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罪域的骨终为王

第二十九幕.证实的结论

    菲奥娜的炼金小屋,位于城西商业区的这家店铺现在本没有到营业时间,但半开的门扉却漏出几许微风,风铃响动,从屋子里,传来一位女性的声音。

    “这是什么?”

    菲奥娜刚刚睡醒,她的店铺本来应该到傍晚才开始营业,对于菲奥娜来说,夜晚才是她的领域,不过今天来的客人可不容她拒绝。

    身材火爆的女子揉着惺忪的睡眼帮罗森开门的时候,顿时精神为之一振。

    不光因为罗森带给她的那瓶魅惑之香当晚就出手,卖了个好价钱,更因为伴随着罗森而来的,一定会是些大大小小的麻烦事。

    比如现在放在桌上的瓶子中装着的东西。

    透明的玻璃瓶里是深紫色的蠕虫,这些虫子有手指粗细,没有眼睛,身上反射着烛光,正不断蠕动着向瓶口爬去。

    这正是罗森先前在下水道收集的蚀印虫。

    他隐匿气息,从墓地来到了这边,为的是进一步确认自己的猜想。

    “蚀印虫。”

    也没在乎对方会不会问自己是怎么知道这个名字的,罗森直接告诉了菲奥娜这些虫子的名字。

    “等、等等,这就是那个蚀印虫?”

    看样子菲奥娜虽然没有见过真正的蚀印虫,但对于这些虫子还有一定知识储备的,一听到罗森的话,她立刻瞪大了双眼。

    “女神在上,你是从哪里弄来这些虫子的?”

    “说说你知道的。”

    罗森没有回答菲奥娜的问题,而是继续从她嘴里问取情报。

    “你......你知道‘力量的代价’吗?”

    菲奥娜犹豫了片刻,才缓缓开口问道。

    “好像是一种增强力量的药剂?”

    罗森明知故问,试图装傻。

    “没错,这种药剂能够在短时间之内强行提高人的实力,但副作用也相当明显,绝大多数人在服用药剂过后的几天到一周内都会暴毙身亡,早在许多年前,就被圣堂与虹之塔列为禁药。”

    菲奥娜说着,又看了一眼瓶子里蠕动的虫子。

    “‘力量的代价’这种药剂的配方一直被严格封锁,大部分人都没办法接触到,但是根据一些模糊的记载,蚀印虫的浸出物就是这药剂的核心材料。”

    “这些虫子有这么厉害?”

    罗森心下已经确定了养殖这些虫子的人与散布假“圣水”的人应该是同伙,换句话说,邪教徒已经渗透了这个拜伦维斯城圣堂势力的高层。

    “蚀印虫分为母体和幼体,这些瓶子里的应该都是幼体,幼体的生命短暂,需要一直吞噬能量才能存活,母体则可以进入休眠状态,几十年不动都没有问题。”

    菲奥娜说着,从架子上拿下一本厚重而古朴的书籍,将其翻开到其中一页,然后递给罗森。

    泛黄的纸页上以花体字书写着关于蚀印虫的考证与草图,罗森扫了一眼,便被其中的一些描述吸引住了。

    “母体的蚀印虫可以孕育幼体,将其散播,幼体本能地找寻宿主寄生,提供基础的力量给宿主让其可以寻找更多的猎物,然后幼体汲取力量之后分裂,从而散播得更远。”

    菲奥娜以简洁的话语将蚀印虫的生态循环描述出来,那是一种令人难以想象的生命形式。

    “这其中,幼体汲取的力量有很大一部分会通过某种特殊的途径供给给母体,母体正是利用这种方法来不断变强,传说中在上古年代有人遭遇过黄金阶的蚀印虫,恐怕那是从更久远的过去便存在的老家伙了吧。”

    “等等,你说幼体汲取的力量会传输给母体,那么类似‘力量的代价’这样的药水会不会有同样的效果?”

    联想到了服用了这样的药水之后会暴毙的情报,罗森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

    “这......”

    菲奥娜沉默了,这样的设想在书中并没有记载,但根据蚀印虫的生存方式,这种力量的传输并不依赖于生命,或许对于浸出物来说,也是成立的。

    见菲奥娜没有否认,罗森陷入了思考之中。

    恐怕邪教徒制造“力量的代价”以及这种效果差一些的假“圣水”的目的不光是为了诱惑他人堕落,更多的还依靠这些东西光明正大地散布蚀印虫的幼虫。

    下水道想必是一个类似培养皿的地方,用以产出大量的蚀印虫来制造药剂与“圣水”,这些药剂既可以增强邪教徒及其党羽的实力,也能给母体输送力量,而母体,估计就是掌握在这一区域的邪教徒领袖手上。

    这就像是罗森上一世的云计算网络,通过蚀印虫链接起来的所有生物将力量都聚集到云端,也就是母体处,而操控母体的邪教徒可以尽情使用这些力量,而现在,几乎大半个拜伦维斯城都成为了邪教徒的“电池”,为他们供给着能量。

    这可是想想就让人不寒而栗的情况。

    “你喝过圣堂那里的圣水吗?”

    罗森收敛心神,又看了看菲奥娜。

    “没、没有,我不经常出门,也就没有去鼓捣那个玩意儿,怎么了吗?”

    这话锋一转令菲奥娜有些不安,她并没有去购买圣水,但她认为罗森不可能突然就提起这个话题,两者之间,一定有某种联系。

    “没什么,最好不要喝那个。”

    罗森摇摇头,正准备收起装有蚀印虫的瓶子的时候,从远处,传来了一声凄厉的哀嚎。

    那是如同狼嚎一般的高昂的吼声,令人脊背发凉,仿佛最深处的噩梦。

    “那、那是什么?”

    菲奥娜从未听过那样的吼声,她心里咯噔一下,不自觉地渗出冷汗。

    “不知道,不过,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罗森收起东西,向着门口走去,同时对菲奥娜说道。

    “如果你不想死得太惨的话,最好在家待着。”

    “什么!”

    菲奥娜眼里闪过一丝慌张,她看了看门外,什么都没有发现。

    又是一声嚎叫,这次则更加接近,并且,在这带头的一声之后,又有更多零散的嚎叫响起,伴随着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

    罗森警觉起来,他将手轻轻放在大剑的剑柄上,然后推开了门。

    然后,罗森看到了令人惊骇的一幕。

    身体上布满湿滑触手的高大的怪物,正啃噬着一位女性的腹部,在不远处还有两三只徘徊着,似乎在寻找猎物。

    这是一幅无比猎奇的景象,罗森无论上一世还是这一世都没有见过类似的场景,他感到周围变得昏暗起来,罗森抬起了头。

    天空中,耀眼的太阳早已不见,只剩下一个月亮高悬。

    一轮血色的月亮。

    PS:感谢明月夜233,魍·残魂,幻月魔的打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