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罪域的骨终为王

第八幕.无妄之灾

    尽管被老大尼德兰呵斥过不要再招惹罗森,减少不必要的麻烦,可斯拉克哪里咽得下这口气,他心里觉得对方昨晚不过是凑巧好运才让自己吃了瘪,因此今天一大早便找了两个信得过的手下,兴冲冲地来狗和哨声旅店蹲罗森。

    然而谁曾想罗森大清早就离开了旅店,斯拉克扑了个空,令他心里的火气愈发旺盛。

    终于,在这人来人往的广场上,他们如愿以偿发现了那滑稽铠甲的骑士的身影,于是没有多想,立刻就堵了上来。

    但罗森可不知道这些,他第一反应就是这些人和那个形迹可疑的男子是一伙的,因此充满戒备,右手轻轻放到了剑柄上。

    “老子要你为昨晚的事记着一辈子!”

    斯拉克说道,他见罗森没有言语,还以为是在轻视自己,心中的无名火越来越强烈,恨不得将眼前这人大卸八块。

    他手下的两个小喽啰也随之散开,堵住了罗森两边的退路,手中的铁棍泛着黑光。

    “呃,请问你是哪位?”

    罗森这个时候反而弄不明白了,看来自己似乎与这家伙有所过节,不过粗略一想,好像又没惹什么人的样子。

    “哦哦,难道你是昨晚那个从窗口摔下去的人?”

    思考片刻,罗森才终于想起来,他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人,才猛然发觉两者似乎有些相似。

    这么一来就说得通了,罗森先前还在纳闷,明明自己没有被发现,怎么就会遭到埋伏,原来是另一伙人。

    “你......”

    这个时候斯拉克早已气急攻心,昨晚是他这二十多年来经历过最屈辱的夜晚,但在罪魁祸首看来,却根本不值一提。

    是可忍,孰不可忍!

    “给老子去死!”

    斯拉克此时根本顾不上太多,手中的短刀出鞘,锋芒毕露,直指罗森盔甲间的缝隙,刀光间满是杀意。

    与此同时,两边的喽啰也踏步上前,铁棍落下,没有丝毫留情。

    而在罗森眼中,三人凌厉的攻势却宛如慢动作播放一般。

    他思考片刻,在人类的领地里随意杀人似乎容易带来麻烦,因此长剑没有出鞘,只轻轻后退一步,以毫厘之差躲过斯拉克的短刀后,抬起右手。

    哐当——

    一根铁棍仿佛被吸引般落在罗森的掌心,令握着它的喽啰感到有些难以置信,差点怀疑罗森背后也长了眼睛。

    可没等他反应过来,罗森已经一把夺过铁棍,转身便是一击,将第三人手中的武器打落。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等被打落的铁棍落地的声音传入斯拉克耳中时,他的第一击刚刚才擦过罗森肋下的腹甲。

    “什么!!?”

    斯拉克这个时候才幡然醒悟过来,尼德兰之所以让自己不要再招惹罗森的原因。

    并不是因为对方的背景身份,而是因为对方的实力很强!!!

    黑铁阶!

    瞬息之间,斯拉克脑中闪出这个词。

    黑铁阶与无位阶的区别不仅仅只是身体强度之上的,一旦进阶黑铁,就代表着已经完美掌控了身体的每一根神经,每一块肌肉,对于动作的精准度提升可以达到极其细微的程度。

    不但如此,黑铁阶的人都能掌握到名为“觉”的能力,感知力会无限放大,周围数十码任何风吹草动都无法逃过黑铁阶的感知,到达黑铁巅峰之后更能略微觉察到魔力的流动,用罗森的话来说就是人型雷达。

    在与低阶的人战斗之时,黑铁阶强者甚至能通过对方肌肉的拉伸,血液的流动等情况来克敌机先,预判敌人的动向,所以正面战斗之中,黑铁阶对于无位之人简直就是碾压。

    斯拉克此时心中懊悔万分,交手之前,他哪里知道这罗森居然是一个黑铁阶的强者,而且看起来似乎要更胜尼德兰一筹。

    早知如此,自己也就忍气吞声夹着尾巴做人了,眼下惹到了对方,自己这边轻则重伤,严重一点的话小命难保,要知道,黑铁阶取自己项上人头,简直如探囊取物一般。

    罗森手中的铁棍有如毒蛇,以刁钻的角度击向被夺走了武器的那人,一声闷响,对方便捂着肚子缓缓倒地,连防御都做不到。

    踏步,肘击,罗森将扑上来的另一人撞飞,高大的男人如同轻飘飘的羽毛,直到撞上一侧的墙壁才停下,也同样失去了意识。

    一眨眼的功夫,攻守逆转,罗森身前只剩斯拉克一人,而斯拉克显然也已经失去了战意,手中的短刀跌落,整个人在罗森面前显得十分渺小。

    “我想我们可能是产生了什么误会......”

    斯拉克说道,罗森的阴影笼罩着他,一阵凉风从背后吹过,令他不禁打了个冷战。

    “误会?”

    此时罗森倒是来了兴致,他发觉自己的实力至少在这座城内似乎并不算太差,但谨慎起见他还是决定低调行事,不过面对眼前这家伙,他可不能这么轻易地放过。

    听到罗森的话,斯拉克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心中一凉,一股不详的预感逐渐升起,斯拉克不知道眼前的骑士要用怎样的手段来折磨自己,他只知道如果放在尼德兰手下,那么自己估计至少要留下一只手臂。

    “骑士大人您大人有大量,就原谅无知的我吧,我这里有钱,给您去买几杯酒消消气。”

    斯拉克颤抖着交出了自己的钱袋,里面足足有四个金币,这算是他大半的身家,此时为了活命也只能忍痛了。

    罗森倒也没有拒绝,一把便抓过钱袋,稍稍掂量一下就收进口袋里,然后思考片刻,从腰包里将先前买的其中一瓶迷魂水掏了出来。

    “不不不,昨晚是我不对,得好好补偿你才行。”

    递给斯拉克,罗森话语中带着些许笑意说道。

    “这是治疗伤口的药水,就算是我给你们的赔罪,你和你的朋友快喝下去吧。”

    “这......”

    斯拉克并不知道这小瓶子里淡红色的液体究竟是什么,但他明白这肯定不是什么疗伤的药水,不过此刻他也不敢反抗,只能硬着头皮喝下去。

    味道意外还不错,仿佛有种春日的花香,难道真是治疗药水?

    斯拉克疑惑之中,又将剩下的大半瓶灌进了两个小喽啰的口中。

    脑袋忽然有些沉重,斯拉克抬头想看看罗森的反应,可那身着滑稽铠甲的骑士却早已离去,不知踪影。

    “咦......”

    斯拉克还没反应过来,只见他的两个身材强壮的喽啰已经醒来,双眼迷蒙,紧紧盯着自己,满是欲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