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罪域的骨终为王

第三十幕.血月

    在亚特拉斯大陆的传说中,天空的三轮月亮是三位神祇在魔力之海的投影,而在某些野史之中,还有第四轮月亮隐匿于其中,它所代表的神明因为被混沌之民的其中一位所吞噬而陨落,原本的身体被染成一片血色。

    与绯月塞西莉亚不同,这血色的第四轮月亮更为原始而狂乱,象征着混沌与杀戮,将整片天空染色。

    血月映照之下,是一片野蛮而混乱的景象。

    身体上布满出手的怪物足有两人高,它匍匐在地,长手长脚上的爪子十分锐利,它的脑袋像是野狼,赤色的双眼中透出浓厚的杀意,白森森的獠牙上沾着粘稠的鲜血,正一点点滴落在那位女性的尸体上。

    俨然像是传说中的狼人,只不过眼前这大概可以算是触手强化版。

    女性的各种脏器早已被啃食得残缺不堪,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腥臭味,令人作呕。

    “发生了什么?”

    菲奥娜蜷缩在柜台后面,有些不安地窥视门外。

    “锁好门——如果你不想死的话。”

    罗森留下一句话,接着踏出门外。

    彭——

    重重地一声将门关上,菲奥娜急忙跑过去锁上门栓,还没等她加上第二道锁,只听见外面又传来一声嘶吼,紧接着是利器穿透血肉的钝响,那嘶吼声立刻变得衰弱起来,最终消失不见。

    菲奥娜从未见过如此的阵势,她眼角渗出几滴眼泪,无助与恐惧包围了她,这位女子跪坐在地上低声啜泣,直到一阵敲门声将她从绝望的漩涡众拉了出来。

    咚咚咚——

    清脆的声音令菲奥娜打了个冷战,不过很快,门外传来了令人心安的声音。

    “不用开门,听着,用你能想到的任何手段联系外界,我想你应该有那种玩意儿,这座城市现在全都是怪物,把这个消息告诉外面的人。”

    是罗森,他以平淡的语调说着,仿佛先前的战斗就像是吃饭睡觉一般寻常。

    “好、好的。”

    菲奥娜不知为何心中有些许悸动,原本不安的感情也因为罗森那普普通通的话语安定了下来,她想了想,自己的确有些能够联系外界的道具,于是点点头。

    “我该联系圣堂?还是虹之塔?”

    无论是圣职者还是法师,对于眼下的状况似乎都有些无济于事,菲奥娜颤抖着问道,在心底甚至希望罗森多在她身边待一会儿。

    “都可以,你能想到的最强的力量,都把他们叫来。”

    罗森倒是不在乎究竟是谁来解决这个事情,他的周围,三只狼人已经聚集了过来。

    “如果不想拜伦维斯就此从地图上消失的话,就把他们都叫来。”

    菲奥娜接下来的回应罗森没有去听,因为其中一只狼人已经猛扑了过来。

    这些怪物明显要比一般的雇佣兵要更强,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都更有优势,同时那不断蠕动的触手也令人忌惮,那狼人露出尖锐的牙齿,试图将罗森撕成碎片。

    但是罗森的剑更快。

    一道银光闪过,那只狼人已经身首异处,那些触手被斩落,在地上不断扭曲,最终化为一滩紫色的脓水,那怪兽的尸体也逐渐萎靡,露出已经发黑的骨头。

    “咦?”

    那骨头在罗森眼里倒是有几分熟悉,盆骨和肋骨的模样与人类无异,难道本体是人?

    想到蚀印虫寄生之后,由于力量的增强,通常人类的体型无法驾驭住这些原始而混沌的能量,这些宿主很有可能发生变异,罗森心中也有了答案。

    下水道的变异老鼠只是初级的体型增大,那些合成兽想必也是更进一步的结果,这些狼人,或许也是人类在遭到寄生之后产生的变异。

    剩下两只狼人见同伴被杀,一时有些退却的意思,但目光仍然死死地盯着罗森,似乎下一秒就会迎面扑来。

    罗森没有迟疑,一步踏出。

    他身前的空气被猛地压缩,狂暴的风吹过他的剑刃带出尖锐的爆鸣声,沉重的大剑此时犹如一支呼啸向前的箭矢,在狼人尚未有所反应之前便抵达了它的喉头。

    一剑闪过,浓稠的鲜血喷涌而出,将原本就脏污了的地面染成更深的红色。

    与此同时,另一只狼人见两名同类被杀,也顾不上其他,咆哮着向罗森袭来。

    但罗森轻描淡写地转身,大剑如同有自己意志般在他手中流转,霎那之间,那扑过来的狼人已经被剑锋一分为二,尸体的断面异常整齐,宛若被精密的机器切割。

    “绝对实力虽然不差,但战斗经验异常地少吗?”

    罗森在心里暗暗评估了一番这几只狼人。

    这时,他看到那被割开喉咙而死的狼人身上的触手逐渐溶解,恶狼一般丑陋的脑袋也冒出点点青烟,而这些都滴落之后,那里分明就是一张人的脸。

    罗森没有见过这个人,腐蚀性的液体已经将他的脸侵蚀得分辨不出身份,但这张脸毫无疑问是人类的脸。

    然后,从邻近的几间房屋中,接连发出人类的惨叫,这些惨叫随后又逐渐转变为野兽的咆哮,只听见断断续续的求救声戛然而止,罗森的四周便只剩粗重的呼吸声在回荡了。

    看来这些圣水,真的是利用蚀印虫的特性来改造人类的道具。

    恐怕服用过一定量圣水的人身体里早就埋下了蚀印虫的种子,这些种子平常时间里只能让人感到精神百倍力量增强,但母体一旦发出指令,这些种子就会疯狂地滋长,汲取宿主的力量之后将其改造成变异的怪物。

    这么一看,这座拜伦维斯城,至少有三分之一的人服用过圣水,将要诞生的怪物,大概远不止这个数字。

    整座城市都将陷入疯狂之中,而漩涡的核心,则是那矗立着的高耸的拜伦维斯大圣堂。

    隐隐有钟声敲响,仿若在为这座城市送葬的葬钟。

    罗森注意到街边,店铺里,小巷中,屋檐上,无数的狼人正涌现出来,它们嘴角还残留着新鲜的血液,正虎视眈眈地盯着罗森所在的位置。

    “看来只能一路杀过去了。”

    他大剑握紧,将魔力凝聚在身侧,蓄势待发。

    但随即,那些狼人纷纷停下了前进的势头,似乎在忌惮什么东西一般退后几步。

    然后,随着一声低沉的咆哮,一个怪物在转角出现。

    与狼人,变异老鼠,合成兽截然不同,那只怪物有着罗森熟悉的外形,只不过并不是罗森认知中的生物。

    那是一头野猪。

    两层楼高的野猪。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