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罪域的骨终为王

第四十五幕.揭幕的终曲(为舵主北北北阿臣丶加更)

    周围的一切急剧变化,罗森看到了沙漠被雨水浸润,最终成为一片汪洋大海,暴风雨之下,游鱼跃动,波涛万顷,而海水又逐渐消逝,留下松软的黑色土壤,一点点绿意在生根发芽,转眼间成为一处繁茂的森林,鸟语花香,晴空万里。

    森林被开垦,人类占据了世界,筑起城墙,建造家园,炊烟袅袅,欢声笑语。

    罗森看到了拜伦维斯大圣堂高高的尖塔,他透过彩色的玻璃,看见了自己的模样。

    回过神来,罗森发现自己正以公主抱的姿态抱着爱兰德尔。

    “呃。”

    他见到银发的少女睁开了惺忪的睡眼,于是便轻轻放下爱兰德尔。

    “还能走吗?”

    罗森问道,爱兰德尔看起来相当虚弱,别的不说,在那片荒漠之中的战斗似乎也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了她的身体,使这位修女小姐显得有些憔悴。

    显然爱兰德尔还对于罗森亡灵的身份有些本能的抗拒,她稍稍后退一步,才开口答道。

    “我没事......”

    爱兰德尔略显苦涩地笑了笑,她稍稍握拳,然后看了看胸口不断旋转着的金色水晶。

    “黄金之心只要正常运转,我就可以迅速恢复,虽然不过是圣堂伪造的,但效果倒是和真货差不多。”

    “那就好。”

    罗森的言下之意是如果爱兰德尔不能战斗的话,那干脆找个安全的角落把她锁起来等待其他人的救援,他可没有兴趣带一个包袱战斗。

    “关于这里的降临仪式,你有没有什么了解?”

    看了一眼周围鲜血绘制的法阵,罗森觉得还是先离开为妙,便带着爱兰德尔走出了塔楼大厅。

    “这应当是召唤混沌之民的一员降临的仪式,帕海贝尔他......已经堕落了,他似乎想要以整个拜伦维斯的人作为祭品来召唤混沌之民。”

    爱兰德尔提到帕海贝尔的时候有些伤神,但随即又恢复过来。

    “我们得阻止他,尽管混沌之民已经被女神大人封印多年,即便降临也不过是一个投影,但那毕竟是能够毁灭世界的力量,如果不能打断仪式,那么我们得有大麻烦,别说阿斯特尔王国,整片亚特拉斯大陆都将陷入浩劫。”

    “那么我们该怎么办?”

    罗森对于仪式法阵之类的并不熟悉,根据他的直觉,应当是要摧毁驱动仪式的能量源或者破坏关键的核心才行。

    “有两个办法,第一是将整个拜伦维斯的人都立刻迁移出去,失去了祭品,仪式自然无法启动,但这个方法显然不可行。”

    爱兰德尔托腮思考着。

    “另一个方法,则是将主持仪式的人分离开了,失去了主导者,仪式也不能顺利继续下去,只是那些已经汇聚到仪式中的灵魂和魔力会无处发泄,有可能导致严重的后果。”

    “但至少比混沌之民降临要好得多不是吗?”

    罗森看出了爱兰德尔的顾虑,第二个方法说白了就是要杀掉帕海贝尔,先不提能不能做到,光是让爱兰德尔接受这一点,一时半会儿还有点困难。

    “嗯,的确是。”

    也觉察到自己内心残留的犹豫,爱兰德尔点点头。

    两人一路向下,很有默契地没有再说话,直到罗森敏锐的感知力发觉了生命的踪迹。

    “在中庭,有很多人聚集。”

    他低声说道,同时握紧了剑。

    就在这个时候,罗森和爱兰德尔都听到一道洪亮的钟声响起。

    同时伴随着的,还有无数变异怪物的嚎叫。

    罗森感到墙壁正在摇晃,一股诡异的魔力波动激荡开来,蔓延至拜伦维斯全城。

    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各种变异的怪物都开始急剧膨胀,接着炸裂开来,血肉飞溅,从躯体之中,一丝血色的光向着拜伦维斯大圣堂聚集。

    爱兰德尔感到某种来自无尽虚空的不可名状的存在,正透过重重晶壁窥视着这座城市,黄金之心散发出灼热,正微微共鸣着。

    然后,他们两个听到了咏唱声。

    那是数百人一齐的咏唱,歌咏的内容并不是爱兰德尔所熟知的任何一首圣歌。

    那歌声充满着无可言喻的诡异感觉,使用的语言也并未现在的通用语,而是更为古老的,几乎已经佚散的外族语言。

    从能够零星辨识的只言片语中,爱兰德尔读出了毁灭,重生,真神,圣战这样的词汇。

    很明显,这歌声是降临仪式的一环。

    伴随着歌声,在两人的眼前,出现了几只合成兽,这些由人类变异而来的怪物已经丧失了全部的理智,彻底沦为了嗜血的怪物。

    “......米娅。”

    爱兰德尔有些恍惚,她左手一抖,从小臂的机关里抽出一柄细长的刺剑。

    “我们得快点,可没工夫和这些家伙纠缠。”

    说着,罗森抱住了爱兰德尔的后背,同时用手轻轻扶住她的后脑勺。

    “小心脖子。”

    “你要干什......”

    爱兰德尔的话没有说完,因为下一刻,她就感到世界一阵天旋地转。

    在她视野中,蜿蜒曲折的走廊几乎在一瞬间就被走完,爱兰德尔能够感觉到周围的一切都变得缓慢,她看到那些合成兽在眨眼间便被狂乱的风撕碎,一路上的玻璃尽数破碎,她甚至还没来得及惊叫,罗森便停了下来。

    “......么?”

    这个时候,爱兰德尔的最后一个字才说出口,而他们两人,早已到达了中庭的门扉前。

    “唔......”

    爱兰德尔觉得一阵恶心,脑袋有些眩晕。

    罗森则有些好笑地看着修女小姐的表现,他直接动用了魔力放出的能力,以超过声音的速度将两人带到了这里,同时他也没有忘记用魔力壁垒保护住爱兰德尔,不然如此的速度,黑铁阶的身体早就因为承受不住而被撕裂了。

    “走吧,去看看声音的源头。”

    罗森也没等爱兰德尔埋怨自己,一把推开了大门,走进了中庭。

    不出所料,这里便是歌咏声的来源。

    数百名身着白色长袍的牧师正在一齐咏唱,他们面容憔悴,似乎在用生命力编织歌曲,无数血色的符文在半空中纠缠交错,构成了一副令人毛骨悚然的图景。

    “这是......帕海贝尔!”

    爱兰德尔以复杂的感情低语出声,看向站在咏唱团面前的那人。

    浅灰的头发,黑色双眸,身上是纯黑而修身的长袍,周身环绕着黑色与绯色的符文,他脸上的表情庄严肃穆,仿佛接下来进行并不是什么混沌邪恶的降临仪式,而是迎接女神的洗礼盛典。

    看到罗森与爱兰德尔一齐从门中走出来,他表情微微一动,但随即又恢复如初。

    “欢迎见证一个伟大时代的诞生。”

    帕海贝尔说道,简单朴素,平铺直叙。
Back to Top