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罪域的骨终为王

第六幕.夜袭

    以一枚银币打发掉从来没有收到过小费的店员,在对方合不拢下巴的表情中,罗森轻轻关上门,环视一遍房间,发现这三楼的小房间的确可以算是这种边陲小镇里还不错的屋子后,便静静地坐到床上。

    硬邦邦的木床上只铺了一层薄薄的垫子,睡起来并不舒坦,但罗森作为一具骷髅也没有太多的讲究,锈蚀的长剑摆在一旁,他端坐于床上,整个人宛如一幅油画般静止不动,仿佛在等待什么到来。

    而在门外,寸头的男子正蹑手蹑脚地贴着墙行进,他名叫斯拉克,原本是一名盗贼,无位中阶的水准也算不错,在被尼德兰打败之后成为了他麾下的心腹,此刻正是他偷偷摸摸接近罗森的房间,试图给这个出手阔绰又外表滑稽的公子哥一个小小的教训。

    斯拉克将耳朵轻轻贴在门上,敏锐的听觉却捕捉不到任何动静,房间里一片寂静,甚至就连呼吸的声音都没有。

    什么情况?

    要说隐匿气息的高手,斯拉克也不是没见过,但这一片死寂的情况,他还是头一遭见着。

    难道不在房间里?

    可斯拉克明明见到店员带着罗森上楼,看见他进入房间,从此再也没有出来过,难道还能像法师那样直接传送走了不成?

    在亚特拉斯大陆,法师数量相对较少,但实力至少都有黑铁阶,在这王国边境的布纳吉恩几乎不可能出现。

    斯拉克想到了另一种可能,那就是对方的实力远远超出自己,等阶的压制令自己无从觉察,他回忆起了曾经被尼德兰支配的恐怖,黑铁阶的强者面对他这种无位简直砍瓜切菜,种种偷袭手段都被一一化解,三招之内自己便败下阵来。

    “这家伙实力有黑铁?”

    斯拉克内心嘀咕着,但并没有确信,只认为是对方通过特殊的手段来掩盖了自己的气息,他决定从另一个方向探查。

    心中有了想法,斯拉克后退几步,翻身便如同一只灵巧的猫咪般跳出了走廊的窗户,依靠着窗台些微的突起攀爬到罗森房间的窗边,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他的老本行做起来自然得心应手,可以说,在整个布纳吉恩的无位阶中,还没有人能够在潜行隐匿这方面与他匹敌。

    斯拉克探出脑袋,试图窥视房间内的动静,不过还没等他看清昏暗的屋内的景象,一个带着斑驳面甲的脑袋就不声不响地出现在他的眼前。

    深黑的铠甲上数道爪痕显得分外惊悚,月光下,似乎从面甲之中透出点点幽蓝的苍炎,令斯拉克的心脏仿佛在一瞬间被攫住。

    这家伙一直在等自己!!?

    “什么......”

    他完全没有想到罗森会等待在窗边,一时有些慌乱,手上一滑,就要向后跌落,不过好在他伸手抓住了窗沿,这才勉强稳住了身形。

    然而,罗森接下来的举动却让斯拉克心下一沉。

    他轻轻拉开了窗栓,似乎正要打开窗户的模样。

    “别别别!”

    这里可是三楼,斯拉克身手再好,从这里跌落下去也不可能毫发无损,他露出略显惊恐的表情,试图阻止罗森开窗,然而罗森似乎完全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就这么直接推开了窗户。

    “你说什么?”

    坠落的时候,斯拉克隐隐约约听到罗森充满疑问的低沉声音,心中一片死灰。

    原来这家伙根本没把自己当一回事,只不过是偶然来到窗边,才把自己吓了一跳!!!

    狗和哨声旅店的后院,传出了一声不大不小的闷响。

    ......

    旅店一楼的大厅,即使深夜依旧喧闹,尼德兰巧妙周旋于各路雇佣兵之间,他大口灌下醇厚的麦酒,心中却有一丝犹疑,斯拉克已经离开了有一段时间,向来干脆利落的斯拉克不可能如此拖沓。

    难道出了什么事?

    耳边突然传来一声闷响,不过很快又被其他人高声的话语所淹没,没人在意,但尼德兰却注意到了不同。

    这个声音,明显是一个成年人从三楼跌落的动静,黑铁阶的尼德兰洞察力要比无位阶高出许多,自然能够分辨不同。

    听到这响动,尼德兰才终于放下心来。

    斯拉克这家伙也做得太过分了吧。

    尼德兰心想,嘴角却不自觉露出一抹笑容,他以同样的手法对付过许多人,那些未经世事的大少爷们几乎一受到挫折便哭着鼻子跑回了温暖的城堡里,这一次想必也是一样。

    如此心情愉悦,他站起身,告别了几位想要来巴结的雇佣兵,从旅馆的侧门走了出去。

    娴熟地找到通往后院的路,尼德兰借着星光,才发现了尘埃未定的马厩中,被马粪和粮草掩埋住的家伙。

    “这可是老子的地盘,你小子最好记住我尼德兰的名字。”

    又踢了几脚那人,直到对方发出低沉的呜咽声,尼德兰才有些纳闷。

    怎么感觉这声音有点熟悉?

    流云飘散,月光洒落,尼德兰这个时候才看清地上蜷缩着的人的面容,分明就是鼻青脸肿的斯拉克。

    “斯拉克,你怎么?”

    “咳咳,老大......咳咳,我被算计了,没能进去。”

    斯拉克这个时候根本不敢和尼德兰说对方根本什么都没做,开了个窗户就把自己弄成这副模样,只能含糊地答道。

    “什么!!?”

    听到斯拉克的话,尼德兰猛然抬头看向三楼的窗台,只见敞开的窗户飘荡着粗布窗帘,一副毫无防备的样子,却又好似一个陷阱,等待着尼德兰的进入。

    斯拉克虽然实力比不上尼德兰,但潜行偷袭上却是一绝,在完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就连尼德兰都不一定确保能够如此轻松地挡下斯拉克。

    但那个家伙居然就这么轻描淡写地把斯拉克赶了出来,甚至连门都没让他进?

    尼德兰第一次开始重视起这个穿着滑稽的洋葱骑士来。

    “老大,要不要我们再多找点人......”

    斯拉克自然吃不下这个亏,他提议到,却遭到了尼德兰的白眼。

    “够了。”

    尼德兰看了看地上满是脏污的斯拉克,露出了些许嫌弃的表情,在他看来,偷袭不成已经十分丢人了,如果再找来更多人,那他尼德兰的大名势必会遭到玷污,短时间之内,不要贸然招惹这家伙才行。

    “快去收拾一下你这臭气熏天的身子,我们回去了。”

    说罢,尼德兰转身便走,没有再理会斯拉克,只留下马粪中的斯拉克,独自愣在原地。

    PS:后台投推荐票的列表里看到了熟悉的名字,感谢大家的支持,作者姬相当感动,一定不会辜负大家的期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