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罪域的骨终为王

第二幕.骷髅剑士

    罗森还沉浸在突然出现的状似系统提示的文字中,眼前的文字又猛然一变,一排排闪烁着银光的字符已经如同瀑布般落下,构成了他有些眼熟的画面。

    【姓名:罗森】

    【种族:亡灵】

    【职业:剑士】

    【灵魂:4】

    【状态:良好】

    【圣痕:未觉醒】

    【技能:基础剑术Lv.Max】

    【技能:圣堂剑术Lv.10】

    【天赋:剑魂】

    【掌握了剑之理,世上所有的剑术都铭刻于灵魂之中,所有剑术的掌握速度提高100%】

    【“此身即为剑之遗骨”】

    什么情况!!?

    罗森此刻愣在了原地,完全没有预料到的东西出现在眼前,这比穿越成一具骷髅更令他感到震惊。

    这好像是自己的资料?

    罗森倒是很快反应过来,他阅读的那些小说中也有很多这样的桥段,大部分人称之为“系统”,属于最常用的金手指之一。

    但是请停一下朋友,这和游戏界面类似的系统又是什么情况?

    与愣在原地的罗森不同,帕吉一伙很快便从震惊中回过了神来。

    “斯温这个蠢货,居然被一个骷髅兵干掉了,真他妈的垃圾!”

    马脸青年啐了口唾沫,在他看来,斯温是因为大意才被骷髅兵干掉,换做自己,三下五除二就能解决对手。

    “你们几个一起,快点解决掉它!”

    只有帕吉觉察到了一丝不对的味道,他以手中的长刀抵住少女的脖子,招呼剩下的三个手下向着罗森包围而去。

    他干这一行已经有十年,打算做完最后一单就回老家,用多年的积蓄买一块田产,再娶个老婆安稳度日,因此才会接下这报酬颇高但风险也相当的任务。

    事情一开始很顺利,他们伪装成山匪,劫持了马车,将车夫侍卫女仆都灭口,正准备把这次任务的目标——格兰蒂亚.尤利西斯绑起来带回去的时候,不知怎的这个少女居然挣脱了出来,直接逃进了树林,让他们几个一阵好找。

    而好不容易追上了格兰蒂亚之后,他们居然遇到了一个骷髅兵。

    天呐,阿斯特尔境内有多少年没有出现过骷髅兵了!

    帕吉只在孩提时代的睡前故事和酒馆诗人的英雄赞歌中听过这种亡灵生物。

    黑巫师,亡灵法师,巫妖,以及成千上万的骷髅海,这些崛起于第三次魔潮的邪恶生物早在千年之前的第二次圣战之后便销声匿迹,即使偶尔有传闻,也是在永夜森林这样的荒原之中,像帕吉这样生活在秩序之地的人,几乎没有与之交手的经历。

    不过帕吉并不担心,在他看来,骷髅兵就是炮灰般的存在,自己有着接近黑铁最下阶的实力,剩下三人也不是初出茅庐的新兵,他们四个人解决掉一个小小的骷髅兵简直易如反掌,至于倒霉的斯温,只能说他太过大意,才白白断送了性命。

    罗森此时还顾不上查看系统里的讯息,看到剩下几个人都向着自己冲来,他只能提剑出手。

    冷彻的脑袋中并没有任何是否杀人的纠结,他幽蓝的双眼如同鬼魅,手中锈迹斑斑的剑刃也似乎有了生命,悄无声息便接近了其中一人的喉咙。

    那人正想举刀格挡,眼前的剑刃却瞬时没有了踪影,他心中一凛,紧接着就是胸膛被刺穿的钝痛,温热的血顺着铁锈流下来,滴落在秋天枯黄的落叶上,分外显眼。

    “什么!”

    帕吉心里有些慌,他本以为按照故事里的展开,这些腐朽的骨头架子最多只有无位下游的实力,可眼前这具骸骨显露出来的,却是不输给自己的强大。

    难道以前那些英雄史诗里的骨头架子都有这种水平,倘若真是这样,那些随手打死几百只骷髅的战士的强大简直不敢想象。

    如果自己和对方单挑的话,胜败还尚不知晓,不过现在可不是讲究骑士精神的时候,帕吉也顾不上格兰蒂亚,挥出手中的刀,与马脸青年从两个方向进攻。

    哐当——

    一声清脆的鸣响,帕吉只感觉右手一麻,长刀几乎就要脱手而出,他的攻势尚未形成便已被瓦解。

    与此同时,另一边的马脸青年被连人带刀一起撞飞,仿佛眼前的不是一具散烂的骨头架子,而是一面铜墙铁壁。

    第三人才刚举起尖刀,便看见一个灰黑色的身影一步踏出,苍蓝的幽火陡然变大,在转眼之间,两人的距离便缩减为零,他尚未反应过来,长剑已然割开喉咙,带起点点血花。

    这一套动作只不过三四息,跌坐在地上的格兰蒂亚甚至看不清骷髅剑士的动作,只觉得仿佛一刹那的功夫,原本的实力天平便被倒转了。

    罗森心中古井无波,杀人并不能让他有所触动,亡灵冷静到极点的种族特性令他宛如一台精密的机械,面对威胁自己生命的敌人,他毫不留情,手中长剑流转,依靠这具身体的本能战斗着。

    不过与其说是战斗,眼下这更像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不光络腮胡的帕吉想不到,就连罗森自己也想不到,自己的战斗力居然会如此强横,在思考闪烁之间,他就又一次斩落来袭的攻击,将先前被撞飞的马脸青年的胸膛用剑锋贯穿。

    这个时候,帕吉的队伍已经实质上名存实亡,还残留着战斗力的,只剩他自己一人。

    而一对一单挑,他已经没有信心能战胜眼前这具看起来弱不禁风的骨头架子了。

    逃跑!!!

    帕吉第一个想到这个念头,他趁着罗森将长剑从尸体中拔出来的间隙,转身便向着来的方向逃窜。

    不过罗森并没有就此放过敌人,他长剑一扬,身上的骨头嘎吱作响,却是已经追上了帕吉,面对一个试图逃跑的敌人,战斗其实分外轻松,罗森送出手中长剑,不声不响便从帕吉的背后插入,刺穿了正在跳动的心脏。

    帕吉看到从自己胸口刺出的长剑,锈迹斑斑的锋刃上流淌着汩汩鲜血,令他一阵目眩,他仿佛看到了家乡那金黄的麦田,看到了自己的妻子儿女,看到了美满温馨的人生。

    然而这一切都转瞬即逝,最终化为逐渐加深的黑暗,帕吉最后所见的,是苍蓝的鬼火映照出可怖的骸骨。

    罗森倒是没什么感慨,受到亡灵的特性影响,他不会出现特别大幅度的感情波动,因此,即使现在他的意识处于战斗之后余韵未消的状态,罗森的脸上依旧是面无表情的严肃状态。

    所以,当他带着这样的表情看向唯一还活着的少女格兰蒂亚之时,这位深居简出的大小姐也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下一个难道要轮到自己了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