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一千零三十章.不明的惊喜

    “嗯……”聂倩倩清了清嗓子,朝着服务员的方向说道:“你好,这边点餐!”

    “不好意思,女士,由于您先生预定的时候,就已经点好了,所以,现在我们已经在准备了,是不需要再点的~”服务员彬彬有礼的说道。

    “先生?不好意思,你搞错了。”聂倩倩总感觉有哪里怪怪的,居然以为自己是莫尚谦的妻子?呃……表示还好莫尚谦不在自己身边,不然……呵呵呵……这就很是尴尬了。

    只是有人欢喜有人忧啊,一边的聂妈妈可是开心的很:“好了,你下去吧,我们有事情再叫你们,刚才她说的话,你们不用介意。”

    “妈妈……这件事情不会你也有参与吧?”聂倩倩看着聂妈妈有些古怪的行为说道。

    “啊?怎么会,我也只是临时起意而已,谁知道莫尚谦会订下这里呢?你要是不开心的话,那我们就走好了”聂妈妈说着话,故意拿起包,说着说着就要起身离开的样子。

    聂倩倩实在是不知道怎么来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了,走?还是不走?也不知道莫尚谦究竟在搞什么鬼,但是,既然今天是为了聂妈妈才来这里的,那就只能忍忍了“好了,妈,坐下吧,不吃白不吃。”

    “叮叮……”突然不知道是谁打来的电话,聂倩倩有点儿烦躁的看了看“许鹤溪?”聂倩倩有点儿纳闷儿,他怎么会突然给自己打电话?真是祸不单行,一个莫尚谦不够,又来一个许鹤溪,聂倩倩正考虑着要不要接电话呢,旁边的聂妈妈就察觉到聂倩倩的情绪有点儿不太对劲。

    但是,很多的事情,聂妈妈自己也清楚,自己是没有办法去干涉很多的,莫尚谦的事情已经是个例外了,再这样子下去,聂倩倩肯定会抓狂的。

    很多的事情,虽然是出于友善的角度,或者说是为了聂倩倩好才选择这么做的,但是,并不是每一个好意,都能够被允许建立在别人的主观判断之上的。

    就像大多数的时候,我们不知道怎么做,习惯性的征求别人的意见,不过仅仅局限于征求的意见之上,如果在自己没有允许的情况之下,别人横加干涉,这种事情发生的性质就完全不同于之前了。

    聂妈妈安安静静的看着,聂倩倩拿起手机一直盯着屏幕,放下然后又拿起,动作的不断重复,聂倩倩乱做一团。

    只是,和许鹤溪之间其实也真的是没有什么的,很多事情,他虽然一厢情愿,但是,却始终对自己是没有恶意的那种的,自己又何必因为别人对自己的喜欢,而把别人拒之于千里之外呢?

    来回不断的思考之后,聂倩倩还是接通了电话“喂,怎么了?”

    “想你了”

    “你是不是喝酒了?好了,我在忙,如果喝酒了的话,就好好醒醒酒”说着,聂倩倩想要立即挂断电话,另一边的莫尚谦好像察觉到了这一点“别挂……像我这种想而不得的人,应该还是值得一点点的可怜的吧?”

    “你……”聂倩倩被许鹤溪最后的那一句话彻底的给雷住了,她没有想到,像是这样子的话,居然是能够从许鹤溪这样子不知世事为何物的富家公子的嘴巴里面说出来的。

    或许是,在他们都没有发觉的过程之中,所有的事情,都在无形之中发生着一些变化,能够看得到的,个看不到的,关心的人,和被忽略的人,各自都有着各自喜欢的东西,各自都在一心一意的观察着自己所爱的东西。

    只是,许鹤溪的重点一直以来都是聂倩倩,而聂倩倩的重点却从来都不会是他而已,关于这件事情,很多的时候,并不是谁一厢情愿就可以决定一些事情的。

    “你……还好么?”两个人就这样既不挂断电话,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后还是聂倩倩打破了僵局。

    “好?或者是不好?有什么不同?”许鹤溪的情绪并不是特别的好,感觉似乎好像还特别的激动。

    “我……你照顾好自己吧,我先挂了……”没有等到许鹤溪发表意见,聂倩倩直接了断的挂断了电话,很多事情,聂倩倩知道纠结无用。

    对于许鹤溪,聂倩倩对于他没有爱意,却也不至于对于他这种非常痛苦的状态无动于衷,或许上帝在创造人的时候,本身就是特别的不公平的,人的感情的投向,总是会非常的容易的走向单方面的发展。

    有的人付出的再多,却始终不及那个让自己动心的人,聂倩倩于许鹤溪和莫尚谦又何尝不是如此?同样在乎自己的人,然而仅仅是因为自己心属莫尚谦,所以对于许鹤溪就是百般拒绝。

    而这种拒绝,似乎并不是那样心安理得的存在的,聂倩倩总是觉得自己有些心痛,而关于这些心痛,即是因为莫尚谦,也是因为许鹤溪,总有些人付出到心痛还没有办法能够说服自己放弃,而对于莫尚谦,其实有时候,自己也是坚持的有些纠结和难过的。

    放下手机,这家西餐厅昏黄的灯光似乎也开始变得有了些许的刺眼,而这刺眼是因为什么,聂倩倩也无从知晓,或许是因为心境,或许是因为女人的天性总是喜欢考虑着很多很多的事情的。

    而且也是这种天性,所有才让自己现在这么纠结和难受,慢慢的端起眼前的柠檬水,本来还是有点温的,可能是因为室内的空调开的有点儿冷了,很快,聂倩倩就觉得有点儿冰到自己的牙齿了。

    “倩倩,倩倩……”聂倩倩陷入了沉思,聂妈妈总是觉得聂倩倩好像自从接了那个电话以后,就有点儿不太对劲,眼看着这时间点差不多了,聂倩倩的思绪也不知道被带到哪里去了,聂妈妈重复的吼道。

    “好了,妈妈,我听到了,你紧张什么,反正现在也没有什么事情不是?要吃的又不给点……”聂倩倩有些无语的说道,心想这莫尚谦也不知道究竟在搞些什么鬼,看了看表,这么长时间还不出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