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流年那么伤

第26章 真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傅莹发不出任何声音,只有鼻翼微微地扇动,她呜咽着,指甲掐入他的手臂,他全然不管不顾,一味强取豪夺。她抬脚乱踢乱踹,却被他紧紧压住,眼泪沾湿了名贵的沙发,冰凉的贴在脸上,泪水流入口中,苦得她心里直发搐。

    她记得小时候父亲带着她去吃生鱼片,刚从河里打捞上来的鱼,被厨子活生生的剔鳞,剥肚,挖心掏肺,鱼浑身都是血淋淋的,还张着嘴似乎是祈求,可厨子仍是无情把它削成一片一片,然后端上桌被人食用。

    她觉得自己现在就像是陆绍维手上的一条鱼样,只能任由他宰割,他的每一个动作都是恶狠狠的,在最后一瞬间,她几乎要死掉,视线在虚弱的眩晕里越来越模糊,最后晕死了过去。

    阳光透过窗户倾洒进来,傅莹动了动身子,慢慢睁开了眼睛,只觉得全身都似散了架般,痛极了。

    头一歪又把自己吓了一跳,陆绍维那张俊脸,几乎贴在了她的脸上,原来昨天的一切不是梦。

    她现在和他一起躺在他们曾经躺的那张大床上,居然还是紧紧相拥,她的一条腿还大大咧咧地搁在他的腿上。

    这一切简直太可笑了,傅莹猛地推开他坐起身,看了看,四周没有自己的衣服,又连忙拉过被子遮住自己。

    她的动作惊醒了他,他的眼睛一睁开她就觉得屋子里气压骤降,不由得抓紧了手里的被子。

    他似乎还没睡醒,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浓浓的鼻音还带着睡意,伸过手来搂她:"再陪我睡会儿,难得睡得这样安稳。"

    傅莹又气又好笑,掰开他的手,气呼呼地掀开被子下床,冰凉的地板激得她打了寒噤。

    打开衣柜准备随便找几件衣服套上,没想到她自己的衣服竟然还在,还是原封不动的挂着,她以为陆绍维早就应该把她的一切都扔掉,毕竟他是那样恨她。

    她也没做多想,随便拿了几件就往身上套,冷不丁被他从身后抱住,他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耳边:"早!"

    见过无耻的,真没见过这么无耻的,此情此景,此仇此恨,他居然还能装作若无其事,她挣开他,强压住想给他一耳光的冲动,不是不想打他,因为知道惹怒他吃亏的还是她。

    她说:"陆绍维你够了。"

    他却笑了笑,再次凑上来抱她,极快地吻上了她的唇,她挣扎,她抱得更紧,一阵天旋地转就被他抱起来扔到了床上。

    紧接着身上一重,唇再次被他堵上,她本能地想抗拒,他却霸道的占据了她的呼吸,唇上的力道令她几乎窒息,她伸手去推他,他的手却穿入衣服里,想要出去两人之间的阻碍。

    傅莹一急,一口咬上他的嘴唇,他痛呼一声,终于松开了她的嘴唇,她急促地呼吸,恨恨地盯着他,突然却是勾唇笑了笑,讥道:"陆绍维,你是有多饥渴。"

    他也喘着粗气,将脸埋进她的颈窝,声音哑哑的,"是饿了很久了。"

    她不屑的笑了笑:"怎么?李晓梦没把你伺候好?"

    他抬起头来看她,沉默了好一会儿,也笑了,在她唇上轻轻啄了一下,"谁告诉你李晓梦是我女人的。"

    她"哼"了一声,正想开囗,他的手机却响了起来,陆绍维放开她起身去接电话,刚走两步又回头看了看她,说:"等我一起送你上班。"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