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结盟

    许鹤溪放下电话,心里百感交集,也不知道自己的决定是对是错,更加不知道这周莉落到底是在耍什么花招,但是,他的心告诉自己,只要是有关于聂倩倩的事情,是好是坏,自己都没有办法劝说自己置之不理,即使这有可能仅仅只是周莉落为自己设下的圈套而已,自己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又或许是因为心中有着别样的期待。

    只能远观而不能亲手得到的感觉,许鹤溪是其中最有发言权的,对于聂倩倩的感情有何况不是这样子的情况?自己就算是想尽办法却还是比不上莫尚谦能够时时陪伴在她的身边,或许,许鹤溪自己的心中也是非常的清楚的,就算是自己能够时时的陪伴在她的身边,自己也不一定能够比的上莫尚谦在聂倩倩心中的地位。

    许鹤溪起身,准备去看看,不远万里赶回来的周莉落究竟打着什么如意算盘。

    “来的挺准时的啊?”周莉落见到许鹤溪这么迫不及待的样子,心里面别提到底是有多开心了,至少,这在某种程度上证明了一个道理,那就是,许鹤溪对于聂倩倩的感情,绝对不止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平静。

    “你费尽心思想让我来这里,不是说和聂倩倩的事情相关?既然我都已经在这里了,那就说吧!”许鹤溪坐在了对面,面对眼前的这个女人,总是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似乎是一种莫名其妙的讨厌,又似乎更加像是一种无缘无故而来的相似感。

    “看来你对于聂倩倩还真的是上心的很,我叫你这么久,你视而不见,一提到聂倩倩,你就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怎么?你一点儿都不怕莫尚谦听到了暴跳如雷?惦记着他的女人,我看你也是可以。”

    “这只是你的猜测而已,我不做过多的发言,你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恕不奉陪,我可没有时间陪你在这里打哑谜,玩儿这些有的没的。”许鹤溪起身准备离开,眼前的这个女人让自己喘不过来气。

    或许,时间是真的能够改变一个人的,多年前的周莉落,那个与莫尚谦和他交好,却还尚存一些单纯美好的周莉落,现在的存在却已经是几乎为零了,许鹤溪不知道周莉落出国的这几年究竟是遇到了什么样的变故,总之,反正不可能是什么好的事情,否则,一个人,再怎么样,也不会失去曾经的最本真的东西的。

    “站住,许鹤溪,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爱聂倩倩!”

    “爱?”许鹤溪忍不住的在心中想到,就算是爱又能怎么样呢?自己也同样希望聂倩倩能够不要眼睛里世界里都只有莫尚谦的存在,也可以偶尔的分一些她的注意力和爱给自己,但是,这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是能够共享的,却唯独爱情,是永远不被允许的,他和莫尚谦之间,聂倩倩选择了莫尚谦,自己就无疑是被淘汰的那个。

    所以,现在在许鹤溪看来,所有的对于聂倩倩的爱就像是一个没有任何的由头的笑话,聂倩倩看不到,自己也不能说出来,因为,他从来都是非常的清楚一个道理的,聂倩倩不是不懂自己对于她的这份感情,只是,她不愿意看到罢了,因为看到,就意味着多了一份烦恼,而多了一份烦恼之后,面对很多的事情的时候,人生便会少了许多的坦然。

    “明人不说暗话,你今天叫我来这里,肯定是有什么事情的吧?而且,一定是和聂倩倩和莫尚谦相关的。”许鹤溪坐下来继续说道。

    “是,我这次回国,所有的事情都开始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我本来以为,我回国之后,还是能够找的回从前的感情,从前的人,和从前的物的,只是,就是因为聂倩倩的出现,让所有的事情都变得不一样了,我只是想要让尚谦再次的回到我的身边而已,像从前一样,你懂么?”

    许鹤溪可怜的看着她,这人同自己一样,爱而不得,内心的痛苦,自己也是能够理解的,不过,这其中究竟是谁的错,还没有办法能够究其因果,因为,最初是周莉落背叛了莫尚谦,一意孤行的跑去美国,追求自己所谓的生活和爱情,而在爱情极度不顺利的时候回到这里,却又企图收回从前的一切?

    只能说成是痴人说梦,所有的东西,不管是人还是感情,都是在不断的变化之中的,她曾经伤了莫尚谦的心,现在,那颗心因为聂倩倩的出现才好不容易愈合,而周莉落的出现,则是试图将聂倩倩这块能够愈合莫尚谦的膏药给理所当然的换成自己,还一味地认为,自己才是最合适的那个。

    殊不知,物是人非,没有什么事停在原地的,除了自己最初的执念。

    “那都是你自找的,当初是你自己选择离开,要不然,现在和莫尚谦在一起的也许就不会是聂倩倩了。”

    “所以啊,是聂倩倩的出现破坏了我和莫尚谦的曾经,你帮我把我们的曾经找回来好不好?况且,这件事情不管是对于你或者是对于我而言,都只是百利而无一害的。”

    “哦?你就这么确定,我一定会帮你?”许鹤溪问道,这女人还是自信,看来是吃定自己一定会顺从于她了。

    “当然,一个想要得到所爱之人的人的本能,你自然也是不例外的,只要我们两个人合手,就一定可以解决眼前的问题的,到时候,我和莫尚谦重归于好,你也可以和聂倩倩相濡以沫,这不是刚好么?”

    许鹤溪认真的思考着这个问题,一边是理智,一边是情感,情感和理智的碰撞之中,这一次,他的情感战胜了理智,因为迫切的想要得到一个人的念头,一个促进这件事情的完美理由,任由是谁,也是特别的难以拒绝的。

    “好,不过,不准伤害到聂倩倩,否则别怪我翻脸不认人!”许鹤溪最终还是同意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