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罪域的骨终为王

第二十一幕.意外的展开

    装在木箱中几瓶圣水被干草垫着,细长的瓶身之中是无色的液体,丝毫看不出任何“神圣”的意味。

    不过那些液体却透出一股微妙的力量,令人心生畏惧。

    罗森让那名中年男子站到一旁,自己走到木箱旁边,拿起一瓶圣水便直接打开木塞瓶盖。

    一阵清新的香味传来,但罗森没有被这所吸引,他感知力探入瓶中,深入分析着这些圣水的构成。

    片刻之后,罗森便解明了这所谓的“圣水”到底是什么。

    怪不得他觉得这玩意儿的感觉似曾相识,因为罗森发现这圣水中竟然含有蚀印虫浸出物的痕迹。

    如果说蚀印虫的体液能够制造那种短暂提高人实力的禁药“力量的代价”,那么这圣水之中含有这种成分,就十分令人感到费解了。

    或者说这是伪造的圣水,是邪教徒混入了杜兰特家族,向难民营提供了伪造的圣水,希望以此来重现下水道的那些怪物。

    或者说这圣水本身就没有任何治疗瘟疫的效果,整个拜伦维斯城不过是邪教徒的试验场地而已。

    第二个可能性让人感到毛骨悚然,对于罗森来说则会让情况变得更加复杂,因为那代表着圣堂之中也存在这腐化的势力,这可就难办了。

    瘟疫,圣水,以及罗森还没来得及调查的人口失踪事件,这些非同寻常的状况交织在一起,连同在布纳吉恩和雷吉欧斯遭遇到的事,令罗森那不安的预感越发变得强烈。

    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在这拜伦维斯,似乎有一个重大的阴谋正在酝酿当中,而他,则已经一脚踩进了这无比麻烦的漩涡当中。

    “圣水是谁交给你的?”

    罗森决定先追问一下这些“圣水”的源头以确定接下来的调查方向。

    “是杜兰特家的,我们有固定的接头人,他叫汉克,身材肥胖,光头,小胡子,每周四傍晚,我们会在城郊的‘待宰的羔羊’见面,他交给我货物,我给他钱。”

    中年男子立刻答道,看来他对于自己栖身的组织也没多少忠心,仅仅为钱卖命。

    “周四,那不就是今天?”

    想了想,罗森认为这条线索相当重要,必须追查下去。

    “没错,如果......如果没有遇到大人您的话,我现在正要动身去城里。”

    中年男子顿了顿,似乎在斟酌对于罗森的称呼。

    “是吗,那你现在可以去了。”

    立刻想到一个办法,罗森对那名男子说道。

    “什、什么意思?”

    不敢擅自揣摩罗森的意思,男子战战兢兢地问道。

    “你的名字是什么?”

    罗森没有回答,而是问起了对方的名字。

    “莫罗斯,大人。”

    “很好,莫罗斯,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护卫。”

    拍拍对方的肩膀,罗森声音里透着几分恶作剧的意味。

    ......

    拜伦维斯城郊,“待宰的羔羊”内。

    汉克相当焦虑。

    他坐在大厅的角落里,那肥硕的手指不断地击打着桌面,眼前的杯子早就空了,这名身材肥胖的男人不时望向旅馆的大门,眉眼间满是不耐烦的神情。

    终于,在他忍不住第三次要求店员再来一杯朗姆酒的时候,一名中年男子踏入店里,结束了他的漫长的等待。

    “你迟到了。”

    汉克压抑着声音说道,仿佛生怕其他人听见,但整个大厅里其实只有他们两人。

    这个时间点上,“待宰的羔羊”空无一人,就连店员都不知何时失去了踪影。

    “有些事耽搁了。”

    来人正是莫罗斯,他抹了一把额角的汗水,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门外。

    两名侍卫正面对面站着,其中一人是汉克的护卫,另一个,则是冒名顶替的罗森。

    依靠强大的感知能力,罗森在门口就能听见两人在店内的交谈,因此也就不用冒着打草惊蛇的风险进入酒馆里了。

    “这次的货卖得怎么样?”

    汉克搓了搓手,露出了贪婪的表情。

    “还行,但是难民那边已经没有多少钱可以搜刮了,他们大多互相掠夺,才能凑够那么一两瓶的价钱。”

    莫罗斯说明着,注意力却没有放在汉克身上。

    “最近难民营的瘟疫似乎又有蔓延的趋势,相信他们会愿意付出代价的。”

    汉克笑了笑,露出脸上的横肉。

    “对了,汉克,这些圣水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我们这么卖,要是被圣堂发现了的话......”

    咽了口唾沫,莫罗斯才问出罗森要求他说的话。

    “蠢货,你难道不知道杜兰特大人和埃德加主教关系匪浅吗?没必要操这个心!”

    有些轻蔑地看了莫罗斯一眼,汉克心中嘲笑着这个畏首畏尾的胆小鬼,他站起来,拍了拍自己因久坐而褶皱的衣服。

    “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帮你拿货。”

    说着他便挪动步子爬上二楼,过了好一会儿才拎着一个小箱子下楼。

    “怎么这么少?”

    莫罗斯有些奇怪,往常都是至少一大箱的圣水,这次怎么数量不对?

    “老爷吩咐的,也差不多到时候了,接下来圣水的用量会变少,所以卖完这一批,你就可以从那该死的难民营回来了,哈哈哈。”

    汉克说道,仿佛那不是人类居住的场所,而是畜生聚集的兽栏。

    “好,我明白了。”

    点点头,莫罗斯收下小箱子,又掏出一袋沉甸甸的金币交给莫罗斯。

    “不错,这种生意看来以后还能继续做,老爷可真是天才。”

    汉克掂量了一下钱袋的重量,接着取出一枚金币咬了咬,才满心欢喜地收入囊中,站起身来。

    “好了,我该走了,都怪你,我本来预约了‘莉莉乌姆’的一对姐妹花,现在可让她们等着急了!”

    赶着去商业区逍遥的汉克刚刚走出门,又回头对着莫罗斯念叨了一句。

    “莫罗斯,你怎么一个人来了,在这地界,不带护卫可不安全。”

    “呃!”

    经由汉克这么一提醒,莫罗斯才发现门口早已没有罗森的身影,而那名汉克的护卫则毫无觉察,仿佛罗森从一开始就不存在一般。

    如果敢泄密的话,今晚就来取你的这颗脑袋。

    只有罗森威胁的话语,在莫罗斯耳边回荡,令他一阵战栗。

    PS:感谢丿Tulip乄風,一夜一世,明月夜233,魍·残魂的打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