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流年那么伤

第18章 断送一生憔悴,只消几个黄昏

    她惊恐的挣扎着,可是不是他的对手,眼泪刷刷流下来,她呜咽:"陆绍维,我恨你!"

    陆绍维双手抓住她上衣的领口,左右用力一分,衣服瞬间被扯烂,露出她一片雪白的酥胸,洁白的蕾丝花边乳罩紧紧包裹着尖挺的乳房,雪白的乳沟清晰可见,他伸手抓住她的乳罩作势欲拉。她抓住他的手推开他。

    "你不要碰我,我恶心。"这句话似乎激怒了他,抬手就给了她一耳光。

    她几乎都被打懵了,还没反应过来,他就快迅扯掉了她的裤子,双手抬起她的腿,毫无前奏的进入了她的身体。

    陆绍维似疯了般,拼的折磨她,她想到父亲,只觉得屈辱愤恨,拼命的反抗,可她与他的力气终究悬殊太大,她最后只有筋疲力尽的败下阵来。

    痛,浑身都痛,甚至比第一次还要痛,他恶狠狠地咬着她的嘴唇,咬得她痛极,她也把他的唇咬破了,又腥又涩的血流到牙齿里,让她觉得恶心。

    两人就像是沙漠上两饿饥的狼,怨毒的看着对方,然后拼命厮杀,你死我活。

    她一直哭到了大半夜,浑身都让他捏得到处都是淤青,到最后嗓子都哭哑了,哭到精疲力竭,连痛都感觉不到了。

    陆绍维发泄完他的怒气后就走掉了,剩了她在那里,耳边还久久回荡着他的话:"以后别在让我看见你。"

    房间里乱得像打过仗一样,靠枕衣服扔了一地,到处都是乱七八糟的纠结着,就像她此时痛楚揪起的一颗心。

    她躺在沙发上了无生气,脑子乱极了,一直想她该怎么办?她要怎么办?想到最后只是一片空白。

    天快亮的时候,她才终于动了动,抬手擦拭着眼泪,麻木地起身,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结果发现什么都是陆绍维的钱买的,自己不知不觉中,竟已经活成了陆绍维想要的样子,多么可笑,又是多么的可悲。

    最后她索性将箱子一扔,只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走出了别墅。

    现在是凌晨五点多钟,整个城市还在酣甜的睡梦中,这里又是别墅区,现在这个时候根本没有计程车,她只能徒步朝前走。

    脸上的泪水已经干涸,冷风割过来,生疼生疼的,疼得眼泪又忍不住往下掉,一边走,一边哭。

    "傅莹,你真是没出息。"她埋怨着自己,却怎么也忍不住。

    冰凉的水无情的打在脸上,一滴,两滴,三滴,只是一瞬间,便大雨如注,而她只能急急奔走于大雨中,冰冷的液体不断地从脸颊滑落。

    她正好借此安慰自己,"是雨水罢了,怎么会为一个这么狠心的男人哭泣呢,是雨水罢了。"

    不知走了多久,周围渐渐开始热闹一些,街上有稀稀拉拉的计程车穿梭。

    因为淋雨的原因,她感觉头巨痛,耳朵也一直嗡嗡的,眼前似乎也有些恍惚,踉跄的站在马路边,恍惚间似乎有辆车向她驶来,她本来的挥了挥手,就在汽车快要接近时,一阵天旋地转,她只觉眼前一黑,脑中嗡的一响,便软软倒下去,人事不知。

    断送一生憔悴,只消几个黄昏。

    窗户早蒙了一层薄雾,清晨的阳光极力的想穿透薄雾射进来,病房中静极了,空气仿佛凝固了一样,只留一片死寂。

    傅莹一直凝视着点滴管中的药水,一滴,两滴,三滴??

    走廊上传来了脚步声,有人推门进来,她看了一眼,是迟哲。

    早晨她醒来,小护士告诉她是一位迟先生送她来的医院,果然是迟哲。

    迟哲匆匆走向她,显得有些激动,"阿莹,你终于醒了。"他摸了摸她的额头,关心的问:"还有没觉得哪里不舒服?"

    她张了张嘴,想说话,却只能发出哑哑的声音,喉咙干得直发痛。

    迟哲连忙倒了一杯温水,轻轻地扶起她靠在枕头上,小心翼翼地喂她喝水,"慢些喝,小心呛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