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流年那么伤

第22章 再见陆绍维

    山庄的后院竟有一处喷泉,喷泉池的后面栽了许多花草,傅莹对花草没什么研究,叫不出是啥名儿,只觉得美丽极了。

    花的馥郁芳香弥漫在空气中,她不由得深吸几口,咧开嘴角微笑:"真真是一种享受!"

    身后响起脚步声,她不由得回头一看,脸上的笑顿时都僵住了。

    自从一年前,她是再也没有见过陆绍维了,甚至连杂志电视上都再没出现过,现在看他向她走来,路灯的光打下来,映得他朦朦胧胧的,令他整个人都裹在一层淡淡的暗色里。

    仿佛像是无数次的梦境里,他也总是这样风度翩翩地朝她走来,然后当她快要抓住他的时候,又消失不见了。

    她想自己肯定又是再做梦了,今天所有的一切,或许都只是自己做的一个梦而已。

    直到他的声音在她的耳朵边响起,她才猛然惊醒过来,确实这并不是梦,背心,手心早已浸出了涔涔冷汗。

    "傅小姐。"他开口,语气平和的听不喜怒,"好久不见,还记得我吗?"

    还记得吗?当然记得,只怕是他化成灰,她也记得吧。

    她只觉得心跳得极快,仿佛快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般,手心里的湿意也越来越重,她只想掉头就走,可是她不能,凭什么她要逃跑,错的又不是她。

    对,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就是个陆绍维,她心一横,突然有了勇气,就当以前不认识他好了。

    她礼貌的笑了笑,十分客气:"你好,陆先生。"

    只听他笑了笑:"还好你还记得我,我还怕你说不认识我呢"

    她也笑,语气却是满满的疏离,"金融巨子陆绍维,怕没几人不认识吧。"

    陆绍维终于从阴影中走了出来,仍是她印象里的风流倜傥,灯光照在他的脸上,眉目并不十分清楚,但目光仍旧锐利如斯,他说道:"原来只是因为这个呀。"

    她怎能趁他的意,他无非是想让她痛苦,她怎么能如他的意。

    她一笑,佯装不明,"那陆先生觉得是因为什么?"

    他凑近她,她下意识地往后退,他却一把箍住她的头,猝然地就吻了上去,他似乎也喝了不少酒,灼热的吻依旧霸道,带着吞噬一切的疯狂,仿佛这个吻等了好久好久。

    她只觉得呼吸一窒,唇上的吻仿佛能夺去一切思维,只剩下惊恐的空白。

    他不耐地啮咬有些疼,她才猛然惊醒挣扎起来,他却越箍越紧,吻得更深,她只觉得都快不能呼吸,慌乱中她扬手就抓在了他的脸上。

    他"呀"了一声,终于才停了下来,却仍是抱着她没有放手,这一番戏码演下来,两人都有些喘。

    她又惊又怒,一颗心像是要跳出来了,愤愤地盯着他,说:"陆先生,请你自重,我男朋友就在外面。"

    他看着她沉默,过了片刻才开口,"男朋友,呵,男朋友。"

    她吃力的呼吸着,背心里的衣裳汗湿了,夜风吹来瑟瑟发寒,她说:"请你放开。"

    陆绍维只是沉默,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终究没有开口,却是一把搂过她箍着,将头抵在她颈窝,不说也不动。

    她的声音很冷,就似着冬季夜晚的风,让人生寒,她说:"陆绍维,你这算什么?"

    他终于放开了她,声音也冷到了极点,"傅莹,你真行。"

    陆绍维终于走了,别墅里的声音声,一阵一阵地传过来,傅莹却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孤零零在这里,里头的人闹也好,笑也好,似乎都是另一个世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