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罪域的骨终为王

第三十四幕.血巫师

    泽拉斯!

    维鲁斯高声叫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在场的围观群众们再一次爆发出喧闹的讨论声,无论是谁,只要在这片区域混迹过一段时间后都知道血巫师泽拉斯的大名,在加斯科因骑士晋升黑铁巅峰之前,泽拉斯便是这一区域当之无愧的最强者。

    如同其称号一般,泽拉斯是一名法师,而且是炼金系的炼金术师,他虽然仅仅是一名法师学徒,但实力已经吊打这一块地方的其他人,可见法师这一阶层的强横。

    通常来说,法师在觉醒其天赋之前都平凡无奇,可一旦遇到识货的导师帮助他觉醒天赋之后,便能立刻达到黑铁阶层,再往后就是看各自的努力了,不过黑铁阶的法师,人们一般统称为法师学徒。

    与加斯科因和尼德兰这样通过无数的战斗锤炼而成的黑铁阶不一样,法师们的进阶更依赖于知识的积累。

    一般而言,能够完全掌握一个一阶魔法的法师学徒便可以成功进阶青铜,而像泽拉斯这样,虽然战斗经验丰富,但始终无法成功掌握的法师学徒则更多。

    这些人往往失去了进取的锐气,大多都会到贵族家里谋一份差事,比如泽拉斯,就担当起了维鲁斯的家庭教师的职责。

    尽管如此,泽拉斯也是货真价实的黑铁巅峰,能够窥见元素与魔力涌动的法师。

    也正因此,当罗森听到维鲁斯的呼喊声之时,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正是这一步的差距,令呼啸而来的焰之矢打了个空。

    那是与维鲁斯施放出的廉价的魔法截然不同的火焰,其威力甚至能媲美罗森曾经在电影里见过的旧式火炮,只听见轰隆一声巨响,罗森原本身处的地面便已经是一片焦黑,灰白的砖石因高温而融化结晶,闪烁着点点光芒。

    “身手不错,可惜,今日就要死在这里了。”

    泽拉斯轻叹一声,他头发灰白,长长的胡子垂在胸前,身上穿着精致的法袍,看似弱不禁风,但任谁都知道,这衣服上加持了数个防御术式,足以抵抗重剑的直击。

    他右手张开,三枚戒指分别位于食指中指和大拇指,三指之间的区域中绛红色的世界弦编织成一个徐徐旋转的魔法阵,散发出淡淡的辉光,显得格外神秘。

    真难缠,罗森想到。

    法师的攻击以“觉”的能力根本无法提前觉察,罗森之所以能躲过先前一击,全靠维鲁斯那一声提醒和战斗的本能,在面对面的情况下,他并不认为自己能够轻松再躲掉一发焰之矢。

    雷吉欧斯的怒火还真是可怕。

    罗森无聊地想到,同时,身躯一动,提剑便向着泽拉斯冲去。

    既然难以防御,那就只能以攻击寻求突破点了。

    “雕虫小技。”

    见罗森这莽撞的攻击,泽拉斯冷哼一声,指尖火光迸发,又是两枚焰之矢射出。

    这两枚焰之矢堵住了罗森前进的几乎所有方向,如果他不后退的话,那必然要吃上一发,泽拉斯经验丰富,显得游刃有余。

    然而罗森不躲不闪,剑锋一指,就这么向着一枚焰之矢扑去。

    难道是觉得自己能硬抗一发焰之矢吗?天真,这可是能够将钢铁融化的高温!

    泽拉斯暗自想到,但也没有掉以轻心,左手也在偷偷准备法术。

    “他疯了!”

    有人在一旁嚷道。

    大家先前都见识过罗森一剑劈开焰之矢的模样,但那是通过激发魔力物品射出的焰之矢,与一位真正的法师构筑的截然不同,没有人认为罗森能重现奇迹。

    但罗森没有停下。

    锈迹斑斑的长剑挥出,与灼热的焰之矢相击,熊熊的烈火瞬间席卷向罗森,想要将他笼罩。

    可令人大吃一惊的画面出现了。

    那宛若太阳般高温的火焰就这么陡然消失,一切都恍如幻觉,有人跌落了手中的武器,发出嘈杂的响声。

    泽拉斯也愣住了,他从未听闻过有剑能够斩落魔法,这完全违背了他的知识,一时间,泽拉斯甚至对于自己的魔法产生了怀疑。

    维鲁斯和泰隆张大了嘴巴,他们本以为先前不过是侥幸,但眼前所见彻底击碎了他们的常识,恍惚中,维鲁斯手中的短剑落在地上,在砖石地面上留下了深深的划痕。

    而在这宛如奇迹的场景中,只有罗森还在前进。

    剑锋虽然早已变钝,但依旧能取人性命。

    直到长剑已经近在咫尺,泽拉斯才反应过来,匆忙想将左手构筑的凝滞术丢出来,但接下来的一声呼唤却打断了他。

    “都住手!”

    泽拉斯险些就要启动法袍上的防御术式,罗森的剑芒也已经贴近泽拉斯的鼻尖,但两人的动作却同时停了下来。

    因为一股强大的威压令空气瞬间凝固。

    “这可是群青要塞,先贤们抗击混沌之民的堡垒,魔潮将至,将力气耗费在内斗上可不是什么好主意。”

    开口的是加斯科因,他左手放在剑柄上,仿佛随时都能出鞘。

    在老骑士的身后则是格兰蒂亚,她正以好奇的眼神盯着罗森,心想这位灰骑士大人还真是忠于职守,一来要塞就和法师们杠上了。

    “抱歉,加斯科因大人。”

    罗森收回了剑,向加斯科因微微行礼,这里毕竟是别人地盘,而且老骑士的出现也算是给罗森解了围,尽管这场战斗若是真的进行下去的话胜负还尚未知晓。

    “哼,加斯科因,没想到你也进阶黑铁巅峰了。”

    泽拉斯整理整理衣装,以高傲的态度对加斯科因说道,他本就猜测这老家伙躲在永夜森林里这么多年,怎么也该更进一步了,如今果然如此,看来尤利西斯男爵的底气并不是没有来由的。

    “我可不是什么冥顽不化的老头子。”

    加斯科因看了一圈被火焰破坏的广场,眉头微皱。

    “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骑士话音未落,罗森便本着恶人先告状的精神,抬手指了指一旁的维鲁斯。

    “加斯科因大人,说起来可能您不信,是他们先动手的。”

    PS:说起来可能你们不信,是推荐票自己投出来的

    PS2:感谢云枫树,泪幽衍的打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