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罪域的骨终为王

第二十八幕.变故

    “你说什么,索菲亚不见了!!?”

    怀特在与埃德加主教会面途中得知了这个消息,显得相当惊慌。

    “对,我就出去了一会儿,回来的时候,她就不见了踪影......”

    约书亚轻声说道,他双眼通红,自己的妹妹因他而失踪让他难以接受,更何况现在拜伦维斯之内也有着无法解决的人口失踪案件,所以现在这个时候,更是令他不安。

    “那些牧师呢,你之前带她进去的时候,不是有一些牧师吗?”

    怀特在听约书亚哽咽着叙述完整个过程之后,立刻发觉了其中的蹊跷。

    “你还认得他们的长相吗?”

    “我、我应该能认出来。”

    约书亚点点头,那几个牧师他先前见过,所以才放心把索菲亚交给他们,可没想到居然出了这种事情。

    “埃德加大人,可不可以召集一下这所大圣堂里的牧师,我想打听一下侄女的下落。”

    尽管有可能只不过是索菲亚独自一人跑出去玩耍了,但怀特依旧相当焦急。

    难道是那个家伙见到自己与埃德加主教会面,认为他会泄露消息所以才拐走了索菲亚吗?

    联想到那个人强大的实力,怀特越发觉得这样的可能性很大了。

    “没问题。”

    埃德加主教镇定自若,随即令人敲钟召集了现在正处于大圣堂里的牧师。

    然而惊人的是,这些牧师中没有任何一个是约书亚当时所见的。

    “不可能,虽然叫不上名字,但那些牧师毫无疑问都是我之前见过的,埃德加大人,还有其他没有回来的牧师吗?”

    约书亚更加焦急,他两手颤抖,心跳加速,脸涨得通红。

    “帕海贝尔先前去巡夜的那几队人应该快回来了。”

    埃德加主教缓缓说道,似乎想到了什么。

    “怀特先生,请到休息室等我一会儿,我会派人继续寻找你的侄女的。”

    “好、好的。”

    埃德加主教发话,看来是有什么更重要的事,怀特不便过问,只能目送埃德加主教离去,然后有些无力地瘫坐在椅子上。

    “叔叔,是我的错......”

    约书亚小声啜泣道,蜷缩着身体。

    “约书亚,你不用自责。”

    怀特还想安慰侄子两句,但门口出现的仆人让他不自觉地站了起来。

    “大人,拉泽尔先生让我带这封信给你。”

    对方说道,拉泽尔是怀特家炼金师的名字,看样子是圣水的鉴定有结果了。

    不过如此匆忙,看起来结果相当不一般。

    “好。你留在这里看着约书亚。”

    怀特起身,接过信封,然后走出了休息室,在一旁的树荫底下拆开了信件。

    “......这、这怎么可能?”

    看完那封信上关于圣水的成分分析以及可能的用途猜测,怀特仿佛遭到了晴天霹雳,整个人呆站在原地,久久回不过神。

    如果这一切是真的,那么这可不是什么买卖圣水可以定罪的。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怀特思考着,不能挪动半步。

    直到,从他的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话语声。

    “怀特先生,你在看什么?”

    “没、没什么......”

    慌乱地答道,怀特急忙将信件收进口袋,刚刚转过身,却感到心口一凉。

    低下头,一柄短剑正精准地插入他的心脏。

    “你知道的太多了。”

    最后听到的是如此的低语,怀特只觉得呼吸难受,视野里一阵天旋地转,接着两眼一黑,便逐渐堕入黑暗的深渊,最后所见的,是对方那一尘不染的圣职者长袍的衣角。

    ......

    帕海贝尔步伐平稳地走在长廊里,阳光透过彩色的玻璃照在他的脸上,显出别样的色彩。

    他走到一间门扉紧闭的屋子前,这是埃德加主教办公的地方,钥匙只有埃德加主教和他有,可以算是整个圣堂里最为神秘的地方之一。

    “奥德修斯大人,您回来了。”

    有路过的牧师向他打招呼。

    “嗯,你这么匆忙要去哪里?”

    帕海贝尔神情自若,他见对方脚步匆匆,便好奇地问道。

    “咦,大人您没有听到敲钟吗,应该是埃德加大人在召集我们。”

    对方说着,看了看帕海贝尔。

    “大人你这是要去干什么?”

    “我要帮埃德加大人拿一些东西。”

    露出了和善的笑容,帕海贝尔解释道。

    “原来如此,那我先过去了。”

    对方点点头,似乎对于帕海贝尔的说辞并无疑问。

    “好的,我待会儿也会过去的。”

    帕海贝尔目送对方离开之后,才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间的门,快速闪身进来之后再轻轻关上。

    书架上陈列着各个版次的圣典与关于教义阐释的书籍,还有更多的关于各个国家人文地理的杂记,木制书桌上是各种摊开的卷宗,羽毛笔上的墨水尚未干涸,显然在不久之前,埃德加主教还在这里办公。

    如果说到证据,那么最直接的应该是账本,无论是圣水的流通还是贩卖所取得的钱财,都应当有文本记载。

    不过帕海贝尔翻找了一会儿,却也没找到任何相关的记录。

    “看来不在这里。”

    仔细想想,这种重要的东西似乎也应该随身携带,帕海贝尔摇摇头。

    如果真是随身携带,那么这取证的难度就太大了,要想找到证据,只能从其他的方面入手。

    时间也差不多了。

    帕海贝尔见没有收获,便也不再停留,将所有的一切都恢复成最开始的模样,然后缓缓退出房间,用钥匙将门锁好。

    然而——

    “你在这里干什么,帕海贝尔?”

    从帕海贝尔的身后,传来了一声低沉的质问。

    是埃德加主教。

    “埃德加大人,我来拿这个。”

    帕海贝尔亮了一下手中的书,是一本解析圣典里几个传说的研究笔记,那是他顺手从书架上拿来的,这本书先前埃德加主教和他提过几句,因此自己来借阅这本书相当合理。

    他表现得十分自然,并无任何破绽。

    “是吗?”

    但埃德加主教的眼神中也读不出任何感情。

    “正好,我这里有几件事要和你讨论一下。”

    他打开了上锁的房间,轻轻推开门,扫视一圈,然后回过头,对帕海贝尔说道。

    “我们进来说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