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流年那么伤

第12章 闺蜜变仇人

    这场冬雨一下下了十来天,傅莹下雨天不喜欢出门,公司已经彻底转给了陆绍维,所以她现在乐得清闲,每天宅在家里养尊处优,不是吃就是睡。

    晚上洗完澡坐在梳妆台前拍护肤水的时候,看着镜中的自己,她随口说了句:"哎,天天吃了睡,睡了吃,我都长胖了,明天开始得减肥了。"

    陆绍维懒懒的靠在床头,听她这样说,笑了笑,埋汰道:"都成竹杆了还减肥,太瘦了不好,抱着硌得慌,你现在这样挺好,再长点也能接受。"

    跟他时间久了,两人的话语也多了起来,她说些什么,他偶尔也会接几句,甚至有时还会花点耐心替她分析分析。

    比如现在她说:"哎,我今天量了,长了2斤,照这个速度下去,再过几个月就得变肥婆了。"

    他若有所思的打量了一番,一本正经的说:"经过我每晚的研究,你的那2斤肉都长在了该长的地方,别担心。"

    她开始没懂,却见他一脸的坏笑,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起身扑过去就要咬他,他顺势将她一带便把她按倒在床上,"我现在帮你研究研究瘦了还是胖了。"

    这一觉睡到大天亮才醒,窗帘密闭四合,周围很安静,她翻了翻摸了摸旁边,空空的,床上已经没有陆绍维的任何气息。

    她在床上眠了好一会儿,才伸手摸过手机看了看,已经9点了。

    出门后她先去看了母亲,自从傅建国出事后,谢娟受了很大的打击,身体也一直不错,脑子有时清醒有时糊涂,所以一直住在疗养院里。

    到的时候谢娟正在午休,医生说谢娟的脑子越来越糊涂了,以前很多的事情都记不住,有时又会搞混,反正情况时而好时而坏。

    她坐了很久,母亲也没有醒来,看样子睡得很熟也很安详,她并不在乎母亲记起或忘记,或许有时候,忘记也是一种很不错方式。

    所以她临走时告诉主治医生:"我只希望妈妈开心就好,其余的,不用过于免强。"

    医生告诉她疗养费该交了,她才想了起来,身上又没带这么多钱,又想起陆绍维上次给过她一张黑卡,这下正好派上了用场。

    说起这张卡,还得从她的穿衣品味说起,陆绍维总说她的穿衣品味差,让她换种风格穿,可陆绍维所谓的"风格"贵得离谱,她可舍不得花那钱,于是只好叫穷:"我感觉我这风格挺好的,你那风格太让人伤心伤肝了。"

    他说:"走我的风格,肯定是用我的卡签单,你一定不会伤心伤肝。"

    于是医院出来后,她就真的去换风格去了。

    她将车开到上次和陆绍维一起去的"伊色",一进门,女店员就笑嘻嘻的迎了上来,"傅小姐,今天想看点什么呢?"

    她诧异:"你认识我?"

    女店员笑吟吟的:"上次您有陆先生一起来过。"

    像这种店子,专做名人的生意,所以最关注上流社会的动态,识人那肯定也是一流的,她一想明白,也就不以为然了。

    她说:"我只来过一次你都能记住,记性真好。"

    女店员奉承:"像您这样年轻漂亮,给人的印象就特别地深刻。"

    "你真客气!"她笑了笑,"陆先生是你们这儿的老顾客了吧?"

    女店员一直保持着职业微笑:"是的,他是我们这儿的顶级VIP。"

    她又笑了笑,"是吗?他一个大男人是女装的顶级VIP,想来也是会经常光顾你们了。"

    女店员愣了一下,连忙接话:"陆先生是我们这儿的第二大股东,以前陆先生从来没有来过,上次和你也是第一次来。"

    她突然觉得有些尴尬,干笑了几声,随便捡了两件衣服就钻进了试衣间。

    试了几件衣服合身,看了看价格,很贵,掉牌上的一连串数字突然让她有种幸灾乐祸的高兴。

    她将卡交给女店员去刷,女店员笑着说:"陆先生是会员,我们给您打个八折。"

    她说:"不用打折,就按原价刷吧。"

    虽然明知陆绍维不可能伤心伤肝,但那也想做一次那个把几位富豪刷破产的"章小姐",体验一把败家娘们的快活。

    等店员刷完卡,刚走出"伊色"就撞了人,她连声说:"对不起,对不起??"抬头一看,犹如晴天霹雳,整个人就傻在了那里。

    李晓梦刚想斥责,见到是她,也是一怔,半天忘了反应。

    她觉得这辈子都不会在见到李晓梦,至少不会在这个城市看见她,她觉得像李晓梦这种十恶不赦的罪人,应该没脸再出来见人。

    仿佛世界静止了,身边所有的一切都是模糊的,唯一清晰的,只有她和李晓梦,而她没有动,李晓梦也没有动,她在街道的十字路口,寒风从四面八方毫不留情的向她袭来。

    旁边的信号灯不停地闪烁,她的心也在不停地跳动,定不下来,她正在迟疑,李晓梦却已经改变了主意,她似乎已经恢复了平静,向她走近了两步,低声说:"愿意一起喝杯下午茶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