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莫尚谦的高中时期

    聂倩倩坐在许鹤溪的车上,一直耷拉着个脸呆呆的看着车窗外,不管他问什么也不回答。就只那样静静地坐着。

    许鹤溪想逗她开心,不停的给她讲自己在手机上看到的那些搞笑的段子。可是她好像并没有什么反应,但是许鹤溪自己一个人乐得不可开支。

    聂倩倩看着窗外一排倒退而过的树影,心想,难道莫尚谦对自己的喜欢也只是像这些树影一般转瞬即逝吗?

    她莫名觉得心酸,好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似的。所以她现在什么也不想说什么也不想做。

    许鹤溪猜中了聂倩倩是因为周莉落的情事而不开心,而虽然许鹤溪是一个情场老手,但是女孩子的心思,他还是猜不透的。

    于是他便哪壶不开提哪壶,说起了高中时期的事情,“说起来那个时候我还追过周莉落呢!可惜呢,那个时候除了莫尚谦,她谁都不放在眼里。”

    聂倩倩的脸上终于有了些许表情,在看窗外而是转向车窗内看着许鹤溪,而许鹤溪因为她愿意听,便继续说了起来。

    “那个时候我们三个人在同一所高中。,那是个贵族学校。里面的学生不是家庭显赫,就是特别有钱。周莉落算得上是学校里面最漂亮的一个了。我兄弟们打赌,谁先追到她,就请一个月的午饭。没有人缺钱,但是就喜欢这样经济式的娱乐。”

    “但是所有人都被她惨不忍睹的拒绝了,而且是那种,你知道吗,当着在场所有人的面拒绝,后来我那帮兄弟说,都对她曾深心里阴影了。”

    “最后剩下我,他没有像拒绝别人那样拒绝的生硬,她只是说,许鹤溪你应该认真读书。虽然你的家里很有钱,那并不代表什么,你应该像莫尚谦那样。”

    “莫尚谦那个时候很会读书,每次都是全校第一名,而周莉落,也仅仅排在有莫尚谦名字的后面一位。长得又帅又会读书,谁不喜欢呐,所以那个时候学校里面也有很多人追他,但是,整个高中时期我也只见过他和周莉落,一起走路和说话讨论问题,从没有见过他和另外一个女生讲话。”

    “所以,很多女生都讨厌极了周莉落,我们每次考完试出成绩的时候会有一张特别大的红榜贴在学校的公告栏里面。可是每次那张红榜贴上去不到三个小时,有着周莉落名字的那一块,方方正正的就会被别人扣掉。”

    “但是周莉落从不在意,查过很多次总是不了两只因为这学校里面的学生都不好惹。不小心惊动了哪个学生的家长可是不得了的事情。”

    “我记得那时候好像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有女孩,鼓起勇气向莫尚谦表白,却被残忍拒绝了,后来那女孩存心报复,学的时候趁着莫尚谦去办公室交作业。将周莉落拉进了女厕所狠狠教训了一顿。”

    “莫尚谦从办公室出来后,没有找到周莉落。便到女厕所门口去,大声的喊。却没想到厕所里面传来女生的呼救声。莫尚谦也互补的什么了,拼命的冲了进去。”

    “周莉落被人绑住手脚,动弹不得,嘴上还贴了一块鹅黄色的胶布。莫尚谦十分生气,整整两个月没来上学,后来就没人再敢欺负周莉落了。”

    “后来……”

    “够了,不要再说了。”聂倩倩实在是不想再听下去了,是啊,在莫尚谦的世界里,明明就是她先出现的,凭什么自己这么生气呢?

    她一想到莫尚谦的整整一个青春时期,都有着聂倩倩的陪伴就觉得难过,很难过很难过。

    “停车,我要下去。”聂倩倩不想和许鹤溪待下去了,他害怕,害怕再从他的嘴里听到任何莫尚谦和周莉落的事情是啊,你们是青梅竹马,那我算什么呢?莫尚谦你告诉我,我到底算什么呢?聂倩倩问自己,她突然很想大哭一场。

    许鹤溪皱了眉头,问道,“怎么,不是回家吗?你不回家啦?”

    聂倩倩摇摇头说道,“你停车吧,我不想回去了。”      许鹤溪出来她不开心,便说道,“上吧,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散散心,你也别不开心了。你看你,愁眉苦脸的。像个杞人忧天老太婆。”

    聂倩倩没有回答,许鹤溪只当他是默许了,便掉了个头,打算带她去海边看看风景。

    他将车停在路边,打开车门,让聂倩倩下车,说道,“你在这儿等一会儿,我有点儿事,一会儿就会过来。”

    聂倩倩轻轻的点了点头,“嗯,你去吧。”

    许鹤溪小跑着离开了,聂倩倩走到阶梯前,慢慢的坐下来,撑着脸看着波浪一圈一圈的冲散开来,又聚拢,再冲散。

    她突然就想起了那天在天台上听的广播,“得到,失去,再得到,再失去。人生就是这样充满着戏剧性,当你竭尽全力想要到达某一个地方的时候,却困难重重,又在你想要放弃的时候不经意的出现在你面前。”

    她轻轻的开口说道,“莫尚谦,我多努力想要企及你的世界啊,可是为什么她回来了,你就一丝机会都没就给我呢?还是说,真的,我只是她的替代品,现在正牌的回来了,我就要离开你吗?”

    这时,许鹤溪突然出现在聂倩倩旁边,问道,“说什么呢?什么离开不离开?你要离开莫尚谦吗?好啊,跟我在一起……”

    “许鹤溪!”聂倩倩假装生气的看着他,好像如果他再说下去会有什么很严重的后果。

    许鹤溪便闭上了嘴巴,把手上的东西塞给聂倩倩,她很奇怪,问道,“这是什么啊?”

    许鹤溪没好气的回答道,“蛋糕!我听说你们女孩子不开心的时候吃甜品就会开心的。”

    聂倩倩噗嗤一声就笑了,“你听谁说的啊?还吃甜品?你以前就是这样追女孩子的?”

    许鹤溪没有说话,聂倩倩也低下头来大口大口吃蛋糕,好像他说的没有错,聂倩倩没有先前那么不开心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