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流年那么伤

第23章 终是徒劳一场

    她不明白陆绍维为什么会这样,她贪心地想,或许陆绍维内心里也和自己一样,是爱的,可那又怎样,终究只能是仇人,他不会忘,她也忘不了。

    她心里的苦意涌上来,仿佛像喝了黄连熬的汤,一直苦到了五脏六腑里去,苦得她眼里一阵阵发热,她曾以为自己真的忘记了,以为自己真的可以不再在乎,可当见到他的那一刻,她才知道,原来这一年的所有努力,终是徒劳一场。

    曾经的事让她以为眼泪已经流干了,以为自己再也不会哭了,可现在,她真的好想痛哭一场,心里太多的压抑,太多的情绪,仿佛都快要把身体挤爆了。

    可她不能哭,也不允许自己哭,她极力地隐忍着,好在已经习惯了忍耐,再苦再难她也都忍过来了,现在也一样可以忍下去,站在那里吹了好一会儿风,才慢慢走进了别墅。

    她刻意四下望了望,没有了陆绍维的影子,估计已经走了,迟哲正和市长聊得开心,见到了她,于是问:"你到哪去儿?这半天没见你,正想去找你呢。"

    她笑了笑,说:"刚才出去透透气,结果景色太美了,就多待了一会儿。"

    市长见他们俩说贴己话,笑着打了声招呼就走开了。

    迟哲见她脸色不太好,他刚才也看见了陆绍维,猜想她或许也看见,问:"阿莹,脸色这么差,是哪里不舒服吗?"

    她吸了口气,才低声道:"我刚才遇见陆绍维了。"

    迟哲问忙:"没事吧?"。

    她笑了笑:"能有什么事,我和他早就没有什么事了,别担心,只是打了招呼而已。"

    迟哲"哦"了一声,却又叫她说:"我可能刚才喝了点酒,又吹了风,现在头有些晕,我想先回家了。"

    他不禁握了握她的手,"怎么手这么凉,身体本来就不好,还吹这么久的冷风,走吧,我送你。"

    她很自然地抽回了手,说:"我自己回去吧,你还有正事没办。"

    他说:"事情已经谈好了,走吧,我送你,这里也不好打车。"

    她抬头看了他一眼,也没再推辞,她知道推辞也没用,迟哲的心思,她不傻,自然知道,可是,却怎么也说服不了自己去接受他,并不是因为曾经的被叛,而是,她的心里已经容不下别人了。

    下了车还得走十来分钟,这一大片都是老式的居民楼,路两旁有不少小店小饭馆,现在时辰不算晚,好多小铺子都开着,给这冷清的夜晚增添了几分烟火气。

    越走近小区门口,渐渐安静下来,路上没有行人,风吹得树叶沙沙作响,而这沙沙的响声里还夹杂着皮鞋踢踏的脚步声,很轻,但在这安静的夜色下,她仍是听见了。

    她突然有些害怕,脑子里自动就放映着鬼片,越往这方面想就越怕,只觉手心,背心直冒冷汗。

    她加快了脚步,而身后的脚步声也快了起来,跟在她身后亦步亦趋。

    她想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忍不住转过身来,花坛边的阴影里,忽然有小小的一芒红星弹落出来,是烟头,就像颗流星,转瞬即逝,落入旁边有些破旧的垃圾桶里。

    而树阴里很明显是一个人,她猛地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就喊了出来:"是谁在哪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