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罪域的骨终为王

第二十二幕.魔化楔形虫

    “黑铁阶的魔物!”

    卡恩高声叫道,提醒着周围的卫兵们不要掉以轻心。

    通常来说,步入黑铁阶的魔物在初火余烬的压制下会跌落到无位中阶的水平,但那是余烬核心的区域,在边缘处,比如卡恩现在身处的位置,秩序之力的压制作用有限,再加上这只变异种明显要更强一些,所以,即使卡恩,也不敢小看。

    而且,这只体型庞大的家伙直接挡在路中间,要知道这些铺路的石板都是经过了附魔的,对于混沌有着一定的威慑力,这也正是这条道路得以留存的原因。

    而这变异种,显然已经可以无视这些,它横亘在路上,试图阻止车队前进。

    “普通箭矢,上弦!”

    下达了命令,卡恩叫道,他让卫兵们先用普通的箭矢尝试一下,试图进一步确定敌人的强弱。

    卫兵们纷纷从箭袋中抽出细长的箭矢,这些箭头由铸铁锻造的弓箭能够在三米的距离上射穿稍薄的铁甲,对付一般的魔物绰绰有余。

    手弩握紧,卫兵们将其瞄准了那可怖的变异种。

    “放箭!”

    只见卡恩手臂一挥,十支箭矢便划破空气,向着变异种魔化楔形虫而去。

    哐哐哐!

    清脆的碰撞声在暴风雨中响起,变异种岿然不动,而那些击中了它厚实甲壳的箭矢则纷纷跌落,甚至连留下些许划痕都做不到。

    “果然。”

    卡恩点点头,仿佛已经明了许多。

    而那只变异种面对来自卫兵们的攻击视若无睹,它缓慢蠕动着那无数的步足,三对复眼散发着青绿色的光芒,两只巨大的螯在凝聚的魔力之雨中映射着雷光,令人头皮发麻。

    “大家小心。”

    将剑平放,以左手托住剑身,卡恩压低重心,整个人蓄势待发。

    此时在罗森的感知中,卡恩整个人原本外放的精神力迅速收敛于一点,宛若实质化的刀锋直插入变异种的头颅内,若是换作常人,早就因为那凌厉的杀气而动弹不得,可变异种却只是偏了偏硕大的脑袋,仿佛那只是一阵风。

    在卡恩气机锁定住变异种的同时,其他几个雇佣兵也开始了行动,卡洛克手中的长剑泛着寒光,兰斯也抽出赤色的长枪,锋芒直指变异种。

    只有罗森,以及饶有兴味地看着这一切的莉娜没有动作。

    “你们两个,保护住马车。”

    卡恩见状也没多说,直接让他们两个留在原地,紧接着便踏步上前,一剑挥出!

    唰——

    呼啸声就连暴风雨的轰鸣都无法隐没,剑风带起早已腐朽的落叶,倾盆大雨之下,可以看到一阵无形的剑气就这么划过雨幕,朝着变异种而去。

    剑光起,变异种仿佛被烈日灼伤了眼睛般侧过脑袋,面对卡恩的剑根本无从防御。

    这也正是魔物虽然天生有着强大的实力,却无法匹敌同等阶位的人类的原因,遵从本能的行动经常令这些魔物们错失机会,露出破绽被人类击破。

    尽管有着“觉”的能力,但与人类不同,魔物大多只是被动地触发,无法像卡恩这样将所有的感知汇聚,形成类似气机锁定的效果,面对这摄人心魄的杀意,变异种自然先一步退却。

    “斩!”

    一道雷霆正好亮起,彷如卡恩的剑光,刹那之间,那变异种便已经身首异处,浓绿的汁液飞溅,令人作呕。

    不过与前几只魔化楔形虫不同,这一只变异种的血液滴落在地上时,居然像是被高温所沸腾一般冒出白雾,迅速笼罩了卡恩等人。

    “这是......酸雾!!?”

    卡洛克最先认出这雾气的本体,魔化楔形虫中极为稀少的个体会变异出这种能力,血液一旦接触空气便迅速挥发,形成带有腐蚀性质的酸雾,普通的人只要一接触就会皮肤溃烂,中毒身亡。

    尽管在初火余烬的压制之下,这些毒雾对黑铁阶已经全无效果,凝滞时间也降低许多,但依旧可以轻松致人于死地。

    只见这酸雾随着狂风袭来,在转瞬之间就将几名雇佣兵和两名卫兵包裹其中。

    “啊——”

    一名卫兵发出惨叫,他挣扎着掀开头盔,只见他质朴的面容早已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狰狞的溃烂脸孔,一只眼睛冒着气泡跌落下来,脸颊的血肉迅速蒸发,森森白骨也化为脓水,不到片刻,一名无位中阶的卫兵就宣告死亡。

    另一名卫兵也并不好受,他的左手接触到了酸雾,无孔不入的毒雾顺着臂甲中的空隙腐蚀了手臂,令他发出痛苦的哀嚎。

    “小心!”

    卡恩已经进阶黑铁,对于能够完全掌控身体的黑铁阶而言,这些毒雾无法造成什么太大的损伤,而像是卡洛克这样身经百战的老手自然也有无数种方法应对酸雾,因此这雾气只对没有抵抗能力的普通卫兵以及马车中的格兰蒂亚大小姐有威胁。

    墨绿的酸性毒素顺着血液迅速向着身体蔓延,那中毒的卫兵眼看就要像他的同伴一般化为一滩血水死去,可卡恩却没有半点惊慌,他大剑一挥,几乎是毫不犹豫便将卫兵的左手从小臂端斩下。

    “呜哇——”

    直到一秒后,卫兵才感觉到疼痛,他满脸通红,跪倒在地,捂住流血不止的伤口,不远处的地面上,那只左手已经发出滋滋声化为一滩血水,顺着雨流扩散开来。

    罗森位于马车旁边,酸雾在几名黑铁阶的驱散下已无法构成威胁,他静静地看着在那名卫兵,心中倒是在思考如果这具身体触碰到那酸雾会怎样。

    “发生了什么?”

    从马车中传来一个轻细的声音,是格兰蒂亚小姐。

    “遭到了魔物的袭击,我们损失了一个人。”

    莉娜轻描淡写地说道,她不知道这贵族千金是否会为这些卫兵哀悼,不过她自己倒是对于这场景没什么感慨。

    毕竟类似的场面,雇佣兵们早已司空见惯。

    格兰蒂亚小姐沉默片刻,还想说什么的时候,森林中突然又兴起一阵骚动。

    “什么?”

    莉娜急忙掏出短匕,因为这骚动并不是来自于场面混乱的车队前方,而是来自于所有人的身后。

    偷袭?

    罗森思维电转之间,两只魔化楔形虫已经以高速冲向了马车。

    橘红色的复眼,比起巨钳来说更像是刺针的螯,仅有手臂长短,却爆发力十足的身躯,这两只魔化楔形虫俨然是为了偷袭而进化出的变异种!

    PS:收藏别忘了投推荐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