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流年那么伤

第16章 真相何其残忍

    她想不明白,为什么李晓梦会认识陆绍维,认识也不奇怪,为什么看起来关系如此亲密。

    她胡乱的猜想着一个又一个的可能,最终,所以的可能都被打败,心里有一个可怕的念头直往上冒,压都压不住。

    仿佛全身的力气瞬间全被抽走般,她无力地蹲了下去,最后连蹲着的力气也猛然尽失,只跌坐在地上。

    手上的东西洒了一地,她也恍若不知,像个傻子一样,僵坐在那里,嘴里喃喃地重复:"陆绍维,李晓梦,陆绍维,李晓梦??"

    脑海里突然划过上次和李晓梦在咖啡馆的对话,她突然似魔怔了般大笑起来,脸上却早已是泪流满面。

    "李晓梦,原来你爱的男人就是陆绍维,是陆绍维?傅莹啊,傅莹,是陆绍维啊?"

    八二年的红酒,后劲自然醇厚,路上的时候陆绍维就觉得酒意沉沉,头昏脑胀。

    回到家中,卧室里黑沉沉,没有开灯,他在门边摸了半天才摸到了开关,这才瞧见她木偶似的坐在外厅的沙发上一动不动,仿佛像是在那里坐了一百年似的。

    他走过去,坐在她旁边,问:"怎么不开灯?"

    她仍是麻木地坐在那儿,声音很平静:"你今天很开心吧!"

    他伸手搂了搂她,她却真的似僵了般,丝毫不动,他索性就靠在了她身,手指把玩着她的几缕长发,"算是吧。"

    她终于动了动,转动身看着他,就那样一动不动的看着他,问:"陆绍维,你爱过我吗?"

    他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声音闷闷,不太高兴似的,"你怎么了?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哦"她吸了口气,自言自语说:"我刚才问错了,我怎么能问这个问题呢?我怎么可以问这个问题呢?"

    他疑惑的看着她,他的脸显少出现这种表情,事情从来都在他控制的范围内,没有什么是他不能理解的,显然他不喜欢这种感觉,皱着眉头问:"你到底怎么了?"

    良久,她终于抬起头逼视着他,声音里有一股彻骨的寒意:"陆绍维?李晓梦?是一伙的。"

    他脸上的表情瞬间僵了僵,看着她沉默了好久,最后无声的笑了笑:"对,只是可怜你现在才知道,不过我也打算着是时候让你知道了。"

    她只感觉一股彻骨的寒意直从脚底心往上钻,声音嗡嗡的:"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却笑了,"傅莹,你问我爱过你没有,我现在可以告诉你,我从来没有爱过你,确切的说,我对你们傅家的人只有恨,犹其是你爸,真是死有余辜。"说到这里他似乎很解气。

    她终于怒了,抓住他的衣服吼道:"我爸到底做了什么,让你这样花心思来算计。"

    见她如此,他似心情很好般,抬手温柔的抚了抚她额前的碎发,不怒反笑:"我差点忘了,你还不知道你爸的罪恶,也对,你那些还小,只有三岁,我那时八岁了,还抱过你呢,你小时候真是可爱,我还老缠着我爸说长大了要娶你当小媳妇儿。"

    他突然眯起了眼睛,脸色瞬间暗沉,"是你爸买通我爸公司高层,逼得我爸在股东大会上吐血身亡,所以,我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己。"

    她几近崩溃的大吼:"陆绍维?"

    他打断她的话:"怎么,想杀了我吗?"他微笑着,"傻瓜,你爱我,你说伱爸要是知道公司被我吞了,连女儿也被我睡了,他会不会气得活过来,然后哭着喊他输得真惨,于是再跳一次。"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