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过敏的真相

    许鹤溪开着车从公司赶过去,他的助理看着自己上司一大早风一样跑出去,连一句话都没有留给自己就跑了,还想问问发生什么事了,但是转念一想要是有什么事肯定会告诉自己的,许鹤溪一向是个公私分明的人,现在这么匆忙的跑出去肯定是私事啦。

    助理没有想太多就回自己办公桌继续办公,反正今天许鹤溪没有什么任务,自己乐了的清闲。

    许鹤溪的心就想是着了火一样,他怕陈欣怡要走,聂倩倩一个人在医院会怕,但是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为什么会跑得这么快这个问题,明明聂倩倩是和莫尚谦是一对的。但是许鹤溪没有意识到,等他意识到的时候已经迟了。

    许鹤溪快速停好车就按了电梯上楼看聂倩倩,看懂啊陈欣怡还在病房门口坐着等他就放下了一块大石头一样的叹了一口气。

    “你来了,哎呀,我还真怕倩倩醒过来前你还没有赶到就惨了。这下你就可以陪她啦。”陈欣怡看到许鹤溪从走廊那一头跑过来到她面前,就站起来说道。

    “没事,聂倩倩好点了吗?”许鹤溪最关心的还是这个,上次他过来没怎么仔细问聂倩倩为什么会住院这个问题,后来回去了又忙就忘了问。

    “没事,这两天是瘦了点,但是好在过敏控制住了,不会危急性命的。”陈欣怡回答道。

    “什么?过敏?我还以为聂倩倩只是普通的病的而已,怎么会过敏到危害性命的地步?”许鹤溪惊讶又心疼道。

    “啊?你不知道?”陈欣怡以为许鹤溪早就知道了,“哎,就是上次在公司吃了一个周莉落买的盒饭,但是里面有虾米,倩倩也不知道里面有虾就吃了,所以下班的时候就晕过去了,送来医院的时候差点停止呼吸。想想就觉得胆颤心惊啊。”陈欣怡还再回想哪天发生的事,安抚自己状拍了拍胸口。

    “我知道了,我会好好照顾她的,你是有事要先回家吗?我来照顾聂倩倩吧。”许鹤溪有点动怒了,但是不动声色的隐藏量起来,不让陈欣怡发现。

    陈欣怡进病房看了看聂倩倩就和许鹤溪小声地说再见了。

    许鹤溪坐在病床旁边,看到聂倩倩白着一张小脸就觉得心痛,差点过敏停止呼吸?幸好你没有事。

    许鹤溪静静的看了聂倩倩一会,细心的帮她弄掉额头前面凌乱的刘海,然后站起来转身进了卫生间,想打湿毛巾给聂倩倩擦擦脸。

    许鹤溪很快就弄好了热的湿毛巾,仔仔细细的给聂倩倩擦了白皙的脸庞。刚好擦完,聂倩倩的眼皮子就动了动,然后睁开眼就看到了正在收拾毛巾的许鹤溪。

    “呀,你来了?欣怡呢?”聂倩倩因为过敏,睡得格外的久,想要坐起来但很费劲,许鹤溪听到她的声音赶忙放下毛巾扶她做起来。

    “陈欣怡她回去了,她妈妈好像有事叫她回去呢。”刚才许鹤溪听到陈欣怡这样说了,“对了,她妈妈还叫她拿了很多东西过来给你吃,看你给饿瘦的。”许鹤溪指了指旁边桌面上的大包小包的袋子。

    “哦哦哦,等我好了再去给陈妈妈道谢。你怎么来了?”聂倩倩坐了起来问眼前的人。

    “哟呵,我就不能来了吗?再说我不来的话就不知道你竟然是过敏住进医院的呢!好你个小丫头片子,竟然还说快说什么快好了?该打!”许鹤溪敲了敲聂倩倩的额头,表示不满。

    “就是过敏而已,别大惊小怪的,再说我是病号,你不能这样打我,疼啊!”聂倩倩捂住额头,被许鹤溪打得痛的要命。

    “我给你倒杯水喝,你刚醒来饿不饿?我去给你买粥吧。”许鹤溪起身给聂倩倩倒了一杯温开水,“你要吃食堂的粥还是外面老李记粥铺的?强烈推荐后者。“许鹤溪开了个玩笑。

    “我还是吃食堂的吧,医生说我只能喝食堂的粥,医生说怕外面的粥不安全。”聂倩倩抬起手来指了指左边的方向,示意那边是食堂的方向。

    许鹤溪难得老好人的帮聂倩倩忙前忙后了一番,从病房走到食堂,花了十分钟,期间经过的走廊和住房部的空气让许鹤溪不禁皱了皱眉头。然后在食堂排队花了五分钟,幸好医院食堂的粥还是热的。

    许鹤溪快步走回聂倩倩的病房,看见聂倩倩竟然起来了,“你怎么起来了,快躺下啊。”许鹤溪赶忙按住聂倩倩,想让他重新躺下。

    “你是不是个傻的啊?我还没有刷牙呢,不刷牙就吃东西,脏!”聂倩倩有气无力的说了一句,但是这句话让许鹤溪清醒过来了。

    “是喔,不好意思,我忘了哈。”许鹤溪难得卖了次蠢,“我那还不是担心你嘛,还怪我呢,你先好好照顾自己吧!“许鹤溪把粥放到病床上的小桌子上,慢慢的打开,热气腾腾的样子格外诱人胃口大开。

    “话说回来,我真的不信你竟然会过敏,还看不见饭盒里面的虾仁。“许鹤溪还是问了出口,当陈欣怡告诉他的时候就觉得很疑惑,正常人应该都会看见饭盒里面的虾仁好吗?除非是……

    “不知道啊,我那天吃的时候没觉得有什么,就是吃完了以后觉得头越来越晕才晕过去的,幸好,感谢上帝我还活着。“聂倩倩说着说舍就双手合十,嘴上感谢了一把上帝的仁慈。

    “得了吧,赶紧吃,就住院两天、三天就瘦的我都看不下去,本来就不胖,现在看看你自己,跟西游记里面的白骨精一样,知道吗?趁热赶快吃吧。我出去打个电话。”许鹤溪说了一堆调侃的话,就走出了病房外面。

    聂倩倩听完莫尚谦的话,心里暖暖的,知道莫尚谦心疼自己,嘴角露出了甜蜜的微笑。

    许鹤溪一走到外面,脸色都变了,阴沉的脸表明他现在极度生气,这肯定是周莉落那个女人干的好事,但是他没有把这个说出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