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罪域的骨终为王

第三十二幕.真相

    爱兰德尔感到事情有些不对。

    距离帕海贝尔离去已经过去许久,她独自一人在侧厅里静坐,等待着约定的时间。

    周围变得有些过分安静,记得先前还敲钟召集了许多人,但爱兰德尔并不属于拜伦维斯大圣堂的编制,所以也就没有前去。

    她坐了一会儿,再度阅读了一遍圣典里的几段故事,才收起小册的圣典,站起身来。

    “与其在这里干等着,不如先去确认一下米娅的状况。”

    爱兰德尔想到了那几个和自己一同从孤儿院里逃出来的孩子,现在情况并不稳定,她本来不想让他们太过担心,但帕海贝尔和自己接下来很可能面临一场恶战,所以得事先安排好他们的一切才行。

    不过等到爱兰德尔来到孤儿的房间时,却发现这里空无一人。

    床铺和桌椅都相当整洁,并不像是遭到绑架了的模样,现在正是接近午饭的时间,他们如果不在食堂的话,那么应该也不会跑出去玩才对。

    想到这里,爱兰德尔的心咯噔一下猛然加速。

    “难道......”

    她想到了最坏的结果,那就是埃德加主教已经觉察到了一切,此时米娅那些孤儿们早就成为了人质被俘获。

    如果那样的话,她让帕海贝尔去搜集证据的行为,无异于让帕海贝尔跳进火坑,是让他去送死。

    “帕海贝尔!”

    惊叫出声,爱兰德尔急忙离开,向着她与帕海贝尔约好的见面地点走去。

    一路上几乎没有遇到什么牧师,爱兰德尔不知道是因为都聚集起来了还是被派去执行什么任务了,她压抑住自己不安的心,推开了那间休息室的门。

    理所当然的,没有任何人存在。

    “......嗯?”

    就在爱兰德尔尽力压抑住自己焦急的心,思考接下来行动方向时,从房间的阴影处,一只形状怪异的野兽猛然向她扑来。

    那野兽如同一匹巨狼,却浑身都是脓疮与细小的触手,头部有十几只眼睛,一张血盆大口中,密密麻麻的尖牙闪着寒光。

    它先前近乎气息全无,此刻突然暴起咬向爱兰德尔,却被立刻觉察到的修女俯身躲过。

    铮——

    一声清脆的鸣音,爱兰德尔的手中,赫然出现了一柄由光的粒子构成的长剑。

    “居然这里都有怪物?”

    她有些不敢相信,居然在这最为神圣的拜伦维斯大圣堂见到了这样状貌扭曲的变异怪物,但惊讶归惊讶,她手上毫不留情,右手一张,从手腕处,一柄弩枪便出现在那里。

    唰唰唰——

    一连三支箭矢却尽数落空,那只变异野兽似乎相当熟悉爱兰德尔的攻击方式,以最小的幅度躲过之后,立刻冲了上来。

    “糟糕。”

    爱兰德尔显然没有料到这只怪物居然会有如此的智力,她长剑挥舞,却被对方再一次闪过,尖牙一口直接咬上她的左手小臂。

    咔擦——

    本来应当被直接咬掉的爱兰德尔的左手,此时却发出了金属才有摩擦声,那变异怪物并没有料想到这样的情况,一时迟疑没有松口。

    这个破绽正被爱兰德尔抓住,她左手竟然直接旋转了一百八十度,从小臂的侧面弹开几道利剑,撑破了她的袖口,也让变异怪物的嘴血肉模糊。

    那伞状的利剑立刻旋转起来,连带着削下好几片怪物的肉,令其一阵哀嚎。

    没有停下,爱兰德尔右手弩箭齐出,直接贯穿了它的身体,将其钉死在地面上。

    抬起左手的剑,爱兰德尔径直斩下那变异怪物的脑袋,不知道为什么,她隐约感到这怪物在临死之前看她的目光有些熟悉,但随着生命的消逝,一切都归于虚无。

    “看来圣堂里的确有内奸。”

    爱兰德尔喃喃自语道,却捕捉到房间里还有一丝微弱的气息。

    “谁?”

    抬起手中的弩枪戒备着,她却看到一名牧师浑身是血,正瘫坐在长桌的一侧。

    是帕海贝尔。

    “帕海贝尔,你怎么了?”

    立刻蹲下替这位牧师查看伤口,爱兰德尔眉眼间早已被焦急填满。

    “和埃德加主教打了一场,勉强才逃出来,如果不是靠着这个,恐怕早就死了......”

    帕海贝尔的声音有些虚弱,他从胸口掏出一本已经烧焦一半的圣典,又看了看那被斩首的变异怪物,露出了无奈的笑容。

    “看来拜伦维斯大圣堂,早就不是什么神圣的地方了。”

    “你别说话,小心伤口......”

    爱兰德尔扯下一块衣服,替帕海贝尔简单处理了一下伤口。

    “我联系了一个实力很强的人,他可以帮我们,现在我们得先避开埃德加主教,他有拜伦维斯大圣堂的防御神术开关,在这里我们打不过他。”

    分析着当前的情况,爱兰德尔直视帕海贝尔的双眸。

    “米娅他们都不见了,我不知道他们去了哪儿,有可能......”

    “爱兰德尔.....姐姐。”

    正当她提到米娅等人的时候,就听见背后传来一声呼唤。

    “米娅......这是什么!!!”

    原本还惊喜地回过头,爱兰德尔却在看到“米娅”的瞬间,本能地举起了剑。

    因为出现在她眼前的,早已不是什么活泼可爱的小女孩米娅了。

    如同野狼一般的身体,脑袋上密布的眼球,尖牙和利爪,正是与先前爱兰德尔斩杀的变异怪物一模一样的家伙。

    而且还不止一只,整整四只,正将爱兰德尔和帕海贝尔团团围住。

    “你把米娅怎么了?”

    脑中,不详的预感正在涌现,爱兰德尔长剑平举,警戒着对方。

    “爱兰德尔姐姐......我、我是米娅啊......”

    那怪物却仿佛在哭泣般断断续续说道。

    “什、什么......”

    爱兰德尔看着对方的双眼,那双眼睛正与米娅一模一样,一时间,她都有所动摇。

    “爱兰...德尔姐姐,请、请杀掉我。”

    那怪物恳求着,连同其他的几只怪物,也都发出了悲鸣。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爱兰德尔陷入了彻底的混乱之中,如果这些怪物真的是孤儿院的那几个孩子的话,那么先前她所斩杀的,难道也是那些孩子吗?

    那些在自己生命最为灰暗的时刻,不离不弃,贴心照顾自己的孩子。

    “姐姐......我找不到哥哥了......约书亚哥哥......”

    一头变异怪物说道,它身材更加瘦弱,样貌却同样带着不可名状的扭曲感。

    “你们到底......”

    “看来实验最终还是需要完善。”

    就在爱兰德尔不知所措的时候,从她的身边,传来一声淡漠的话语声。

    是帕海贝尔。

    这位受伤的牧师不知何时已经站了起来,他原本苍白的脸此刻却红润无比,身上的伤口仿佛一瞬间愈合了一般,他脸上是严肃的表情,目光却没有落在那些变异怪物身上。

    “帕海贝尔,你没事了?等等,你说的实验是什么......”

    心里被各种想法充斥,爱兰德尔感到大脑中一片乱麻,此刻的帕海贝尔与她记忆中那个斯文儒雅的少年完全不同,带着一股癫狂而冷漠的气质,仿佛一个沉醉于实验中的狂信者。

    “实验?你在说什么?”

    帕海贝尔开口,声音中不见一丝犹豫。

    “当然是献祭整个拜伦维斯,缔造真神的实验。”

    随着帕海贝尔的话语,爱兰德尔只觉得视野被血色侵蚀,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意识便沉入无边的黑暗。

    PS:感谢醉梦惊禅,都比的春天,公孙无病的打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