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拔刀相望

    面的这样冷淡的聂倩倩,莫尚谦开始是有些无措的,这样的她,从没见过。有些咄咄逼人,总之怎么说都不对劲。

    “这么晚回来,你去哪儿了?”莫尚谦抱住她还是没有撒手,他将鼻端凑前,眉头紧凑,“你跟许鹤溪出去喝酒了?”

    聂倩倩挣脱他的桎梏,拉开距离道:“是又如何?”

    莫尚谦气极反笑,“哦,你就是这么背叛我。当初公司的事情,也是你?”其实这些都是有些气话的成分,人在气到极点,情绪高涨,专挑对方最痛的点说。

    “不是。”聂倩倩没想到,莫尚谦不信任她居然到了这种地步,而自己还在心里为他开脱。这一刻,她感觉到很累,从未有过的累。还有一丝后悔和无奈,早知道结果会是这样,还不如不开始。是怎么样的推手,将自己变成仿佛自己才是插足他们的那个第三者。曾经他们是有多幸福,她不敢想,也不想去向,更是逃避这个话题。

    “怎么不是,倩倩,我很信任你。一直在找证据为你开脱。而你呢?跟许鹤溪一起。就是如此着急的投靠下一个,背叛公司背叛我吗?”曾经给她说过多少情话,甜言蜜语的莫尚谦的声音在聂倩倩耳边听来,是如此的刺耳。

    她眼泪立即聚集在眼眶,打着转儿,聂倩倩硬是没让眼泪掉落。莫尚谦看在眼里,有些心疼,却无动于衷在原地,冷哼一声:“怎么,做了不承认,也学会了用哭这招数吗。”

    聂倩倩狠狠的用手背擦擦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我说了,不是我。”

    两人僵持了几分钟,谁也不说话。就在聂倩倩想走的那一刻,莫尚谦拉住她的手,用力很大,双唇凑前。却被聂倩倩躲过,她别过脸,眼泪终还是抑制不住的往下掉。

    莫尚谦有些无措,笨拙的擦着帮她擦眼泪,却看见身上披着的衣服。明显就是今晚他看见许鹤溪身上的那件,他停下动作。嘴角扬起一个讽刺的微笑,喝酒了。

    在爱有意看着聂倩倩走之后,莫尚谦还是买了要给她买的糖。将周丽落送回家,就赶紧来找聂倩倩,打电话没有接通。在她的楼下等了几个小时,如今等到的却是喝酒,还披着对她有意思别的男人衣服。

    心里的火气一直往上喷洒,几个小时,恐怕是够玩很多事情了。他冷笑道:“倩倩,公司的事儿,许鹤溪的事儿。你都在私底下说清楚,。”

    聂倩倩是要被气得逗笑了,她很认真看着眼前好看的眸子,“那好,莫尚谦,我也郑重的跟你说一次。公司的事儿,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许鹤溪他只是一个普通朋友。”

    “普通朋友?”莫尚谦突然声音分贝提高,质问道:“那好,你告诉我,你跟谁喝酒去了?”

    “许鹤溪。”

    “身上的衣服是谁的?”

    “许鹤溪。”

    莫尚谦笑了,好看的眸子盛满的不是柔情蜜意,而是冰冷。他喃喃道:“这就是你所说的普通朋友,普通朋友还能一起喝酒,还能将他的衣服披到你的身上。”

    “随便你怎么想。”解释到最后,聂倩倩已经是破罐子摔破。

    莫尚谦刚想上前,手机铃声响起,屏幕上跳动的名字正是周丽落。

    他接起,周丽落的声音字寂寥的夜晚,显得尤为清晰。“尚谦,你睡了吗?我睡不着,有些想你,以前你都会给我讲故事,唱歌给我听。如今我也想听你唱歌,怎么办,失眠了。”

    “我现在有事儿,有空聊。”莫尚谦挂完电话,继续看向聂倩倩。

    聂倩倩已经没有了任何表情,她突然觉得很好笑。也许莫尚谦真正爱的人是周丽落,而不是她聂倩倩。彻夜讲故事唱歌哄女朋友,这事儿,可从没对聂倩倩使过。

    她没有那么矫情,今天听到他和周丽落的相处模式。真是打心底的嫉妒羡慕加上疼。年少轻狂的热情,如今是再也不会有了。都说初恋最难忘,投入的最深,因为那时不懂爱,将一颗真心都奉上。

    看到没表情的聂倩倩,莫尚谦心里有些拿不准,但还是未能说些什么。陈欣怡在室内做拉伸运动,看了看时间,距离她给聂倩倩打电话,这都过了两个时辰。她还是没有回来,陈欣怡穿好衣服到阳台上看看。

    这一看,就瞅见莫尚谦和聂倩倩似乎在讨论什么,距离很长,她都能感觉出两人不对劲。平时多腻歪,告别好的跟连体婴一样,再不济,是不会出现两人拉开距离讨论问题。

    她匆匆忙忙乘坐电梯下去,刚好就听到一句,“莫尚谦,你这么怀疑我不信任我,我们还有必要在这争论这些,没什么好说的。我聂倩倩做过就是做过,没做过绝对不会承认。公司的事儿跟我没有丝毫关系,多大的罪名我都不会承认。还有许鹤溪,我最后再解释一遍,只是普通关系。”

    “我如何相信你。”莫尚谦这句话还没说完,脸上就挨了一拳。

    一脸愤然的陈欣怡不可置信的看着莫尚谦,喊道:“莫尚谦,你今天脑子是装了草包是吗。任何人都可以怀疑不信任倩倩,你不能。我们家倩倩也不是哪种人,你是喝多了还是欠揍。我告诉你,莫尚谦,我可以随时换了你。不要太不尊重人了。”

    聂倩倩有些傻愣,赶紧拉开陈欣怡,跟她说道:“欣怡,我知道你是为我好,这件事我自己来处理,你先回去。给我十分钟,马上就回来。”

    陈欣怡再也没有看莫尚谦一眼,抱抱聂倩倩,柔声道:“我等你。”

    莫尚谦被这一拳打得有些懵,站在原地,陈欣怡走了都不知道。倒是也将他的思维逻辑打正确了点儿,冷静下来。对自己刚刚的口不择言有些后悔,还是纠结于那个问题。聂倩倩是不是真的喜欢上了许鹤溪,不然怎么能跟他走了呢。

    莫尚谦看着聂倩倩在自己面前,心情各种复杂,但是不知道从何说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