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相对

    本来是想要走回家,却在半路碰见了安琪,她蹲下身问道:“安琪,怎么还没回家呢。”

    安琪带着睫毛带着露珠儿,小脸蛋哭的红红的,带着委屈说道:“倩倩姐,我迷路了。”

    聂倩倩心疼的将安琪抱在怀里,她注意到孩子的脸上和手臂上,有些人为的致伤。坐在车内,她轻声问道:“安琪,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

    安琪胆怯的眼神,触碰了聂倩倩内心深处的那根线,将她放到自己的大腿上:“没事儿,你说。姐姐在这儿呢。”

    半饷,安琪才开口说事情的来由经过。

    原来是,安琪从小就长得精致漂亮,在家中为败落之前。穿着打扮都是班里最耀眼的,自从败落后。以前看不惯她的小女孩儿都来欺负她。

    就今天下午,一个作为班里中心的女孩儿约她放学一起走。虽然安琪性子淡然并不惹事儿,也习惯一个人独处。她毕竟也是一个孩子,珍惜这次的友谊。轻信了她,却没想到,放学后几个女孩儿围堵她打了一顿。

    还让司机将她带到另外一个市区,身无分文,又怕跟陌生人询问被骗。安琪一直待在原地,等着一个机会回家。却是碰见了熟悉的聂倩倩。

    聂倩倩听完事情的来龙去脉,心疼的抱着她,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道:“安琪,下次有人欺负你,要记得反抗。她给你一巴掌,你也给她一巴掌。当然,先看对方是什么人,如果敌方是硬的,那就不要硬碰,先认输,忍。如果对方性子是软的,虚张声势,那你要硬起来。毫不留情的反击。”

    安琪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聂倩倩先是给安琪的妈妈打电话告知安琪的平安,她会将安琪安全送到家之后。聂倩倩带着安琪去了医院,尽管安琪一直拒绝。

    被聂倩倩以被妈妈发现,便会伤心为由乖乖的去了医院。消毒水敷伤口的痛楚,安琪没有吱声,这倒是让聂倩倩非常的佩服。

    倒是相信安琪这孩子,一定能成大气。几个月不见,宋柔带着安琪搬出了贫困脏乱的小区,去了一个好点的房子。虽然房租贵了点,但为了安全。宋柔还是选择比原来房租贵了三倍的房子。

    虽然还是简洁陈旧,室内收拾的非常干净。聂倩倩放下手中的水果,四处看这六十平的房子,丝尘不染。不大的阳台,也被贴上了薄荷绿的墙纸,窗台都种了好几株薄荷和盆栽。

    太阳花繁衍的多,丛丛绿,煞是好看。

    “倩倩,进来喝杯热水。”

    聂倩倩回到沙发上,一旁看着安琪做作业。宋柔从厨房出来,端着一盆水果沙拉放到茶几上。

    “倩倩今天不开心吗?”宋柔一眼就看穿了聂倩倩今天的心不在焉,心里总是想着事情。

    聂倩倩笑道:“瞒不过柔姐。”

    宋柔温和的笑道:“怎么了?跟我说说。”

    “没事儿,小事情呢。”聂倩倩端起茶杯喝水,赞叹道,“柔姐,你的茶艺真是越来越好了。”

    “恩,我现在除了去酒店弹钢琴,还去了茶馆泡茶。”宋柔起身去泡了一杯龙井,递给聂倩倩,“你喝喝这个,茶馆老板赠的。”

    聂倩倩接过,喝一口,啧啧赞叹道:“主要还是柔姐的茶艺高超。”

    “你可就别夸我,听说倩倩也会泡茶啊。”宋柔摇头笑道。

    “我在柔姐面前就是弱小。”聂倩倩打趣道。

    两人叙旧许久,聂倩倩便辅导安琪写作业。

    安琪凑前她的耳边,小声的说道:“倩倩姐,你千万千万不能告诉我妈妈说我受欺负了。”

    聂倩倩点点头,也凑在她耳边说道:“她们要是再找你麻烦,就找姐姐。姐姐会去学校好好跟她们谈谈,不能让她们将我们家漂亮的安琪给欺负了去。”

    “恩呢。”安琪点点头,将自己的小拇指放在她面前,眼睛亮晶晶的,睫毛上下扑闪着,“我们拉钩。”

    “好,我们拉钩。”一大一小,同样白皙的指头一起。

    宋柔转头一看就看见这幕,笑道:“你们说些什么,我不能听的啊。”

    “妈妈,这是我和姐姐的秘密。”安琪对着妈妈笑道。

    “好好好,我们安琪长大了,都有小秘密了。”宋柔盛了两碗汤,放在餐桌面前,招呼二人,“作业完成没,快过来喝汤。”

    安琪牵着聂倩倩的手,小步走到餐台。桌子上有两晚排骨玉米汤,还有一碗皮蛋瘦肉粥。

    “这么晚了,别吃油腻的了,喝点粥。你们都没吃晚饭。”宋柔解释道晚餐。

    聂倩倩点点头,入口的粥甜稠香,让人很有食欲。两人将汤和粥都吃的精光,等安琪洗漱后之后。她像母女告别。

    “倩倩姐姐再见。”安琪乖巧的亲亲她的脸颊,告别。

    宋柔将一个信封塞到她的包内,笑道:“工作已经稳定了,谢谢倩倩这么长时间的照顾。”

    聂倩倩抱抱宋柔,笑道:“哪能呢,有事需要帮助随时都可以找我,都在呢。”

    友谊就是如此,即使平时很少联系。但不管多久没见面了,只要你需要帮助,我一直都在。

    聂倩倩磨磨蹭蹭的回到自己的小区,老远的就看见莫尚谦的身影在楼下。月光拉长了他的身影,显得寂寥又孤独。

    她慢慢走前,低着头,慢慢走近。最熟悉的陌生人说的就是他们,一步步走近,心里的压力就越来越沉重。

    “去哪儿了?”莫尚谦问道。

    聂倩倩没有理会,离着有二米的距离停下,互相观望。走到这一步。昏黄路灯下都将他们打上了一层柔和的光芒。只是彼此的心,已经渐行渐远,慢慢疏离,开始有了隔阂。

    莫尚谦走进她,轻轻的抱住她,将下巴抵在她的额头,柔声问道:“倩倩,我今天只是陪陪她。”

    “呵。”聂倩倩冷笑一声,身上全是周丽落的香水味儿,带着别的女人气味来找她。再大度也有膈应,“你找我什么事儿?”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