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罪域的骨终为王

第三十六幕.混沌牧师(求订阅!)

    索拉尔,或者说名为索拉尔的意识有些烦躁。

    眼前的敌人实在太难缠了。

    他自从拥有了现在这份力量以来,索拉尔还从未面临如此的困境。

    通常来说,大部分的敌人在最开始就会因为索拉尔自己强大的团队合作而败北,甚至没有觉察到背后的真相,碾死这些弱者比踩死一只蚂蚁更加简单。

    然而这名气息特殊的骑士,居然能够逼得自己使出隐藏的杀招。

    不可饶恕!

    自己是主人最得力的部下,自己的职责是守卫这座拜伦维斯大圣堂的门,在降临仪式之前不让任何人进出。

    而眼前的这人,便是任务最大的阻碍。

    索拉尔毫不犹豫使出了自己压箱底的神术“极光咏叹”,这神术需要一定的准备工作,而且还得施术的五人心灵调和,不能出现半点瑕疵,因此尽管破坏力在中阶神术里傲视群雄,但长期以来在教会中都不受重视,被视为鸡肋,一度沦为处决犯人用的神术。

    但索拉尔不同,拥有一个强大灵魂的他简直是“极光咏叹”天然的施术者,尽管是越阶,可施放这个神术的速度甚至比历史上的几位天才联合更加迅捷,所以这一招一直是作为他的杀手锏而存在。

    此刻,他看见那名骑士在耀眼的光芒中扭曲,心中无比愉悦。

    这是他第一次在实战成功用出“极光咏叹”这个神术,其他的敌人大多撑不过五人联手,根本不需要耗费巨大的心力来施展这个神术。

    看到这明亮的光,索拉尔想起了往昔的时光。

    那时候,他还是他们,五人来自不同的地方,却因为生死的作战而成为好友,他们身上各有残疾,因此被圣堂的其他同伴排斥,直到有一天,他的主人,那个男人站在了他的面前。

    “你们,想要融为一体,成为一个完美的人吗?”

    如此,对方问道,他们,索拉尔点了点,从此,自己便踏上了不一样的人生。

    “所谓的女神不过是虚伪的神明,只有混沌之主才是唯一真神,而我的主人,则是真神的至高神使,渺小的蝼蚁,在信仰之光下化为灰烬吧!”

    索拉尔高声呼喊,眼中满是狂热,他死死盯着神术的中心,在那磅礴的力量中,任何人都无法幸免,他十分有自信。

    然而——

    “灰烬?我似乎倒是真的有这么个别名。”

    一道冷淡的话语声传来,令索拉尔瞪大了双眼。

    “怎么可能!!?”

    不可能,即便是青铜阶也无法直接承受这光芒的灼烧,对方不可能在这神术的光辉下完好无损!

    可没等索拉尔回过神来,从那法阵的中央,一只手伸了出来。

    那并非凡人的手。

    没有皮肤,没有肌肉,没有血管,只有,森森的白骨。

    那手的后面是已经残破不堪的铠甲,可以看见空洞的腹腔内,只有骨头留存。

    索拉尔本以为对方是使用了什么秘术,即使肉身被焚烧殆尽之后也能行动,但很快,他就知道自己错了。

    对方的脑袋从神术的光芒中探出来。

    那是一个骷髅。

    高颧骨,空洞的鼻子,双眼中,苍蓝的火焰燃烧。

    “亡灵!!!”

    索拉尔此时才惊觉从一开始就觉得对方身上那奇怪的气息的源头究竟是什么,原来这人根本就不是人类,而是亡灵,千百年来从未在大地上出现的亡灵!

    最后出现的,是罗森手中的狼骑士大剑。

    恍惚之间,那摄人心魄的剑锋已经逼近到索拉尔其中一具身体咫尺之内,锋锐异常,仿佛先前遭到的攻击皆是虚无。

    “怎么会!!?”

    索拉尔急忙防御,双剑牧师以攻为守,长棍牧师则阻隔其中,铁拳牧师则从后方包抄敌人,身后,弩枪牧师已经扣下扳机,而他主体意识所在的圣典牧师,正在加速咏唱防御神术的咒文。

    一即全,全即一。

    这正是索拉尔引以为傲的战术。

    可是,罗森没有退后。

    他眼中苍蓝的幽火宛若鬼魅,在刹那之间一分为二,又立刻变成四个。

    索拉尔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在他的面前,竟然出现了七个罗森!

    七人的罗森并非虚影,每一个都有着足以威胁到索拉尔性命的能力,这是远远胜过索拉尔五人一魂的战技。

    如果说先前索拉尔是依靠人数和合作的优势来压制住了罗森,那么此刻罗森正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五个打一个不公平,那么自己这边就变成七个!

    “知道吗,你所谓的最强的能力,有一个致命的弱点。”

    锋芒毕露,罗森在电光石火之间低声说道。

    “如果原本就有五人,不同步的攻势说不定还得让我再吃点苦头,但若是只有灵魂......”

    一剑,斩落了双剑牧师的双手,又一剑割开喉咙。

    一剑,洞穿了长棍牧师的胸膛,将心脏刺穿。

    一剑,将铁拳牧师的首级斩下。

    一剑,挡下了三连发的银色箭矢,又一剑自眉心刺入弩枪牧师的脑中。

    最后一剑,圣典牧师眼睁睁地看见那致命的长剑捅入心窝,一阵钻心的疼痛传来,他感到自己的灵魂仿佛受到了五重的痛苦。

    “若是只有灵魂,那么五人与一人又有什么区别?你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

    罗森幽幽的话语传入索拉尔的耳中,令他感到远比死亡更为深沉的绝望。

    那是自己唯一的骄傲被人践踏在地的屈辱,是自己的光明被人无情夺走的痛苦。

    “啊——”

    他咆哮着,五人一齐咆哮着。

    他仿佛又回到了那个阴暗潮湿的小巷中,与老鼠争夺食物的日子,在暗无天日的时光中,就连最后一丝理智都被磨灭。

    索拉尔看见眼前的七位罗森归于一体,紧接着,狼骑士大剑的剑刃划过自己的脖颈,一阵冰凉,尘埃落定。

    “真是难缠。”

    罗森挥剑洒去鲜血,身边是倒下的五人牧师。

    他有些可惜地看了看自己身上破烂的盔甲,随即丢下一些阻碍到行动的,保留几件尚且还有防御作用的,反正现在整个拜伦维斯还活着的人也不多,自己今后也没有留在这里的打算,也就不用隐藏身份了,只不过好不容易搜集的铠甲又一次毁坏,令他有些心疼。

    罗森更加心疼的是手里的披风。

    这件从菲奥娜那里换来的披风都还没有用过几次,就在神术的光辉之下化为了一团焦黑的垃圾,令罗森肉疼——或许是骨疼不已。

    不过也多亏了这件披风,抗魔力搭配上罗森被动的微弱的魔力壁垒,才得以在神术之下有活动的余裕,不过即便如此,罗森本身的消耗也有些大,如果再待上几息,恐怕也难以存活。

    还好那五人的整体实力并不算特别出众,这神术似乎要更为高阶,因此他们施展的神术伤害有限,要真的换成同为青铜阶的其他牧师组合施展,哪怕罗森纵使有千万种办法,也插翅难飞。

    还没进门就损失了一件装备,罗森顿时对接下来的冒险有些不安,更多的不安则来自于爱兰德尔,这位正直的修女小姐倘若知道自己栖身的圣堂已经变成现在这个模样,不知道会作何感想,当然,更大的可能是她早已身死,再也无法知晓真相。

    罗森挥去这些杂念,将感知力蔓延开来,接着踏入了拜伦维斯大圣堂的大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