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流年那么伤

第19章 劫后余生

    她的目光虚虚的从他脸上掠过,过了好一会儿才微弱的说了句:"谢谢你!"

    他似乎低低的叹息了一声,又似乎没有,他说:"阿莹,我不知道你和陆先生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你晕迷的这两天每晚都会做恶梦,有时还会大哭,但不管怎样,也不能这么折磨自己的身体,当时我在马路边遇上你,送到医院都快41度了,我真怕??"

    她靠着床头,闭上眼睛,沉默了好一会儿,声音又哑又小,低不可闻:"我饿了,有吃的吗?"

    迟哲见她不愿提起,便也不再多说,连忙笑着说:"我刚买的粥,一到医院小护士就说你醒了,正好,来,我喂你。"

    她这才发现,床头柜上果然放着一盒粥。

    窗户开了一个小口子,一缕清风带着阳光的温度钻了进来,因为冬天的缘故,仍是凉凉的,或许是风刚好迷了眼,有些想流眼泪,她抬头看了看天花板,才轻轻的应了声:"好。"

    又在医院住了几日,迟哲每天下班都会来医院照顾她,晚上也将着旁边的陪护床睡下。

    这几日她也觉得人好了很多,迟哲来的时候她总说:"你这么忙,不用每天都来的。"

    他总是笑笑,"我没什么事,不忙,你一个人在医院我也不放心。"

    他给她讲笑话,讲他公司每天发生的趣事,也会陪她一起打游戏,直到她说累了,他才说:"累了就休息,我在旁边陪你。"

    我终是拗不过他,便也不再多说,然而等她刚一睡下,他又会立马打开电脑,工作到很晚。

    出院的那天,迟哲来接她,先给了她一大捧谷中百合,才微微一笑:"今天气色真不错。"

    "谢谢!"傅莹接过了花,司机早替他们打开了车门,上车后,他才问:"送你去哪儿?"

    她笑了笑,说:"回老屋。"

    他说:"那里有些陈旧了,要不我替你安排新的住处?"

    百合的馥郁芳香萦绕在车内,她低头凑近闻了闻才说:"这花真香!"

    他无奈的摇了摇头,低笑一声:"好吧,你还是这么犟。"

    她说:"住院费都欠了你这么多,可不敢再欠了,多了我怕还不上。"停了停?充,"不过住院费我会尽快还你的。"

    前座椅背上插了一份财经报纸,她一面说,一面顺手抽出来翻看,一翻过来,正好是社会版,大红套花边的标题,中间陆绍维三个字醒目得一眼就看见了,清清楚楚七个大字,陆绍维神秘女友,还配了几张照片,写到昨日记者偶然拍到陆绍维与一神秘女子,深夜双双进入一家大酒店,神色亲昵云云,而这新秘女子正是李晓梦。

    迟哲也看到了,忙不动声色的抢过她手中的报纸,开着玩笑:"瞧你说的,好歹也是老同学一场,不过你真敢赖帐,我也是会追债的。"

    她笑了笑,头靠着椅背,说:"我眯一会儿,到了叫我。"

    老屋久不住人,家具上都蒙了一层薄薄的灰层,她收拾了一翻后,额头竟也累出了涔涔细汗,伸了个懒腰倒在床上,屋子里也静了下来,只余下她微微有些低喘的呼吸声。

    这一静下来,她脑子里不由就想起刚才那份报纸,陆绍维做事向来低调,他的公关团队又是一流,他不默许,哪家报社能发得出来。

    这也对,确实符合陆绍维的为人,无非就是想再羞辱她一次而已,她才不在乎,一点也不在乎,可泪水不知什么时候,早已把枕头浸湿了一大片,她自嘲的笑了笑:"祝你们幸福。"

    不知道哭了多久,或许是哭累了,她渐渐地睡了过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