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罪域的骨终为王

第二十二幕.窃听

    汉克今天心情相当不爽。

    一大早,家里的黄脸婆就开始催促自己替家里不成器的弟弟在杜兰特家族的产业底下某一份差事,再加上女儿又哭闹着索求一条新的裙子——天知道上一条裙子是昨天还是前天才买的——汉克忍受不了这样的唠叨,借着办事逃了出来。

    随后他便和那些朋友们约好了晚上去“莉莉乌姆”好好逍遥一番,汉克垂涎那一对姐妹许久,只可惜家里看的严,每次应酬之后,他都得花大量时间安抚那醋意大发的老婆。

    如果不是因为当年靠着自己妻子家的背景才能有今天的地位,汉克绝对会找个理由踢掉这年老色衰的女人另觅新欢。

    再加上下午等待许久的焦躁,汉克一走出酒馆,就直奔着那粉色的店铺而去,试图发泄自己满腔的烦闷。

    汉克丝毫没有觉察到,在他身后的不远处,一个人正隐藏在阴影里注视着他。

    罗森发挥自己的【隐秘】技能,将所有的气息遮蔽,此时纵使汉克是一名黑铁阶高手也难以发现背后跟着的罗森。

    看到汉克急匆匆地踏进了那间名为“莉莉乌姆”的娼馆,罗森将感知力外放,沿着墙壁渗入到房间里面。

    他同时感知到了许多男男女女喘息呻.吟的声音,不过这对于罗森没有什么影响,他很快找到了汉克。

    这个肥胖的男子一踏进自己的包间,便立刻脱光了衣服,左拥右抱扑向床上衣着诱惑的一对年轻姐妹。

    是时候了。

    罗森涌现出一股恶趣味,他顺着墙壁游走,悄无声息地绕过守卫,翻进窗户。

    他两脚落地的时候,正好看见汉克正辛苦耕耘,几欲升天。

    也没多话,罗森大剑出鞘,剑锋瞬息之间便抵达了汉克的喉头。

    “唔......啊!!!”

    汉克还沉浸在温柔乡之中,却被罗森这突如其来的一剑吓得整个人萎缩下来,两腿发软,差点站立不住,也不知道是否会留下永久的心理阴影。

    而那对姐妹,在看到罗森大剑的时候就立刻昏死过去,也不知道是不是伪装的。

    “兄弟,饶命,我有钱,你想要多少都可以给你。”

    汉克声音里透着颤抖,他也顾不上自己赤身裸体的羞耻模样,连忙求饶。

    “有人花钱买你的命。”

    罗森没有直接盘问,而是先吓唬吓唬这个渣滓。

    “我、我什么都没干,你、你是不是弄错人了......”

    眼神里闪过一丝惊讶,汉克慌忙解释道。

    “你得罪了谁,自己清楚。”

    说着,罗森手中的剑轻轻往前推送,将汉克那肥厚的脖颈划出些许血痕。

    “大、大人,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圣水,圣水是杜兰特老爷授意的,我只是当个中间人......”

    见罗森是真的敢下杀手,汉克再也不嘴硬,直接认怂。

    “圣水可是圣堂才有的东西,你们是怎么得到的?”

    听到对方松了口,罗森继续追问下去。

    “我也不知道......等等等,我说我说,是埃德加主教授意的......”

    罗森的剑锋又深入一点,令汉克不敢再有所隐瞒。

    “他、他们今晚会在‘密斯里路’碰头,就在这条商业街的另一头。”

    汉克以为罗森是为着圣水而来的,便供出了自己主子的行踪。

    “很好,你令我非常满意。”

    罗森缓缓收回了剑,令汉克微微喘了一口气,但随即,他又接着说道。

    “但必要的惩罚还是需要的。”

    话音未落,罗森左手抽出桌上果盘里的小刀,向着汉克的下身,干净利落地一斩,接着空出来的右手一个手刀,这个肥胖的家伙就连一声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便昏死过去,下身的血浸湿了床单。

    ......

    罗森身形灵巧地在街道间穿梭,没过多久便到达了位于商业街另一端的酒肆“密斯里路”。

    正值用餐高峰期,餐馆里一片人声鼎沸,罗森四下探查了一番,确认到穆拉.杜兰特的踪迹后,便借着夜色跳上房顶,正位于他们的包间上方。

    不过当他抵达那个位置的时候,却发现早已有人占据了那里。

    是爱兰德尔。

    对方看到罗森也是微微一惊,但随即又恢复成原本的扑克脸,好似昨晚的娇羞少女并不存在一般。

    爱兰德尔没有贸然出手,毕竟昨夜罗森展现出来的实力着实强大,令人动手之前要忌惮三分,而且看起来罗森也不是冲着自己来的。

    “真巧。”

    罗森倒也没有慌张,区区一个黑铁阶守夜人而已,不足为惧。

    “这里可不是一般人该来的地方。”

    爱兰德尔说道,语调中尽是淡漠,带着微妙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意味。

    “今晚月色不错。”

    插科打诨道,罗森的注意力放在眼前的修女身上,另一边则放到包间内。

    穆拉.杜兰特坐在桌旁,面对满满一桌的丰盛菜肴,他却不为所动,只闭着眼睛仿佛在思索什么,他的侍卫站在门外,黑铁下游水准,倒也不差。

    “今晚可不是满月。”

    抬头看了看三轮同样大小,各残缺的月亮,爱兰德尔倒是一本正经地回答,显得有种莫名的认真感觉,她随即又开口问道。

    “你在这里有什么目的。”

    “我想,可能和你差不多。”

    如果是作为埃德加主教的护卫,爱兰德尔显然不会在屋顶上,那么罗森只能猜测这位修女的目标是穆拉.杜兰特。

    说不定她也觉察到了些许关于圣水的事。

    私自贩卖圣水这可是叛教的行为,足以引起守夜人的注意,作为异端被施以神罚了。

    “你背后的那位,知道的还真多。”

    爱兰德尔言下之意,罗森是受到他人委托才来调查这些事情的,毕竟作为一个雇佣兵要是还来插手这样的事,真是活腻了。

    无论是杜兰特家族的势力,还是拜伦维斯大圣堂的影响,都不是区区一个雇佣兵能够承受的,爱兰德尔将罗森的行为都归结于背后的雇佣者也相当合理。

    “只是知道应该知道的。”

    既然对方这样误会,罗森也就没有解释。

    两人也没继续交流,尽管利用黑铁阶的能力掩藏了大部分的交谈声,但过多的动作总会引起他人的警戒,他们两个便默默地等待着各自的目标。

    很快,罗森便感知到埃德加主教带着两名武装牧师走进了餐馆。

    看来那个叫帕海贝尔的家伙还蒙在鼓里?

    罗森猜测到,否则在拜伦维斯大圣堂颇有影响力的人,会不紧跟着主教大人一起行动吗?

    他瞥见爱兰德尔脸上露出一丝安心的表情,但接着,第三人的进入令罗森和爱兰德尔都有些不明就里。

    是怀特。

    怀特.伊扎里恩。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