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流年那么伤

第10章 酒后调戏

    她是真的醉了,蹲在那里埋着头一晃一晃的,晃了一会儿干脆直接倒在地上睡了起来。

    迷迷糊糊刚睡着,人就被抱了起来,她抬了抬眼皮,见是陆绍维,便从他怀里缩了缩,伸手勾着她的脖子,带了几分调皮:"我就知道你是骗我的,我聪明吧。"

    陆绍维没好气的说:"不能喝就别逞强,真是讨厌。"

    她倒不乐意了:"你才讨厌,我是聪明。"

    他低笑了一声,不再理她,她见他又准备上车,又不乐意了,挣扎着就要从他怀里下来,"我不坐车,不要坐车。"

    他箍紧了她,强力的把她给塞了进去,"不坐车难道走回去?"

    她挣扎着就要去开车门,"我要走回去。"

    他无奈,只得把她箍在怀里紧紧抱着,"你喝醉了,睡吧。"

    陆绍维让司机把车窗留了一点缝隙,丝丝冷风吹进来,沁凉沁凉的,车内也感觉没有那么闷了,她闹了一会儿,似乎是累了,靠在他的怀里,小手在他胸前不停地画着圈圈。

    他拍掉她的手,没好气的说:"谁允许你到处乱摸的?"

    她低低的笑了笑,伸手圈住他的腰,喃喃地开口:"陆绍维,真的谢谢你,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愿意帮助我,虽然说得搭上我自己,可我不后悔。"

    他只轻轻拍了拍她的背,"你醉了,睡吧。"

    她摇了摇头,"我才没醉,只是有点晕而己,我说的是真的,伱别不信,当初我找了那么多人,真的都已经绝望了,所以我不后悔。"

    他看着她,沉默了好久,才说:"但愿你以后也这这样想。"

    她似乎没听清楚,仰着脑袋含含糊糊的问:"你说什么?你大点声,我听不见。"

    他看着她,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讥诮,眼神里似乎有一种波涛汹涌的恨意,只是一瞬便隐去,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按着她的脑袋贴在自己的胸前,"睡吧!"

    她只老实的靠了几秒,突然就冲了起来,伸手就勾住他的脖子吻了上去,她的吻技很生疏,说是吻更像是狗在啃。

    他被了啃了一脸的囗水,皱着眉头按着她的脑袋强行给压了下去,轻叱道:"别闹。"

    她不依,挣扎着就要爬起来亲他,双手还不安份的在他身上到处点火,几个来回下来,他的衣服都被扯得乱糟糟的,脸上也被她亲了一脸的口水。

    连司机老马都忍不住笑出了声,估计是从没见过陆绍维吃过亏,还是这种亏,透过后视镜见陆绍维脸都气红了,又只得强行忍着,只有他那不停抖动的双肩才出卖了他还是一直在笑。

    陆绍维脸都红了,不过不是气红的,是憋红的,对着喝醉了的她,他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把一腔怒气全撒老马身上:"老马你快点开,还想不想干了。"

    没等老马开到家时,她就又睡觉了,车刚停好,陆绍维抱着她就急冲冲地上楼径直走进了卧室,把她往床上用力一扔,随即就压了下去。

    她一惊,刚睁眼,眼前就是陆绍维一张放大的俊脸,皱着眉头,眼睛红红的,像头暗夜里饥饿的猛兽。

    她傻呼呼地伸手拍了拍他的脸,然后顺手一挥,喃喃地说:"别闹,我要睡觉。"

    他沉着脸扳过她的脸,恶狠狠地说:"不闹?来不及了。"

    话音刚落就一口咬在了她的脖子上,她还没来得及痛呼,嘴就被他含住,疯狂地吻了起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