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流年那么伤

第14章 是恨还是爱

    半夜的时候,她被晚归的车灯惊醒,她忘记拉窗帘,车子停在喷泉前面,雪亮的灯柱正好反射在她屋子的窗户上,于是她就醒了。

    房间很暗,外面花园出奇的安静,果然很快就听到楼下有细微关门声。

    傅莹睡在床上没有动,走廊里都铺了地毯,听不见任何脚步声,但她知道正朝这边走来。

    房门轻轻被打开,陆绍维走了进来,但他并没有进卧室,而是坐在了外厅的沙发上,也不说话,也不动弹。

    他没有开灯,房间里很暗,也很静,她等了好一会儿也没见他进去,心里生了疑惑,披上睡袍走了出去。

    走近了才闻到他身上的酒气,连忙说:"怎么喝了这么多?"

    "没喝多少。"他的声音闷闷的,不太高兴似的,陆绍维很注重养身,她从来没有见他喝这么多酒,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想起以前父亲喝醉酒母亲都会泡一壶茶给父亲解酒,便说:"我去泡壶茶给你。"一边说,一边就去开灯。

    "关上!"他突如其来一声大喝,吓得她不由一声惊呼,连忙把灯关上。

    幽幽的房间里,两个人都僵在了那里,仿佛石化了般。

    她跟陆绍维有段日子了,从来没有见他这样失态过,她站在那左右不是,最后还是慢慢走了过去,轻轻抱住他,问:"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她感觉到他的身子突然间绷得很紧,他拿掉她的手,声音很沉:"去睡吧,不用管我。"

    她有些尴尬,怔了怔,最后,转身:"我去给你放洗澡水吧。"

    他却突然一下子抓住她的手,将她一扯就拉到怀里去,紧紧箍着,轻轻唤了声:"傅莹"随即吻上了她的唇。

    他箍得太紧,有些痛,她挣了挣,想说话,他却不给她一丝空隙,吻得越发疯狂,感觉到她的挣扎,他便箍得更紧,生怕一松开,她就不见了。

    他吻了一会儿渐渐往下游移,她得了空隙开口:"箍疼我了。"

    听她这样说,他才松了松,搂着她的腰把她往沙发上捺,一边吻一边开始解她的睡袍,她说:"我先去放水你洗澡。"

    他也不理,固执地把她剥了个精光,她知道他肯定是醉了,因为他什么防备都没做,她阻止他,提醒:"东西还没?"

    他猛然停了下来,支着身子看着她,黑暗中他的眼睛很晶亮,可她却觉得那里面有可以灼痛眼睛的情绪,是悲伤,还有仇恨。

    她突然心里有种说不上来的慌乱,抬手轻轻扯了扯他的衣角,低低的唤了一声:"绍维。"

    猛然间,他似入魔般,疯狂的开始吻她,完全的不管不顾,与其说是吻,倒不如说是咬。

    他的吻所到之处都激起她一阵战栗,仿佛要把她生吞活剥,拆吃入腹。

    "你真是喝多了。"她挣着,"放手我先去给你放水洗澡。"

    他不肯听,动作越来越蛮横,她惊慌起来,叫着他的名字:"陆紹维,你发什么酒疯。"

    他反正不说话,两个人扭成一团,一个不小心她就从沙发上摔下去,她的头正好撞在茶几角上,一下子疼得眼前一黑,她"哎哟"了一声,他才总算是放开了手。

    她用手按着头,有些生气,他却笑了,拉手拉起她坐在沙发上,从背后搂住她,双手圈住她的脖子,将下巴抵在她的头上,"真撞着了?"

    她轻轻挣了挣,说:"真是喝多了,去洗澡吧,一身酒气熏得我都要醉了。"

    他笑着,身体也因为这笑而颤动着,不知为什么,他今晚的笑声总让她觉得胆寒,她突然有些害怕:"干嘛笑?"

    而他圈着她脖子的手渐渐往上移,越收越拢,最后掐住了她的颈子:"你这瘦的,恐怕我一用力就掐断了吧。"

    她的呼吸艰难起来:"太紧了,弄疼我了,快松开。"

    他一下松开了手,笑了笑,笑声不似刚才那般让人毛骨悚然,又恢复了明亮:"得多吃点,太瘦了。"

    她转过身,推着起身,"快去洗澡睡觉吧,已经很晚了,明天还要上班。"

    他笑着不动,搂过她箍在怀里,头埋在她的颈窝,声音有些含糊:"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她听不清楚,只以为他是在胡乱的说着醉话,催促着他快些去洗澡。

    他抱了还好久才放开她,打趣她:"好吧,知道你等不及了,我马上就去。"一边说一边解着扣子,解到一半倒像是想起什么来,手停了停,望了她一眼,但仍旧脱了衣服去洗澡。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