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罪域的骨终为王

第四十二幕.仪式

    罗森站在一片烟尘之中,右手握持的银色铃铛散发的光辉正逐渐暗淡,空气中的元素从未如此浓郁,他几乎可以看到这些游离的元素聚合又分散的模样。

    而祷告大厅,此时已经面目全非。

    那些带有宗教意味的彩色玻璃早已破碎,洁白的墙壁上已经染上了焦黑的痕迹,地面凹凸不平,以罗森为中心,火焰燃烧过的痕迹呈放射状散开,不远处,一团散发着焦臭味的肉块正在微微颤动。

    糟糕,似乎有些过头了。

    罗森在心中暗自叫苦。

    一次将格里菲斯圣铃中储存的三发阳光之枪用尽,罗森几乎消耗了剩余魔力的三分之一。

    事实上,在第二发阳光之枪落到约瑟夫身上的时候,这个怪物就已经近乎死亡,但罗森深知补刀的重要性,没有冒险亲自去用剑斩杀对方,而是直接暴力地将第三发阳光之枪甩了出去。

    直到最后,约瑟夫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是被这样杀死的,比起罗森看穿了自己破绽的佯攻战术,他对于罗森使用的阳光之枪更加感到不可思议。

    罗森也庆幸这阳光之枪对于亡灵没有额外的伤害加成,除去最开始有些灼热感之外,后面的两枪就几乎没有什么副作用,用起来相当顺手了。

    高温几乎蒸发了大厅中的所有血液,就连那些牧师与合成兽的残骸都被烤成了深深的黑色。

    那一大团蠕动的肉块正是约瑟夫,或者说曾经是约瑟夫的怪物残骸。

    罗森缓缓挥剑,赤色的火焰燃起,将那团肉块燃尽,可以看见其中约瑟夫已经残缺不全的尸体,他的下半身似乎是由机械支撑的,不由得让罗森想起了爱兰德尔。

    看来圣堂对于人体改造还真是热衷。

    收起格里菲斯圣铃,罗森心想这下大部分的底牌都用掉了,接下来如果还遇到什么强大的敌人,那么只能拼上最后的老本了。

    他精神力外放,先前因为强敌出现而收敛起来的感知此刻全部调动起来,整个人宛若活体雷达,搜索着拜伦维斯大圣堂的一草一木。

    罗森很快发现了爱兰德尔熟悉的气息。

    就在位于正上方的塔楼中,旁边没有其他的人,看来是被囚禁在那里。

    只不过,在罗森的感知中,爱兰德尔的气息相当微弱,却又不像是受了重伤之后的表现,用罗森的话来说,就像是失去了生命的气息一般。

    得快点行动才行。

    约瑟夫的尸体没有什么能够利用上的东西,罗森直接跨过他的尸体,沿着螺旋状的楼梯向上攀登,一路上倒也没有再遇到什么怪物或者阻拦的牧师。

    “难道是陷阱?”

    想到了最简单的套路,罗森将感知力收束到周围数码的范围内,仔细搜索着所有可能出现的埋伏和机关,但很快,他就发现是自己想多了。

    什么都没有,无论是隐藏的敌人,致命的陷阱,还是暗处的偷袭,都是不存在的。

    走上阶梯,他推开了半掩的门。

    然后,罗森见到了被束缚在椅子上的爱兰德尔。

    说实话,罗森上一世曾经通过某些不可描述的途径鉴赏过某些只可意会的调教视频,但真正见到“坏掉”的人,这还是第一次。

    原本高冷淡漠的修女小姐,此时双目涣散,找不到焦点,整个人瘫坐在椅子上,如果不是有绳索捆绑住,恐怕早已经滑落在地上。

    看来是受到了重大的打击?

    罗森有些奇怪,按道理爱兰德尔早就知道埃德加主教背叛圣堂的事,不会做出这样的表现来,那么她会如此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思前想后,罗森只能得到和帕海贝尔有关的结论,毕竟这位修女小姐在那个年轻人面前可不是那么冷若冰霜的。

    总之得先确认一下具体的情况,罗森正想迈出步子,却发现爱兰德尔周围的地面上,有些古怪的地方。

    “这是......法阵?”

    以鲜红的血液绘制的复杂法阵上满是晦涩难懂的古代符文,而爱兰德尔所处的位置,正好在法阵的中央。

    这让罗森想到了某种邪恶的献祭仪式,将纯洁的少女献给邪神以换取力量,正符合他对邪教徒的印象。

    而爱兰德尔胸口的东西,更是让罗森确认了这样的猜测。

    那是罗森曾经见过的金色的水晶,与先前不同,这枚水晶正高速旋转着散发微光,并且一阵明灭,似乎正与某种冥冥之中的存在共鸣。

    看来这个金色水晶对于仪式有着十足的重要性,罗森想到,如果就此将爱兰德尔带走或者干脆破坏这个水晶,说不定能对邪教徒的计划造成一定的干扰。

    罗森倒是没有怜香惜玉的想法,一方面现在的情况下,带着毫无行动能力的爱兰德尔无疑是一个累赘,另一方面,如果牺牲自己就能对邪教徒造成重创的话,这个嫉恶如仇的爱兰德尔应该也会选择这样做吧。

    不过罗森觉得那金色的水晶似乎蕴藏着远超出表现出的力量,贸然动手恐怕自己会遭殃,因此还是以救出爱兰德尔为第一考量。

    毕竟这位修女小姐还欠着自己一个要求,可不能就这么让她逃掉。

    罗森猛然间回过神,发现自己正在认真地考虑要不要杀掉爱兰德尔这件事,亡灵那淡漠无比的心灵中似乎泛起了点点涟漪。

    “总之先试试看。”

    他摇摇头,将可能涌生出的念头都抛掷一旁,向前踏步,进入了塔楼大厅。

    一切都一如既往,并没有罗森想象中的触发什么不得了的神术机关,他快步走到爱兰德尔身边,先是呼唤了两声,见对方没有反应,便掏出短刀割断绳索,伸手想要抱起这位修女小姐。

    但就在这个时候,整个法阵泛出妖异的红光,将罗森和爱兰德尔笼罩在其中。

    “果然有诈!”

    罗森急忙以公主抱的姿态抱住爱兰德尔,这位修女轻得吓人,全然不似外表钢铁身躯那样沉重。

    正想立刻撤退,罗森突然感到周围的景色放慢,紧接着,一阵白雾笼罩住了他和爱兰德尔。

    “什么情况?”

    没有受到攻击,自身的力量似乎也没有流逝的痕迹,罗森还在犹疑的时候,却发现怀中的爱兰德尔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踪影。

    这到底是什么展开?

    罗森四处张望,那浓厚的白雾正逐渐散去。

    终于,彷如一阵微风吹过,周围的景色变得明朗起来。

    但这令罗森更加感到疑惑了。

    因为他见到的,既不是塔楼大厅那诡异的鲜血法阵,也不是布满扭曲怪物的拜伦维斯大圣堂,甚至不是他印象中任何一个地方。

    圣奥菲莉亚孤儿院。

    在罗森面前的大门牌匾处,写着如此的字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