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无赖许鹤溪

    聂倩倩也是相当的无语了,这家伙到底是谁怎么想的?一个大男人坐在门口?这来往的邻居怎么看待自己?毕竟是家里只有自己很妈妈两个人,许鹤溪的这番架势,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过来讨债的呢?聂倩倩实在是不想给许鹤溪开门,但是没有办法,也总不能就让他在这里一直这样子坐下去吧?于是,百般无奈之中聂倩倩只好给许鹤溪打开了门儿。

    “喂,你什么意思啊?我表达的还不够清楚是不是,我说了,我不想见你,你赶快回去吧,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坐在这里讨债的呢?”聂倩倩打开门,有点儿无奈的看着坐在地上的许鹤溪说道。

    有时候,聂倩倩真心觉得这许鹤溪简直就像是一个幼稚到了家的孩子,做事情总是这么的不计后果,这一点倒是和莫尚谦完全不同,算了,聂倩倩在心中提醒自己,,还是别想了,莫尚谦那混蛋,早就伤透了自己的心,和自己没有一毛钱的关系了。

    虽然眼前的许鹤溪孩子气,但是,聂倩倩不难发现,许鹤溪锲而不舍的无论如何也要见到自己才肯罢休的样子,无非是因为担心自己会出事情罢了。

    不过事实也是如此,自从那天的事情过后,许鹤溪和周莉落通过了电话,得知这事情是周莉落故意设计的,心中的懊悔之意就油然而生,虽然,自己的心也是时时刻刻都想要得到聂倩倩的,但是,他确实是从来都没有想到过会是用这种方法来得到的,至少,在心中大多半,他还是希望自己能够用自己的真心,彻彻底底的赢得聂倩倩的心,而不是通过如此的非正常手段。

    许鹤溪见聂倩倩终于打开了门儿,心中的喜悦之情油然而生,看来,女人还都是心软的,她最终还是舍不得自己坐在地上着了凉,许鹤溪兴冲冲的从地上站了起来,为了防止聂倩倩后悔,绕过聂倩倩就进了房间里面说道:“你让我回去我就回去?我还就偏不了。”许鹤溪转身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耍无赖的说道。

    这是什么情况?聂倩倩还完全的没有反应过来,就看到许鹤溪转身就坐在了沙发上,还说出这样子的一番话?拜托,这人是没有搞清楚这里到底是谁的地盘儿么?还耍起无赖了?聂倩倩气哄哄的走了过去,站在许鹤溪的面前说道:“你快点儿给我出去,我要睡觉了。”

    “你大可睡你的觉就好了,我就在这里坐着,放心吧,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许鹤溪看着聂倩倩说道,这一圈儿看下去,许鹤溪发现不过是几天而已,聂倩倩好像就显得清瘦了不少,许鹤溪忍不住的皱了皱眉,看来,那天的事情,对于聂倩倩的影响还真的是挺大的,估计,是很久都没有什么胃口吃东西了吧。

    发现了许鹤溪在审视自己,聂倩倩多少觉得有点儿不自在,自从不上班儿了以后,辞职信也已经交上去了,还无心找工作,聂倩倩整天的生活就是生病和睡觉,自然也是没有时间打扮自己的,整天邋邋遢遢的穿着一个睡衣,游魂野鬼似的在家里晃来晃去,反正也没有人能够看的见,当然,许鹤溪仅仅就只是一个例外而已。

    “你看什么看?你知不知道,你是突然之间闯进女孩子的家的,这样子很不礼貌的?”

    “很不礼貌?没有啊,刚才明明就是你自己开的门儿啊,喂,聂倩倩,你说你是得有多不重视我,才能穿成这副鬼样子来见我啊?你看看你,黑眼圈,还有还有,你这头发有多长时间没有洗了?你这鬼样子,也就我看了能不被吓着,还好啊,没有其他的人看到。”许鹤溪站起身,从头到脚的评判着,一副嫌弃的不行了的样子。

    然而,事实却是,许鹤溪的心里比谁都心疼这样子的聂倩倩,一个女人,认真梳妆,认真对待生活的样子,这么快的就现实殆尽了,难道不是一件值得惋惜的事情?生活中的打击能够耗费掉一个人生活的热情,而感情上的打击,又何尝不是这样?

    聂倩倩被许鹤溪说的有点儿心虚,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和头发,心想,难不成自己现在的状态真的很狼狈?不过,再转念想想,自己也的确是好久都没有怎么认真的收拾过自己了,只不过,就这样子*裸的被嫌弃,聂倩倩是绝对不能够忍受的,刚好这一肚子气都没出撒呢?谁让他送上门儿来的,就受着吧。

    聂倩倩充好了气,昂首挺胸的说道:“哦?怎么样?你闯进我的家,站在还嫌弃起我来了?我告诉你,这是我的地盘儿,怎么舒服怎么来,要你管?难不成,你还希望我为了迎接你的到来去专门的做个spa,然后再去个什么美发沙龙?你想太多了吧,许大少爷。”

    聂倩倩步步紧逼,许鹤溪惶恐之下,一屁股摔倒在了沙发上,这女人还真的是不能惹的,不过,许鹤溪的目的达到了,很多的情绪,就是需要言语来发泄的,想必聂倩倩最近一个人闷在家,嘴巴也不愿意同人讲话,这样子下去,迟早会闷出心病来的,这样子生生气,骂骂自己,有点儿正常人的情绪或多或少来说都是好的。

    许鹤溪对于这个结果很满意,坐在沙发上,玩弄般的看着聂倩倩说道:“怎么样?骂了我之后,心情是不是感觉好多了?”

    “你这是什么逻辑啊?我没有被你气死算好了。你见过哪个女孩子因为别人嫌弃她而变得心情好的?你赶快给我起来,出去。”聂倩倩伸手便试图拉起来死躺在沙发上的许鹤溪,但是,许鹤溪几乎是纹丝不动的继续躺在沙发上的。

    “你是猪啊?这么重?”

    “但是我身材好啊。”许鹤溪一点儿不害臊的说道。

    “不过,你看看你,瘦成这个样子,想要拉起我,恐怕也是挺难的。”许鹤溪打量着聂倩倩说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