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流年那么伤

第02章 浴室纠缠

    她觉得有些尴尬,站在那里进退不得。

    只是一瞬,陆绍维便勾了勾唇,恢复了他商人的微笑,声音却是冷冷的:"傅小姐你还没走?"

    她的心又开始跳得厉害了,她低低地说:"我没说不愿意,你是我唯一的生路。"

    他又笑了,"这倒是实话,可是我说过了,不喜欢强人所难,你走吧。"

    傅莹心里涌上了一股寒意,她知道陆绍维这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也罢,谁叫她需要他呢?

    她看到他搁在浴缸边的手都攥紧了拳头,似是在隐忍什么,她想估计是觉得她有些讨厌。

    害怕他赶自己出去,索性心一横也豁出去了,她快迅地脱下了睡袍,像只鸭子般扑腾进了水里。

    浴缸很大,水有些深,因为浮力她有些站不稳,踉跄扑腾了几下,最后狼狈而本能的搂上了他的脖子。

    他似乎不太喜欢她的亲近,想要挣脱,几个来回过后,水溅得到处都是,她像个八爪鱼一样就是扒着他不放,他最后气得连眉头都皱了起来,沉着声音提醒她:"傅小姐,我们合同还没签。"

    她其实心里紧张极了,根本不敢看他,把脸埋在他的颈脖,低低地说:"我相信陆总一言既出,四马难追。"

    他说:"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一个正人君子。"

    她死皮赖脸地亲他,从脖子到下巴,"那为我做一次正人君子好不好?"

    他终于被她亲得不耐烦了,反客为主的按住她,声音已经带了情欲的沙哑:"看来有些事想收手都不可能了,这是你自找的。"

    话末,他一口含上了她的唇,长驱直入的汲取,他显然是吻技高手,唇齿缠绵间她就开始有些意乱情迷,渐渐他的吻越来越强势,不耐地啮咬有细微的疼,她搂他的脖子,有意的回应他。

    他似乎很是激动,胳膊一弯就把她打横抱了起来,她一惊,惊呼一声,他再次含上了她的吻辗转吮吸。

    意乱情迷间,她只觉背后一凉,激凌凌打了个冷颤,他把她放在洗脸台上,直直的看着她。

    他的眼睛有些红,傅莹突然有些害怕,心又开始急促的跳动,她低低的说:"我怕疼!"

    他怔了怔,似乎有些意外,旋即俯下身,略微冰凉的唇,带着火热的气息贴上了她的唇,含含糊糊地说了句:"我会轻点,别怕,不疼。"

    都说宁愿相信母猪会上树,也不能相信男人的甜言蜜语,这句话果然不假。

    她痛极了,像被人撕裂了般,痛得眼泪止不住的往外冒,而陆绍维这个大骗子,说好的轻点呢?她完全没感受到。

    太痛了,痛得她受不了,本能的想去推开他,手却被死死的握住,想开口,唇却被他死死堵住,白天的陆绍维衣冠楚楚风流倜傥,简称披着人皮的禽兽,现在陆绍维却连禽兽都不如。

    他似是不知餍足般,完全没有结束这场战斗的打算。

    不知做了多久,他将她翻过来,她的头几乎撞上了面盆的水龙头,如果现在有人告诉她和陆绍维有仇,她一定相信,简直被他往死里整。

    她觉得自己像块饼,被放在油锅里滋滋地煎,煎得她感觉五脏六腑都要碎了,到最后连哭都哭不出来了,只好哀哀地求他。

    可他根本停不下来,没完没了,动作越来越猛,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他才把她从浴室里拎出来,两人湿漉漉的倒在床单上,陆绍维再次压了上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