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罪域的骨终为王

第六十三幕.尘埃落定(六千收藏加更!)

    深夜的亚托克斯男爵府,想必从来没有如此热闹。

    卫兵们四散奔逃,只有一小队经由“力量的代价”强化过的卫兵,正沿着楼梯向上攀援,不过在这些半吊子的“黑铁阶”感知里,楼上空无一人,一片寂静。

    这才是最恐怖的。

    他们清楚的记得,雷吉欧斯五大战将,除去一般驻守前庭的雷克塞之外,剩余的这个时候都应该在城楼里,而这些强者,根本没有必要掩饰气息。

    那么只剩下一种可能了。

    根据逃窜的卫兵们的说辞,刺客似乎是一具亡灵骷髅,这些卫兵哪里见识过真正的骷髅,在他们的印象中,这些都是千年以前的圣战时期才会出现的怪物了。

    细细思考之后感到极为恐惧,这一行五人的卫兵,只能蹑手蹑脚爬上楼梯,生怕从角落里扑出一个死人。

    他们从前庭进来,看见了“黑剑士”雷克塞的无首尸体,登上楼梯,跨过了无力瘫倒在地的“蛇蝎美人”塔莉亚的尸首,现在进入到二楼大厅,则是“闪电剑”泰隆和“移动要塞”克烈胸口被贯穿的场景。

    尤其是克烈那引以为傲的精钢铁盾,竟然被轻松凿出一个大窟窿,刺客的实力可见一斑。

    推开房门,卫兵们看见了令他们感到深深恐惧的一幕。

    空气中的血腥味达到了极点,令人作呕,而亚托克斯男爵捂住喉咙倒在地上,鲜血蔓延,将上好的木制家具染成赤色,而房间正中央,则是一名身着破破烂烂铠甲的骷髅。

    听到响动而转过身,罗森看到五名黑铁中下游水平的剑士正严阵以待地看着他。

    双方就这么面面相觑,直到卫兵们觉察到泽拉斯不见身影,这才拔剑冲向罗森。

    “为了混沌!”

    这些人都被洗脑了许久,心中只为侍奉混沌之民,再加上又吃了“力量的代价”,本身命不久矣,见到泽拉斯不在,都纷纷猜测是血巫师利用特殊的手段逃逸了,他们作为死士,自然要承担起拖延时间的责任。

    然而——

    几乎是一瞬间的事,罗森大剑飞舞,诡异到极点的剑路如蜻蜓点水般在他们五个人身上逐一划过。

    接着,五人同时停下了动作。

    眉心,咽喉,胸前,不同的地方渐渐渗出殷红的血液,随着罗森收剑的动作,五人悄无声息地倒下,就连惨叫哀嚎都没有来得及发出。

    没啥感慨,罗森接着在房间开始大摇大摆地搜索起信息来了。

    泽拉斯的传送法术诡异多端,罗森虽然有一点感知,但现在想直接追上是不可能了,况且任务也判定为完成了,他自然没那闲工夫去卖力。

    倒不如看看有没有什么邪教徒留下的东西,方便接下来的这个任务。

    搜刮完尸体上的钱袋子和一些看起来值钱的东西,很快,罗森就找到了一个上锁的箱子,轻松破坏掉结构复杂的锁,罗森发现那里面是一卷老旧的羊皮纸。

    羊皮纸的顶端,赫然写着几个大字。

    ——圣遗物目录。

    ......

    “该死的家伙!!!”

    啐了一口唾沫,泽拉斯捂着右手的伤口,恶狠狠地说道。

    他现在一边庆幸自己留了一手底牌,一边又开始为那搅浑了自己计划的罗森而愤恨。

    传送术可不是什么随便就能掌握的玩意儿,常规的传送术需要大量的事前准备和昂贵的施法材料,就像先前在群青要塞那样。

    而这一次,泽拉斯全靠的是自己的这条项链储存有仅能使用一次的远距离传送术才得以逃出升天,那可是他花了足足三千枚金币才从黑市上购得的。

    还有自己右手的三枚戒指,那可是储存有三种可以多次使用法术的魔法物品,一次损失三枚,简直要了他的老底。

    “接下来只能先去找其他的同伴再做打算了。”

    他现在正身处雷吉欧斯附近的一处森林里,受伤的泽拉斯实力大减,若是遇上成群结队的山贼可没那么容易对付。

    看了看天空,三轮辉月正逐渐变得黯淡,冬日即将到来,这是一年中魔力之海最为动荡的时候,邪教徒们也正是看准了这个时机,才开始在各个地方兴风作浪。

    “不过好在这次的目的也算完成了一半。”

    泽拉斯摸了摸胸口的灰烬指环,他和千面这次的目的主要有两个,一是找寻隐藏在群青要塞之中的圣遗物下落,二是破坏布纳吉恩抵御魔潮的工作,让阿斯特尔西南部彻底陷入混乱。

    布纳吉恩能否沦陷到不是重点,反正也不过是一座小城,即使魔潮毁灭了布纳吉恩,等到了更东边的拜伦维斯,圣堂和虹之塔的势力也一定不会放任其发展。

    但圣遗物却是可遇不可求的东西,光凭这一份贡献,泽拉斯就足以在邪教徒内部被提拔至少三个阶位。

    “有得必有失,罢了......”

    泽拉斯刚想起身找寻临近的其他城镇,可在他的眼前,一个女子突然出现。

    赤红的头发,同样火爆的身材,虽然一身雇佣兵的短装打扮,但她脸上的表情却相当正经。

    “你是那个家伙身边的......”

    泽拉斯立刻认出了,这正是当时在罗森身边的莉娜,他嗤笑一声,区区黑铁下游,即使他泽拉斯虎落平阳,也不至于被这样的狗起伏,他抬起左手准备施法,却猛然愣住了。

    “怎么会,元素无法调动......你做了什么?”

    “泽拉斯.奥克莱特,法师学徒,师承‘水银天平’雷纳.萨菲隆,因为心术不正而被逐出学院,没想到居然投靠了邪教徒。”

    莉娜说着,她的脸陡然一变,虽然五官没多大的改变,但整个人已经俨然是不同的存在了。

    “你怎么知道......等等,赤红的长发,炼金术师,你、你难道是......”

    泽拉斯这个时候才露出惊恐的表情,他立刻想起了曾经听闻过的传说,查兰德尔共和国的皇家炼金师学会有着一个炎发灼眼的炼金系法师,年纪轻轻就已经登临白银,由于行踪不定,所以鲜少出现在大众的视野中。

    “看来这次隐藏身份也不算太亏,不光找到了圣遗物,还遇见了一个有意思的家伙。”

    莉娜只轻轻在泽拉斯眉间一点,这老法师就立刻瞳孔放大,停止了心跳。

    “亡灵吗......看来随着魔力之海的变迁,这个世界的确要迎来一阵风暴了。”

    PS:感谢七罪魔神,梗漠的打赏~

    PS2:迟来的加更,好想请个假整(mo)理(dao)大(wei)纲(lai)啊

    PS3:今天推荐票有点少啊,难道都去玩不存在的游戏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