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罪域的骨终为王

第五幕.贵族私兵

    “索菲亚,我们很快就能到拜伦维斯了。”

    兜帽下是一张年轻的脸孔,少年名为约书亚.伊扎里恩,本来是雷吉欧斯一家专门经营精铁饰品的富商之子,但在雷吉欧斯的骚乱中,他们这样的富商自然成为流窜作案的私兵们首先下手的目标。

    父母因生意而前往外地未归,约书亚带着妹妹索菲亚好不容易才从那座混乱的城市中逃出来,身上几乎没有来得及携带多少值钱的东西。

    “嗯嗯,索菲亚知道的。”

    点点头,那名看起来稚气未脱的少女应道,她只有十三岁,并未经历过这样的动乱,一连几日的奔波,让她变得瘦弱了不少。

    “少爷,先前酒馆里龙蛇混杂,以后我们还是不要再去那样的地方了。”

    一旁,浓眉的侍卫提醒道,他们前几天都是在森林中风餐露宿,对约书亚还行,对年幼的索菲亚就有些难熬了,今天也是正好遇上一家酒馆,他们才决定隐藏身份进去喝上一口热汤。

    “嗯,知道了,莱斯先生。”

    约书亚答应道,他们距离拜伦维斯已经不远,只要进了城,他就可以投奔自己在拜伦维斯的亲戚,到那个时候就没什么可以担心的了。

    其实约书亚的亲戚应该也派出过人来寻找他们,但这附近太过混乱,所以也许两队人马失之交臂了。

    他下意识摸了摸脖子上挂着的银制挂坠,这是他在圣堂学习的时候得到的护身符,约书亚对于圣典的领悟力非凡,自己也有心成为一名主教,因此这个动作几乎已经成为了他的习惯。

    这名被换作莱斯的侍卫是伊扎里恩家的侍卫长,无位巅峰实力,在亚托克斯一家独大的雷吉欧斯已经算很强了,如果不是他忠心耿耿地掩护两兄妹离开,恐怕他们现在会沦落到更惨的地步。

    约书亚见识过那些私兵的手段,他有好几个朋友已经遭到了毒手,财产被掳掠,女性则遭到蹂躏,男性在受尽屈辱后被砍下脑袋,曾经在雷吉欧斯叱咤风云的家族,已经有大半毁在了这些曾经立誓保护城镇的卫兵手上。

    “放心,索菲亚,我不会让其他人伤害到你的。”

    约书亚轻抚自己妹妹的脸颊,但前方的莱斯突然停下了脚步。

    “有情况。”

    莱斯低语道,同时拔出了腰间的长剑。

    苍月历九七九年新制的布伦希尔制式长剑泛着寒光,莱斯压低重心,警戒着前方。

    “前面的朋友,不要躲了,有事就直说吧。”

    “切,被发现了。”

    随着一声尖细的话语声,从前方的树林间走出了五名雷吉欧斯卫兵打扮的人,他们呈半圆形包围住三人,手中的长剑同样闪耀这骇人的光。

    “是私兵。”

    约书亚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他将索菲亚往自己身后拉了一把,暗自握紧了腰间藏着的短剑。

    “哥哥......”

    索菲亚眼中透着惊慌,她依偎在约书亚身侧,紧咬嘴唇,看着满脸猥亵笑容的私兵。

    “我们哥几个最近维持公务,手头有些紧,你们作为受我们保护的百姓,是不是该有点表示?”

    为首的一个卷发男子说道,同时视线在三人之间大量,最终落到了索菲亚的脸上。

    “你们还有女眷?不如就一起给我们保护保护吧。”

    下流的语言令约书亚一阵恼怒,他看了看莱斯,侍卫的脸上古井无波。

    莱斯一番观察,已经看出了对方的实力,不过是无位中下游的垃圾,自己单手就能应付。

    “你们想要钱的话,得先问问这个。”

    话音未落,莱斯便已经出手。

    银光一闪,为首的私兵根本没有来得及防御,他急忙后退,不顾身形的崩溃,跌坐在地上。

    “快上啊,你们这帮蠢货!”

    一边叫嚷着,他胡乱挥动长剑,试图阻止莱斯。

    “真弱。”

    莱斯没有留情,一连三剑,在挡下了两边进攻的私兵的同时,又直接将对方手里的剑打落,长剑正欲封喉之时,却感到侧身好像撞上了什么坚硬的墙壁一般。

    嘭——

    侍卫整个飞出去,在半空中,约书亚看到莱斯扭曲的表情与同样扭曲的身体,他甚至听到了一连串清脆的断裂声,那是这位侍卫的脊柱在冲击中弯折的声音。

    直到撞上一课大树才停下,莱斯跌落在地,抽搐几下,再也没有了动静。

    “妈的,吓死个人,你们以后手快点!”

    为首的私兵这才骂骂咧咧地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

    “魔法物品......”

    约书亚见识过圣堂里的一些道具,知道这是魔法物品才有的威力,他看向冲击的源头,原来是一枚戴在另一个私兵手上的戒指。

    “这东西......很难用。”

    那个私兵脸色苍白,他是唯一能够满足这枚戒指使用条件的,但显然驱动这个那怕是最低级的魔法物品也足以耗费他大多数的精力。

    “不过这玩意儿还真是强啊。”

    为首的卷发私兵摸索着下巴说道,接着看向了早已腿软的约书亚和索菲亚。

    “上。”

    “等......”

    约书亚还没来得及说话,他只觉得腹部一阵疼痛,自己就被打倒在地,连短剑都来不及拔出。

    “哥哥!”

    索菲亚被一名私兵粗暴地拉了出来,撕拉一声,她身上的斗篷被撕破,露出里面穿着的丝绸长裙。

    “哟,还是个富家千金。”

    舔了舔嘴唇,卷发私兵露出了淫.荡的笑容。

    “老子可是有好几个月没有碰过女人了,今天正好开个荤。”

    “住手,别碰我妹妹,索菲亚还小......你们想要什么,我这里有一些首饰......”

    约书亚有些急了,他开口求饶,却又被踢了一脚。

    “老子今天就要在你面前,把你这妹妹......”

    卷发私兵的手抚过索菲亚颤抖的脸,随即一把扯下那柔软的长裙,露出了少女尚未发育完全,却隐约可见起伏的身体。

    “啊——”

    索菲亚不敢想象自己接下来的遭遇,她双眼中泪珠滚落,她试图挣扎,却被后面的私兵紧紧囚住了双手,只能以这样一个羞耻的姿势接受几个私兵那舔.舐般的目光。

    “别......我求求你们了,不要伤害索菲亚,你们杀了我吧,放过她......她还只有十三岁......”

    绝望的情绪笼罩了约书亚,他哀求道,却看到卷发私兵脱下裤子,在索菲亚面前露出了丑陋之物。

    索菲亚双眼紧闭,尽力挣扎着,却无济于事,只能任凭卷发私兵压倒。

    “我们当然会杀了你——在享用完你妹妹之后。”

    卷发私兵朝着约书亚的脸上啐了一口唾沫,接着压上身体——

    唰——

    然而,他却再也没能有所动作。

    因为他的脑袋已经飞上了天空,鲜血洒落,溅起一道彩虹。

    而这血之彩虹的尽头,是一位手持大剑,身着修长铠甲的人。

    PS:追书的朋友,你们的推荐票zaima?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