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无助的哭泣

    莫尚谦转身离开,从此以后,两个人的世界再也没有什么交集的就这样子继续下去吧,解不开的心结,得不到的答案,就算是继续下去,也会像是一个痛,永远的卡在他们中间,至少,在莫尚谦的心里,是没有办法接受自己和聂倩倩的感情中存在这种不干净的东西的,如果真的要好好的永永远远的在一起,那么,所有的一切,必须要清清楚楚的明明白白的。

    但是,聂倩倩对于莫尚谦而言,是生命中的曙光,不一样的曙光,带给自己的生活不闪耀却独一无二的闪烁,只是,这份感情得不到上天的眷顾,就注定是要失败的,莫尚谦没有回头,他心中的后悔因子不断的滋生,他真害怕,这一转身,自己会忍不住上去抱上聂倩倩,然后没有办法劝说自己放弃这段不该存在的感情。

    对于公司,他得交代,对于聂倩倩,他不想要她牵连这件事情之中,但是,现在的这种情况,聂倩倩和这件事情密不可分的联系,他实在是不知道自己究竟该怎么办了,说来,还是公司里面的事情比较好处理一点,至少只是耗费点儿脑力而已,而对于感情这回事儿,除了脑力,还耗费了自己的太多的心力。

    聂倩倩还是忍不住了,她回过头,莫尚谦不曾回过头来看,身影渐行渐远,最后,她还是控制不住了自己的眼泪,蹲倒在地上伤心的哭泣起来,直到最后,就算是哭出声音来,也没有办法能够让她难过伤心的心情得到一点点的缓解。

    “今天,你是不是故意的?”事情发生过后,许鹤溪给周莉落打电话说道,许鹤溪记得,在自己和莫尚谦出去之前,周莉落恰巧打电话过来,说是约自己有点事情谈,只是时间和自己见聂倩倩的时间有点儿冲突,所以,被自己拒绝了,只是,许鹤溪也没有想到,自己不小心说出的去向,却让周莉落抓住了大做文章的关键,才导致事情变成现在这样。

    “怎么了?心疼了?拜托,许大公子,现在应该是你最开心的时候不是么?你不感谢我的用心良苦就算了,怎么这还带兴师问罪的?”周莉落满是不在意的说道,现在的她可是得意的不行,料想,莫尚谦现在和聂倩倩两个人的关系正处于崩溃的边缘,这样子的情况,周莉落觉得自己是不适合因为任何的事情而生气的。

    “我告诉过你,只要是有关于聂倩倩的的事情的时候,你必须要跟我商量,你以为这所有的事情都是你说了算么?”许鹤溪非常的生气,周莉落没有一点儿提示的设计了这一切,她故意和莫尚谦卡好时间和自己和聂倩倩出现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无非就是想要加剧聂倩倩和莫尚谦之间的矛盾罢了。

    本来就存在着一点点裂缝的关系,是经历不起碰的的打击的,莫尚谦之前不太坚信的怀疑,也因为自己的一时醋意而得到了最大程度上的放大,所以,周莉落只是略施小计,扇扇风点点火,聂倩倩和莫尚谦之间的关系只会变得更加的不堪而已。

    事实就是最好的证明,谁都不得不承认,信任危机是所有人都没有办法能够避免的,也是所有的感情中的最为要命的一点,一旦掌握不好,可能自己所有的拥有的一切,也只不过是上天给自己的幸福的的假象而已,就比如聂倩倩,本来就是应该是上天给予莫尚谦的最好的礼物的,却莫名其妙的就变成了莫尚谦最不忍揭开的伤痛。

    “行了行了,我错了还不行,下次啊,如果还有这么大的行动,我一定会通知你的,你放心吧,不过,今天这件事情,我办的的确是漂亮吧?你啊,可得好好的感谢感谢我,若是没有我,谁知道你和聂倩倩的下一步进展在哪里呢!”周莉落有点儿得意的说道,这么好的杰作,当然是得骄傲一下子的。

    许鹤溪听着,他觉得,自己虽然不能够接受周莉落擅做主张这件事情,但是,她的确是推动了所有的事情的发展,即使是知道,他们这样子做的话,聂倩倩可能是会是其中最受伤的那一个,只是,许鹤溪同时也十分清楚,要想让聂倩倩能够彻彻底底的放下自己和莫尚谦的感情,这一关是必须不得不过的。

    “不想理我啊?舍不得了?”

    “没有,只是觉得……”许鹤溪还没有说完,被周莉落打断说道“只是觉得我这样子做对聂倩倩太不公平了对不对?你要知道,没有什么是公平的,你要是想要一劳永逸的得到聂倩你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一步迟早是要迈出去的。”

    电话的另一头的许鹤溪不做声,周莉落接着说道:“不过,对于这件事情,我还是得跟你道歉,只是,既然这样了,我们都是同一条船上的人,互相保密是分内之事。”周莉落必须要要确定许鹤溪这边的情况,以防止他突然之间想不通把事情给捅出去,自己也好做好应对策略才是。

    “我知道了!”许鹤溪挂断了电话,拿起手机,手机通讯录的位置停在了聂倩倩的手机号上,却迟迟没有拨出去,按照聂倩倩的性格和她现在的心情状况,最不想要见到的人,应该就是自己吧?自己现在打过去,无非是让她更加的难过和不知所措而已,想了想,许鹤溪把电话放在一边,不予理会。

    聂倩倩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这里蹲了多久,可是是人若是心情感觉到失落,情绪感觉到麻木的时候,是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和酸痛的吧?大约快半个多小时了,或多或少的也都应该起来活动活动筋骨,可是除了在那里蹲在地上哭泣就是在一边呆呆的发愣,没有任何的其它的反应。

    终于,在身体的强烈抗议之下,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聂倩倩晕倒了过去,她朦朦胧胧之间,总觉得莫尚谦还在自己的身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