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流年那么伤

第25章 我是你的仇人

    他恶狠狠地说:"疯子也是被逼疯的。"

    她气极反笑:"真够不要脸的,诬陷也讲点实际的。"

    也不知他是真醉了还是怎样,竟似孩子说气话般:"我说是你就是你。"

    她不想与他纠缠,只是冷冷地说:"放开我,我要回家了。"

    陆绍维没有放开她,却是沉默了片刻,抓起她的手就往马路边走,她没想到他突然这样,被他一拉险些摔倒,却又被他扶住,半抱半拖地向前走。

    "你干什么?放开我。"她用力地挣扎着向后一缩,他却用力一夺,她立不住脚,趔趄向前栽去,他就顺势揽住她的腰,转瞬,她只觉得身子一轻,就被他拦腰抱了起来。

    她大怒,"陆绍维,你到底要干什么?再不放开,我叫救命了。"

    他紧抿着唇一言不发,可手上的力道却是重了几分,死死箍着她大步走向马路。

    老马远远的就看见了他们连忙下车替他们打开车,陆绍维将她往车上一扔,她的头正好撞在车椽上,还没等她坐起来,车子便已经启动了。

    她按着头,气冲冲的对他吼:"停车,你要下车。"

    他不理,她一气就伸手要去开车门,他却比她还快,将她一拉又给箍进了怀里。

    他的眼睛很红,额头上青筋蹦起,俯下头凑到她的耳朵边,咬牙切齿:"你再闹,信不信我现在就办了你。"

    她抬起头来瞪他,"你真是醉得不轻,看清楚我是谁,我是你杀父仇人的女儿,是你最讨厌的人。

    他不答话,或许是怕她又干疯事,只是紧紧地箍住她,良久,他才开口,声音里竟难得的有一丝疲惫,"我怕是只有现在才是最清醒的。"

    车子走了许久许久才停,一停下来,老马就连忙下车替他们打开车门,这才发现原来陆绍维竟然带她来到了别墅。

    他先下车,然后转身伸出手来,她只觉得背心里的衣裳已经全汗湿了,坐在车上瞪着他,一动不动,像尊石像一样。

    陆绍维执意地伸着手,她仍是不动,质问:"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我要回家。"

    他似有不耐,皱了皱眉,索性一把拽她下来,车内一直打着暖气,突然一下车,冷得她不由得瑟缩了一下,他就势将她搂得更紧,半拖半抱的拖进了屋里。

    只听见门"啪"的一声关上,他将她抵在门上,灼热的吻密密麻麻地烙在她唇上,烙在脸上,烙在颈中。

    她挣扎,但口不能言手不能动,黑暗里,他的眼睛让她害怕,她拼命的想推开他,却没有一点作用,他箍着她往沙发边去。

    她终于挣开了一只手,只是用力太猛,一个不稳扑向了茶几,茶几上的琉璃糖果罐"咣"的一声被她扫到了地上,直跌得粉身碎骨。

    旋即,她只觉得身子一轻,天旋地转一样被他抱起,她慌乱中顺手抓住一片碎琉璃,他却眼急手快地握住她的手腕,夺下那片碎琉璃远远扔开。

    她急促地喘息,眼泪刷刷地流下来,可是到底敌不过他的力气,身上的衣服已经被他撕得乱七八糟,她怒极,破口大骂:"陆绍维你个王八蛋,放开我,你看清楚,我是你的仇人,你个王八蛋,你这算什么?到底算什么?你个王八蛋"

    他扯下自己的领带,将她放倒翻转过来,迅速的将她的手反剪着绑上,然后将衣服的袖子一团,狠狠塞进了她的嘴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