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流年那么伤

第15章 小三竟然是她

    傅莹想起白天买衣服的事,觉得应该给陆绍维说一声,她连忙起来跟在他身后,说:"陆绍维,我白天买衣服花你钱了。"

    他回头看了她一眼,笑了笑:"我知道。"

    "你知道我去买衣服了?"她微微有些诧异。

    他似乎顿了顿,说:"来了信息,我猜肯定是去买衣服。"

    她轻轻"哦"了声,却见他一脸笑意的倚在浴室门边,看着她说:"要跟我一起洗?"

    她嗔道:"谁要跟你一起。"

    他说:"我要跟你一起。"

    她说:"真是喝多了。"

    他笑了笑,"我好像是多喝了点。"转身进了浴室。

    傅莹见他换下的衣服胡乱扔在沙发上,于是又走过去,一件一件地拿起来,预备放到洗衣房明天俑人来了洗。

    最后拿到觉得白衬衫的时候,恍然间看见衣领上印着一抹红痕,凑近一瞧才认出原来是唇印。

    她突然心上某处像被针扎了一下,生疼生疼的,抓着衬衫的手也越攥越紧,脑子里嗡嗡的,心里也空荡荡的,像个傻子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陆绍维已经从浴室出来了,因洗过头,头发吹成了半干,软软的搭在额前,倒有几分阳光大男孩的样子。

    他说:"家里的洗头水没有,明天记得买。"

    他的目光凝视着她的眼,倒仿佛要将她看穿一样,她心里酸酸的,很难受,眼睛里也有淡淡的水雾,却怕他瞧出来,极力隐忍着,低下头去,声音很轻:"我明天去买。"

    傅莹心里清楚,她和陆绍维之间本就是交易,她不是他的谁,只是一个床伴而已,所以她没有资格去质问,去生气。

    他听她口气如常,倒似不高兴的样子,声音淡淡的:"睡觉吧。"

    她又轻轻应了一声,但却没动,他看了她一眼,没再说什么,率先走向了房间。

    傅莹心里难过,只是一直极力隐忍,看着他的背影,终于忍不住,眼泪悄悄地流了下来,又冰又凉,落入唇边,苦涩如黄连一样。

    不曾想他走到门口却突然回过头来,她怔了怔,连忙低下头去。

    但他还是看见了,却突然笑了起来,心情大好般走回来,问:"怎么了?"

    她咬着唇不答话,只是胡乱地摇了摇头,忙抬起手来抹掉眼泪。

    他牵起她的手,从她手中拿掉被攥得皱巴巴的衬衫,轻声说:"傻子!晚上应酬,几个人非要打赌,输了就得将口红抹到衣领上,结果我输了。"

    她仍是低着头,声音嗡嗡的:"你这么能干也会输,莫不是故意想输,好一亲美女芳泽,结果人家嫌弃你,勉强亲在了衣领上。"

    他大笑起来,"美女嫌没嫌弃我,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家的醋坛打翻了。"

    她急道:"我才没吃醋。"

    他拉着她向卧室走,声音里是藏不住的笑意:"我说是我家的醋坛。"

    她亦步亦趋的跟着,"我也说的是醋。"可嘴角就是忍不住的上扬,就是想笑。

    今天天气不错,她打算去疗养院看母亲,从超市出来,刺骨的寒风呼呼的往衣服里灌,她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龟缩着脑袋往停车的方向跑。

    无意间却飘到对面马路上,那辆正缓缓停下的迈巴赫,正是陆绍维的车。

    她正想上前,车门就打开了,陆绍维从车上下来,紧接着另一边后排座的门也开了,一个身穿黑色大衣的女人从车内下来,光是背影就可以看出是一位大美人。

    陆绍维似乎跟老马交了待了几句,然后走向了女人,微笑着,似乎在谈什么很愉快的话题。

    女人挽上了陆绍维的胳膊,两人向旁边的一家高档西餐厅走去。

    她正在猜想会是一个怎样的女人,女人就转过了头,她瞬间惊得瞪大眼睛,简直不敢相信,那个女人竟然是李晓梦。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