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离去

    “也不知道倩倩是不是也跟莫尚谦约会去了。”陈欣怡贱兮兮的笑道。

    赵特助欲言又止,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说今天莫尚谦的去赴周丽落的约。在得罪老板和女朋友之间,他选择沉默。

    陈欣怡剥着手中的糖,调侃自己道:“今天碰见的那个男同学,读书的时候,我还暗恋过他呢。请很多人吃零食,其实我是想给他而已。”

    赵特助瞅了她一眼,陈欣怡打了个冷噤道:“这不是年少轻狂不懂事嘛。再说,如今我有全世界最好的男朋友啊。”

    不善言辞绷着脸的赵特助也忍不住勾起嘴角,陈欣怡笑着将手中的糖放入他嘴里。

    到家之后,她便打开视频,跟很久没有见面的姥姥视频。很快,电脑屏中便出现姥姥慈祥的脸,穿着陈欣怡买的粉色家居服。和蔼可亲的坐在电脑前看着陈欣怡。

    “姥姥,你最近身体可好。”陈欣怡敷面膜道。

    姥姥笑呵呵的道:“好着呢。”

    陈欣怡跟姥姥的感情特别好,她们相处的模式也是非常温馨。如果,你在她们家一定能见着这一幕。

    陈欣怡亲了姥姥一下,邪笑:“我的初吻给了你,咋办?”

    姥姥一脸懵逼,“我听不懂在说什么。”

    陈欣怡开始装哭,演技爆发,“你这个没良心的,你要负责的,我谁都不嫁,就嫁你了。”

    姥姥笑到:“我都老了,你还嫁我。”

    “对啊,我想永远待在你身边,不离开。”陈欣怡此时的突然兴致来了,说要给姥姥跳一段舞蹈。

    她跟姥姥说:“看好了,我要用我毕生所学跳舞给你看。”不停转啊转,使劲撩。

    姥姥坐着一动不动:“去大地方跳,你现在穿着个棉袄踩着毛鞋裹着围巾梳着两个小辫子还敷着面膜,活像只熊转悠悠。”

    简直是亲的,不要这样一本正经,陈欣怡大笑道:“我就是来搞笑的。话说,妹妹舞蹈可是我一手教的,昨天你还在夸她跳的好呢。”

    姥姥笑道:“你们姐妹俩性子都像,还记得第一次帮姥姥缝纽扣的不?。”

    陈欣怡笑道:“那可记得。”

    她那时候一脸嘚瑟的向家人们展示自己的绣工:“厉害吧。”

    姥姥:“半个小时都过去,你还在这里缝。”

    我:“……像我这么贤惠又漂亮的女孩纸不多了,赶紧娶了我吧。”

    姥姥:“……”

    妹妹从房间拿出钱包:“姐姐,给你,这是我全部家产,我娶你。”

    八张一块一块的,手动再见。跟姥姥视频完之后,陈欣怡想打个电话给聂倩倩,问她什么时候回来。没想到这一打电话,就吓了她一跳。

    聂倩倩坐在许鹤溪的车内,跟她说事情的来源经过。半个小时前,她不想面对眼前的二人。也不想纠结于之间曾经发生过经历过,现在又如何处理的现状。只是想逃避,回自己的小窝。

    许鹤溪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就要走,但还是选择了什么都不问,她想做什么,他跟着就好。看出聂倩倩心情不好,他将她带去了一家静吧。

    静吧里面很少人,聂倩倩叫了一杯鸡尾酒,默默的喝着。并不说一句话,满肚子的委屈和想问的,却不知如何说起。

    “有什么想说的,都告诉我。”许鹤溪看出她心情不好,道。

    聂倩倩点点头,此时有一个人还肯陪着她安静的喝喝酒,就已经很满足了。人都想做一个潇洒的人,可终究是知道再多的道理,却始终还过不好自己说短不短说长不长的一生。很多时候。许鹤溪并不是个话多的人,此时他也知道不该过于打扰她。

    喝完酒之后的聂倩倩,心里看开了许多。拒绝了许鹤溪送她回家,一个人走在路上。

    夜晚的风又些亮,沙沙的风声。让她裹紧了刚许鹤溪给的外套,天空的星星非常明亮,可今天的她讨厌看到星星。明亮的星星加上夜晚,估计就是她和莫尚谦的定情之日。

    以前她一直觉得谈恋爱是一件浪费时间,也浪费自己情感的事情。多愁伤感,将自己变得不是自己。没想到自己也成为了曾经自己以为不会成为的哪类女孩儿,会为了感情哭,会纠结。会疑惑是不是自己不够好,是不是自己还不够优秀。想要为之改变,却又无能为力。

    聂倩倩的手中还握着在星巴克买的卡布奇诺,越是这种时候,就越是需要咖啡来支撑自己。入口苦涩,没有甘甜。恩,品尝不到一丝的甜味儿,如同她现在的心情。涩的发抖,路边的树在风的牵引下,摇摇晃晃。

    黑夜下的影子在地上拉长,这种背景很容易让人引起心里发毛。更是像聂倩倩这种爱好看悬疑推理小说的人来说,其实更会害怕,会联想到很多犯罪场景。她的心里却很是平静,什么都不怕,爱来什么就来吧。

    聂倩倩要回家,许鹤溪想送聂倩倩回去,聂倩倩拒绝了。

    月影婆娑,聂倩倩走在路上,静静的思考自己到底怎么走以后的路。这段感情中,是否真的迷糊了自己,是该好好整理自己的情绪。多爱自己,放空充实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想到这儿,便也不迷糊了。聂倩倩往家里方向走,步子迈的老大。陈欣怡静静的听着她叙说,又担心她的安全。

    “倩倩,你站着别动,定位下。我来接你回家。”陈欣怡说着就去房间找衣服准备出门。

    “不用,欣怡,我很快就到了。”聂倩倩心里涌起阵阵暖意。

    “真的不用吗?”陈欣怡嘟囔道,“可是我不放心呐。”

    “恩的呐。”聂倩倩猛喝一口咖啡,开口道,“放心,我十分钟就到了家里,别担心我。”

    挂完电话之后的聂倩倩,在公园的椅子上坐了许久。月色渐好,人走茶凉。

    她心想,感情果然是最不堪一击的东西,仿佛曾经的美好都是幻影,一个冲击就没了。从此消失不见,再也没了踪影。聂倩倩起身,影子拉的老长,准备回家。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