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罪域的骨终为王

第二十四幕.拷问

    怀特回到家中的时候,三轮辉月已经变得有些黯淡。

    周围的宅邸依旧灯火通明,这片富人区居住着拜伦维斯大半有实力的商户,这其中绝大多数都与怀特关系良好,作为一名和善的商人,怀特备受大家的信赖,一度被推举为行业工会的代表。

    但谁也不知道,正是这样一个看起来沉稳可靠的人,背地里却进行着无比丑恶的交易。

    “怀特叔叔,您回来了。”

    一进门,迎面而来的便是约书亚。

    这位少年已经适应了拜伦维斯的生活,作为一名虔诚的信徒,约书亚时常前去拜伦维斯大圣堂与修士们一同学习圣典的知识,此时愈发有着一股圣洁的意味。

    “约书亚,还没有休息吗?”

    怀特面带微笑地问道,他揉了揉约书亚有些散乱的头发,接着看向大厅里。

    “索菲亚呢?”

    “她刚刚睡着。”

    约书亚说道,带着怀特进入了侧厅中。

    木炭上燃烧的火焰正旺,壁炉驱散了冬日的寒意,将整个侧厅烘得十分暖和,引人入睡。

    一名少女正披着毯子,躺在靠椅上酣眠。

    她鼻翼微动,发出细微的呼吸声,安静的睡颜惹人怜爱,整个人如同仓鼠般蜷缩在靠椅上,显得相当可爱。

    “这两天还适应吗?”

    怀特坐在沙发上,示意约书亚也坐下。

    “还可以,叔叔,圣堂的牧师们都相当友好,我感到自己对圣典的理解又更进了一步。”

    “嗯,不错,但有时间,你也要多学学生意上的事。”

    点点头,怀特委婉地让约书亚不要再怀抱不切实际的理想。

    约书亚先前在雷吉欧斯曾经在圣堂的学校里学习过一段时间,从那之后,成为一名侍奉女神的牧师便成为了这个商贾之子的理想,尽管约书亚知道这个理想绝对不可能实现,但仍旧怀抱着一丝期待。

    “我明白,叔叔。”

    约书亚自然理解怀特的意思,他本来也就相当懂事。

    “我只是想在继承家业和侍奉女神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的办法。”

    “圣堂或许并不是你想的那么完美......”

    话刚说出口,怀特便觉察到了自己的失言,如果有其他人在场,那么他的这一言论无异于异端,是可以直接上交给守夜人处理的。

    见到约书亚脸上露出些许怀疑的表情,怀特立刻改口。

    “我的意思是,圣堂的修行十分艰苦,并不是只用读一读圣典就能完成的,你现在只是体验一下那样的生活而已,完全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我明白,叔叔。”

    约书亚这才打消了疑惑,若有所思地说道。

    “好了,时间不早了,你该早点休息了。”

    怀特挥了挥手,示意女仆进来抱起索菲亚。

    “带着你的妹妹去睡觉吧,明天是礼拜日,早上我们还得去圣堂一趟。”

    “我知道了,怀特叔叔也别太劳累,那,晚安。”

    约书亚这才站起身,跟着女仆一同走出了侧厅,只留下怀特一个人在沙发上半躺着,看着壁炉中熊熊燃烧的火焰沉思。

    良久之后,他才缓缓站起身,准备回房间休息,但站起来的一瞬间,他便感觉到一阵战栗。

    那是如同电流扫过全身的触感,怀特顿时动弹不得,就连出声呼叫都做不到。

    被强大的气息锁定,手无缚鸡之力的怀特自然无力反抗。

    明明是寒冬,他却止不住地流下汗水,怀特无法转身,自然看不到身后的人是谁。

    “我的目的很简单。”

    对方开口了,声音低沉而沙哑,怀特觉得有些熟悉,却又根本想不起来到底是谁。

    “我提问,你回答,只需要点头或者摇头,明白了吗?”

    一瞬间,怀特觉得自己的脖子放松下来,他没敢回头看,只默默点了点头。

    “那些圣水全都是圣堂自己制作的吗?”

    点头。

    “贩卖圣水这个提案,是杜兰特家提出来的?”

    摇头。

    “那就是埃德加主教?”

    点头。

    “关于城里的蔓延的瘟疫,你知道是怎么爆发的吗?”

    摇头。

    对方沉默了,怀特感到如芒在背,就连时间的流逝都变得异常缓慢,许久,对方才接着开口。

    “放心,我对你们的生意没有什么兴趣,不过如果你敢告诉其他人的话......”

    对方的威胁令怀特心下一沉,既然能有如此神出鬼没的能力,那么取他的这颗人头实在太过简单,更别说对方都找到了自己家,伊扎里恩家的其他都在对方的报复范围内。

    “最后告诉你一个情报吧,这瓶所谓的圣水,到底效果如何,不知道你有没有确认过?”

    什么意思?

    怀特根本没有想到过对方所说的这些,他本以为贩卖圣水不过是圣堂和杜兰特家敛财的手段,但根据这番言论,这其中似乎还有其他的猫腻?

    还没等怀特细细思考,他只感到身体上一松,所有的压制烟消云散,他缓缓回头,侧厅里根本没有其他人的踪迹,先前的一切仿佛一场梦。

    只有他早已浸湿汗水的衣服在提醒着怀特那绝不是幻觉。

    “圣水的效果......”

    怀特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东西,立刻迈开还有些疲软的双腿,找人叫来了自家店铺里的炼金师,这名炼金师学习过一阵子炼金术,但离成为法师还太遥远,因此便留在伊扎里恩家中担任炼金师。

    取出一瓶圣水,他让炼金师仔细鉴定,但由于解离成分需要一定的时间,所以今夜是不可能出结果了。

    不过初步的分析结果表示,这瓶圣水的内容虽然对于瘟疫等疾病有一定的抑制作用,但更直接的,还是激发人体的内在潜力,长期服用的话,对于提高实力有着非同一般的帮助。

    不知不觉天已经蒙蒙亮,东方呈现出淡红的朝霞,三轮辉月早已消逝,怀特擦拭了一下汗水,这才想起今天是礼拜日。

    他们得去圣堂礼拜,怀特自己还需要与埃德加主教沟通接下来的计划,毕竟在瘟疫已经大范围被压制的情况下,圣水的需求其实已经并不多了,他们要决定是就此收手,或者利用些别的什么手段来让瘟疫稍微“失控”一下。

    “结果等我回来告诉我,不要和任何人说起这件事。”

    怀特吩咐炼金师道,接着清洗了一番身体,换上另一件干净舒爽的衣服,敲响了约书亚和索菲亚房间的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