等着吃到你亲手做的美食呢。”

    说道赵特助,,陈欣怡瞬间从女汉子变成小女人,娇羞的道:“讨厌,那我明天跟你学。”

    聂倩倩耸耸肩,表示女人你真夸张。两人笑成一团,很愉快的度过早餐时间。

    吃完早餐后,陈欣怡泡了两杯咖啡,她最近在学习英语。而聂倩倩,则是选择了看书。新购入一批《十宗罪》。都说女孩子喜欢看言情,聂倩倩倒是一个意外,偏爱悬疑推理小说。

    基本上,国外优秀的悬疑推理作家的书都看遍了。

    她的偶像是阿加莎,可以和福尔摩斯相提并论的侦探女王。当然,日本东野圭吾的小说,基本上也看完了。最近她读的都是国内比较好的推理小说,比如秦明的,还有正在看的《十宗罪》是蜘蛛的。

    有时候看这类书籍,会看进心里去。她还记得她读大学的时候,因为看了悬疑推理,心里的害怕充分的运用到了生活当中。

    半夜上厕所,必定要将陈欣怡给叫醒,让她站在卫生间门口。还要时不时的隔一秒就喊一句,在不在。更离谱的是,聂倩倩在自己的枕头底下放了一把水果刀,脑子里脑洞着万一有不法分子进来, 她还可以防卫。为此,她还去百度上搜索,满了十八周岁的正当防卫需要判刑吗。

    现在想想,那时候的自己还真是傻乎乎的。

    在阅读的世界里,总是心无旁骛。很快时间过的飞快,又快到中午,得解决午餐的时间点。

    一个电话像是算好了时间点一样打了过来。

    “喂。”聂倩倩看着书,边听着电话,问道。

    “倩倩,你在干嘛呢?”许鹤溪的声音非常像主播的声音,含有磁性又不失性感。

    “鹤溪啊,我在看书呢,怎么了?”聂倩倩正看到重要的剧情,听着电话,难免分神,便将书放下。靠在沙发上,听着电话。

    许鹤溪笑道,“要不要我请你吃午饭。”

    聂倩倩心底一阵发笑,今天这是怎么了,一个个都请着自己吃饭。

    秉着拒绝了第一个人,就该拒绝第二个人。聂倩倩道:“鹤溪,我在看书呢。吃饭就下次吧,有时间去成不。”

    “那好吧。”许鹤溪笑道。

    “恩。”

    挂完电话后的聂倩倩没想太多,继续看接下来的剧情。

    许鹤溪在聂倩倩楼下,纤长的手指夹着一根烟,目光看着的方向正是聂倩倩的楼层。将一根烟抽完,他一踩油门,将张扬的跑车开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