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罪域的骨终为王

第十六幕.合成巨兽

    只听见又是一声咆哮,那张血盆大口彻底冲出水面,这才让其他人看清了它的面目。

    那是一张狰狞而溃烂的脸。

    至少二十只眼睛不均匀地分布在那张状似老鼠的脸上,这些眼睛有的半闭,有的瞪大,各自独立地环顾四周,而且明显来自于不同的物种。

    眼睛之下是一张满是獠牙的嘴,湿滑而鲜红的舌尖在其中舔.舐,耳朵残破不堪,整张脸上都有黑色的血管密布,随着心跳一阵阵鼓动着。

    后脑没有毛发,取而代之的则是无数蠕动着的触手,滴下殷红的血液。

    随着脑袋的上浮,它的身体也现出了原型。

    首先是四只细长的手,沾染着鲜血的手光溜溜的,显出病态的苍白,五指纤细,如同枯树枝。

    然后是两只毛茸茸的长爪,每一根指甲都足有普通人一臂长,尖锐而致命,它的长爪分外粗壮,支撑着身体向上。

    长爪之下便是它的身躯,比常人高数倍的身体自一站起来便充盈了整个空间,数根肋骨插出身体之外,稀缺的毛发下是同样血管虬结的血肉,它两腿没入血池中,整个身躯依靠巨大的爪子支撑着,显出十足的魄力。

    无数变异老鼠攀援在它的身上,随着这头巨兽的移动而跌落进血池中,发出狂乱的嚎叫。

    整个画面看起来有种不可名状的诡异感觉,令人心里发毛,忍不住想要以最快速度逃离这个地方。

    “......女神在上,这是什么?”

    有牧师低语道,哪怕是来自混沌的造物也没有如此扭曲的外观,他们更相信这是圣典里记载的混沌之民本体,传说那些邪恶至极的存在全身密布眼球和触手,仅仅直视一眼就能令人陷入疯狂。

    “看来是这些变异生物中最强的一个。”

    罗森猜测到,如果说这些变异怪物都是拜蚀印虫所赐,那么这一只也许便是最初的宿主,在吞噬了无数其他生物之后不断进化,最终成为现在这般模样。

    根据罗森的感知力,这头怪物的绝对实力有黑铁中上游,但在这庞大的体积下,通常的实力评判标准已经不通用了,这怪物一巴掌下去,破坏力要比人类的青铜阶要强得多了。

    那头怪物很快发现了大厅边缘的走道里站着的几人,一时间,所有的眼睛都凝视向这边,强大的“觉”如同一阵电流扫过每个人的脊背。

    “......准备作战。”

    帕海贝尔低语道,怪物的绝对实力不强,看起来行动略显迟滞,依靠圣堂的装备还是可以压制住的。

    “是!”

    他身后的六名牧师立刻摆开战斗阵型,这些武装牧师与圣堂中那些听人忏悔,讲解神恩的普通牧师不一样,他们专精于战斗,尽管比不上专职对抗邪恶的几个审判庭,但却是每个圣堂都必备的战斗力量。

    尤其在这法师势力要明显强得多的阿斯特尔王国,每一个武装牧师都有着丰富的战斗经验,因此他们虽然第一时间有些惊愕,但随即便恢复冷静。

    两人位于阵前,以长剑和盾牌战斗,两人位于阵中,利用神术进行远程压制,两人位于最后,施展支援性神术,这是武装牧师最基本的战斗阵型。

    而帕海贝尔,则站在六人中间统御整个队伍,他手中的圣典摊开,一长串金色的文字自书页中浮起,在半空中交织而成瑰丽的法阵。

    法阵中央,金色的长剑构筑成型,这柄利剑发出耀眼的光芒,直指不可名状怪物的胸口位置。

    二阶神术,裁决之剑。

    这个神术的威力接近于青铜中游水平,相当强悍,但由于准备时间长,需要庞大的魔力支持,所以一般低阶的武装牧师都会选择在组成了战斗阵线之后,利用多人同时咏唱的手段施放。

    “女神将赐予罪人惩戒,此即为神罚!”

    帕海贝尔高声吟诵道,金色的长剑随即飞出,呼啸着向巨大怪物的心脏部位刺去。

    那怪物明显感知到了这柄长剑的威力,它四只纤细的手按在墙壁上借此猛地移动身体,令疾驰的长剑仅仅擦过它的侧肋,与目标失之交臂,最终只在墙壁上留下一个深深的剑痕。

    “什么!!?”

    帕海贝尔显然低估了黑铁阶怪物的行动力,对于能够完美掌控身体的黑铁阶而言,身形巨大可不意味着行动就一定迟缓,更何况眼前的怪物似乎有着丰富的战斗经验。

    立刻做出了反击,怪物伸出两只手,直接朝着组成阵线的七人拍来。

    “福泽之光庇佑信徒。”

    没有因此而动摇太久,帕海贝尔低吟出声,头顶的法阵立刻变换形态,在七人的周围,一层泛着金光的无形壁垒浮现。

    一阶神术,女神之盾。

    嘭嘭——

    两只手撞到金色壁垒上,发出巨大的响动声,但这防壁却纹丝不动。

    数只变异老鼠从怪物的手臂上跌落下来,一见到人便猛扑上去。

    爱兰德尔没有闲着,她抬起右手,弩枪三连发便带走三只变异老鼠的性命,接着小跑向前,向着鲜血满溢的大厅,纵身一跃。

    “!!!”

    罗森同样在解决随着怪物的动作而不断涌上来的变异老鼠,看到爱兰德尔的举动,他还在好奇这位修女小姐要用什么方式来行走于血池之上,便看见从她的左手袖子里飞出一枚精铁的飞爪。

    这梭子形状的飞爪目标是大厅的天花板,以高速钉进岩壁之后便炸开来,死死定在上面。

    而飞爪的后方,则是一根坚韧的钢索,爱兰德尔手上一抖,钢索便立刻拉紧,带着娇小的修女避过怪物袭来的第三只手,绕到它的身后。

    真灵活。

    第一次看见有人用这种方式战斗,罗森心想圣堂还真是有许多诡异的道具。

    在半空飞行的过程中,爱兰德尔手中的弩枪也没有停下来,一连好几发光之箭矢刺入巨大怪物的身体里,有一支甚至刺进了它的一只眼睛。

    发出惨叫,怪物猛然低下头。

    还没有人发觉它的意图,从泛着血水的水池里,突然窜出一条粗壮的尾巴。

    末端带着尖刺的尾巴横扫,正迎向无处可躲的爱兰德尔!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