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流年那么伤

第30章 你干嘛这么冲动

    虽然迟哲把她带到了一个特有情调特豪华的餐厅,她也像屁股上长了刺儿似的,坐立不安,食不知味。

    而迟哲却是另外一番景象,他熟练地操作刀叉,吃得津津有味。

    他的左脸还有些发肿,看起来十分滑稽,可她却是一点也笑不出来。

    迟哲见她久久不动,抬头看了看她,问:"怎么不吃?"

    她把面前那伤贵得吓人的牛排推到一边,问他:"你脸上的伤还疼吗?"

    迟哲笑了笑,"没事,只是一点小伤。"

    她又开始埋怨:"你干嘛这么冲动,他就是个疯子。"

    迟哲放下手中的刀叉,一直盯着她看。

    她觉得自己的脸颊有些发烫,刚准备开口打破尴尬的氛围,就听见迟哲说,“我只想为你做些什么,我不想让你受到伤害。”

    她一愣,脑海里飘过的都是大学那几年,她和迟哲最美好的几年。再看看眼前,她都几乎要相信了,迟哲和自己还一如往常,可他们之间始终插着一个秦艾。

    她调侃道,“这是从哪学的撩妹套路,老同学都不放过。”

    迟哲是聪明人,他深知傅莹的意思,没有接下去。转而和她讨论起今天发生的趣事,她也没有打破,一顿本来就不欢快的晚餐两人也是匆匆散场。

    迟哲坚持送她,她也不好拒绝。

    下车前,他接了个电话,谈话的内容她也都零零总总的听明白了,看着他蹙着眉头只好开口道,“出什么事了?”

    迟哲看了看她,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看来你还是躲不过我啊!明天我们要去一趟外地,你准备一下吧!”

    说完也不等她说什么,开着车扬长而去。

    见状她没忿忿不平,也没着急上楼,环顾四周像是找什么,又自嘲的笑了笑走上了楼。

    晚上收拾行李的时候,她也会起身现在窗台边往下看,喃喃自语道,“只知道送花吗?”

    她说的是谁,也只有她自己知道。第二天一大早她就被急促的门铃声吵醒,睡眼惺忪的跑去开门。

    “我是不是有点太冲动了?”

    她抬头一看才发现是赶来的迟哲,他今天没有穿正装,休闲服加身让她觉得他又年轻了不少。

    “有点。你先进来吧!我去收拾一下。”她错身开来,迟哲这才进到屋里。

    她递过一杯水以后,就没有在说多余的话,她只希望迟哲能懂吧!

    迟哲怎么会不懂,她的疏离、漠视都让他一次次的明白,他们之间回不去了。

    唇边勾起苦涩的微笑,到嘴边的水都泛着苦。

    “我好了。”她收拾好,一身干练的职业装,挂着恰到好处的微笑,站在迟哲面前。

    他攥紧拳头,“阿莹……”

    迟哲还有话说,却被她匆匆打断,“走吧!不是很急吗?”

    迟哲愣了愣,迈开腿追了上去,“阿莹,我明白了。”

    她疑惑的看了迟哲一眼,随即明白过来嫣然一笑,没有点明。一路上两人都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迟哲看着她的样子有些恍若隔世。

    他想:阿莹,我一定会证明给你看的。

    两人到达酒店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匆匆忙忙的吃了晚餐就回房休息了。

    进房间的时候意外发现床边凋谢的玫瑰花,她嘴角的微笑一滞。

    “不好意思……”

    不等门童说完话,果断的关上门,“我累了,先休息了。”

    傅莹垂首不语,她不知道说什么,难道承认陆绍维可以轻易撩拨自己?

    解开衬衫的扣子,心闷也没有得到半点缓解。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