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罪域的骨终为王

第三十七幕.自白(为舵主小木不是小暮加更)

    爱兰德尔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身处无边的黑暗之中。

    她尝试着动了动手脚,却被钢铁的锁链紧紧束缚住无法移动,这片区域似乎有什么古怪的地方,爱兰德尔无法驱使自己的力量,现在的她,就如同一个失去了提线的傀儡,动弹不得。

    恍然间,她想到了刚才所见的景象。

    曾经的同伴变为不可名状的怪物,一直以来仰慕的青年则是罪魁祸首,爱兰德尔感到一阵眩晕,各种复杂的感情涌上心头,不由得轻声发出痛楚的悲鸣。

    “你醒了吗?”

    传来了熟悉的声音,这在过去是令爱兰德尔憧憬的声音,但现在,却是恨之入骨的声音。

    “帕海贝尔......你不是帕海贝尔!!?”

    爱兰德尔无法感知到他人的存在,她此时就如同一个无助的小姑娘,只能依靠言语来给予自己勇气。

    “不不不,我正是帕海贝尔.奥德修斯,你所熟悉的那个人,爱兰德尔。”

    说着,对方打了个响指。

    一瞬间,爱兰德尔感到强烈的光涌进自己的眼睛里,她的鼻子开始闻到一股刺鼻的气味,视线也恢复正常,仅剩所有的力量,依旧被封印着无法使用。

    看来是某种感官遮蔽术,她暗自思考道。

    这个时候,爱兰德尔才发现自己正被紧紧绑在一个十字架上,周围的景象似乎是一个大厅,血色之月的光芒洒下来,让整个环境都泛着一股诡异的光。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这里应当是拜伦维斯大圣堂最高的那座塔楼上,一年之中,只有新年来临之际,主教才会来这里进行祷告,向女神祈求一整年的平安。

    “还有些时间,就这么干等着似乎太浪费了。”

    帕海贝尔正坐在爱兰德尔对面的长椅上,一手托腮,原本儒雅的脸,此时在月光的映照下显出几分邪性,他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容,接着说道。

    “如果这是在我们过去阅读的那些传奇故事里,现在应当是所谓“反派自白”的时间了吧。”

    他打趣道,但爱兰德尔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

    “你把帕海贝尔怎么了?”

    她质问道,眼前这名青年显然和自己认知中的相去胜远,她怀疑是邪教徒冒充用以扰乱人心的。

    “我就是帕海贝尔啊,可怜的爱兰德尔,难道你要我把过去的那些山盟海誓都重复一遍才肯确认吗?”

    帕海贝尔无奈地摊了摊手,他身上依旧是那件牧师的长袍,却显出另一个意义上的惊悚感觉来。

    “你......”

    爱兰德尔一时语塞,她与帕海贝尔的那些誓言应当只有他们两人才知道,但心底里,她又怀抱着一丝侥幸。

    “不过话说回来,你所熟悉的帕海贝尔又是怎样的?”

    帕海贝尔站了起来,一步步靠近爱兰德尔,轻轻托起她的下巴。

    “成熟?稳重?温柔?拜伦维斯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牧师?”

    “呸!”

    爱兰德尔啐了一口唾沫,却在距离帕海贝尔脸不到一寸的地方停下了。

    “魔力壁垒,青铜阶......你什么时候?”

    这正是魔力壁垒的体现,爱兰德尔有些吃惊,原本帕海贝尔表现出的不过是黑铁上游的实力,难道他一直在隐藏实力?

    “还是来说说关于帕海贝尔的事吧,我的爱兰德尔。”

    他微微一笑,接着,爱兰德尔只觉得一阵头疼,一副朦胧的景象便出现在她的脑海里。

    那是一个衣着光鲜的贵族,流连于花柳丛中,对着女神许下了誓言,却在对方大着肚子来找他的时候一脸冷漠,径直将那女子踢出了家门。

    “这是我的父母,一个贵族与***很寻常的搭配。”

    帕海贝尔的声音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平淡无比,仿佛在诉说晚餐的菜式。

    “我的母亲在生我的时候就因难产而死,对于一名**来说,生育实在是过于愚蠢的行为。”

    爱兰德尔见到一个瘦弱的男孩在被一群孩子欺负毒打,却只能抱头痛哭。

    “在我五岁的时候,我就被那势利眼的老鸨踢了出来,流浪几个月之后才进入孤儿院,那个时候,我真的以为自己得到了救赎。”

    爱兰德尔眼前的景象变成了这个小男孩进入孤儿院,与包括她自己在内的其他人相遇的画面,温馨而甜蜜,令她鼻头一酸。

    “但事实证明,这个世界的恶意远不如此。”

    画风一变,原本粉色的画面立刻变得阴冷起来。

    开办了孤儿院的富商来到这里,扫视一圈孤儿之后让院长带走了不过十岁的帕海贝尔,本来还以为是得到嘉奖的少年,却被带到了富商的床上。

    眼前出现了丑陋而肮脏的一幕,富商猥琐的笑容,院长淡淡地在门外等候,少年的求饶与悲鸣。

    爱兰德尔试图闭上双眼,但直接在脑中浮现的画面却容不得她拒绝。

    “那真是比噩梦更加恐怖的五年,几乎每个月,我都会遭到这样的待遇,我想过反抗,但那只会换来看不见伤口的毒打,他们甚至会拿其他人的性命来要挟,我只能默默忍受。”

    帕海贝尔的话语声中第一次出现了感情的波动,那是隐忍的愤怒,是几欲爆发的仇恨,是极度压抑的痛苦。

    “不过一切的转机,在我十三岁的那一年出现了。”

    帕海贝尔隐去了一段经历,而是直接跳转到了一段令爱兰德尔震惊的画面。

    那是下身一片血肉模糊的富商,面露惊恐倒地而亡,是慌乱无措的院长捂住鲜血喷涌的喉咙跪倒在地,是逐渐燃起的火焰,吞噬整个孤儿院的场景。

    “我杀掉了那两个卑劣的家伙,为了不引起他人的怀疑而烧毁了整个孤儿院,虽然在这之中有所牺牲,但我却保护了剩下的人不会再遭到同样的待遇。”

    爱兰德尔哑然,自己一直以来痛恨的家伙,居然就是一直以来深爱的人,这巨大的冲击令她难以承受,长期以来支撑她活下去的信仰和复仇之心在这一刻轰然倒塌。

    爱兰德尔仿佛听到自己心中某个脆弱的东西哗啦破碎的声音,她犹如缺失了重要齿轮的机器,一时间停止了运转。

    “......嗯?好像有不安分的家伙闯了进来,居然能击败索拉尔,恐怕在这拜伦维斯里,应该屈指可数......”

    轻抚双目已经失去所有焦点的爱兰德尔脸颊,帕海贝尔感知到有不速之客进入了拜伦维斯大圣堂的大厅,脑中顿时闪过好几个身影,但随即又摇了摇头。

    “无妨,约瑟夫早已守候在大厅,虽然与索拉尔常年不合,但他可是我最高的杰作之一,想必一定能为真神的降临立下功勋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